“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

2013-08-05 13:19:01   来源:《 中华读书报 》   点击:   作者:

十三世达赖圆寂后,九世班禅未能顺利返藏,圆寂于玉树,热振活佛掌控政局,1940年,在热振活佛与国民政府的共同努力下,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主持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大典。
  原标题:亲历者眼中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

\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像。图片取自2008年4月由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西藏自治区主办的“西藏今昔———大型主题展”。

  民国初年,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的关系遭遇危机。中华民国的成立,尽管终结了两千年的封建帝制,然而军阀割据,内忧外患此起彼伏,北洋政府无暇西顾。直到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后在名义上统一了大半个中国,始才注目边疆,致力于恢复中央与西藏的关系。1928年7月,南京筹设蒙藏委员会,专门处理蒙藏地区的一切事务。同年冬,十三世达赖喇嘛派罗桑巴桑等到南京觐见蒋介石。国民政府欣然回应,前后派贡觉仲尼、刘曼卿、谢国梁赴藏宣慰。谁知天有不测风云,1933年十三世达赖忽而圆寂,西藏地方势力借助英国人与中央政府相颉颃。国民政府速派大员黄慕松进藏追封、致祭十三世达赖喇嘛。接受册封,意味着噶厦政府承认国民政府对西藏的主权。然而,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的正常化之路仍然多舛。十三世达赖圆寂后,九世班禅未能顺利返藏,圆寂于玉树。幸而热振活佛掌控政局之后,对国民政府抱持亲善合作态度。1940年,在热振活佛与国民政府的共同努力下,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莅临拉萨,主持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大典,其后更设立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驻留拉萨,标志着西藏与中央政府的关系基本恢复正常。1947年6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拉萨见闻记》一书,对吴忠信入藏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做了翔实生动的记述。该书作者朱章,号少逸,为吴忠信入藏的随员之一,曾随吴氏出席十四世达赖坐床典礼,因而书中对坐床典礼的方方面面记载至为详尽,书的副标题即为《西藏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纪实》。朱少逸时任吴忠信入藏行辕的简任秘书,作为先遣人员先于吴氏抵达前藏,在拉萨驻留五月有余,后随同吴氏一起返渝。在此期间,朱少逸先后参与筹备吴忠信进藏事宜,目睹拉萨各界欢迎中央大员的热烈场面,并曾随同吴忠信察看十三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出席册封热振的仪式,全程见证了吴忠信主持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拉萨见闻记》一书,为朱少逸驻拉萨期间的日记辑录,其中珍贵罕见的史料,可谓俯拾皆是。尤为重要的是,这本书的一些记述,可以佐证或澄清学术界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争议。1939年6月21日,朱少逸与先遣专员蒙藏委员会藏事处处长孔庆宗、李国霖等一行,由重庆启程携带茶叶等礼品经西康兼程入藏,11月25日到达拉萨,着手办理迎接吴忠信进藏等各项事务。吴忠信一行于1939年10月21日乘飞机由重庆至香港,然后经缅甸仰光,分乘飞机、轮船至印度加尔各答,取道噶伦堡经亚东、江孜,终抵拉萨。

  《拉萨见闻记》明确记载,吴忠信到达拉萨的时间是1940年1月15日,而非一些研究者所认定的1939年12月15日。吴忠信撰写的《西藏纪要》(参见《使藏纪程拉萨见闻记西藏纪要三种合刊》,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1991年10月)与《入藏日记》(参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黄慕松吴忠信赵守钰戴传贤奉使办理藏事报告书》,中国藏学出版社,1993年4月),则与朱少逸的说法一致,更印证了《拉萨见闻记》记述的可靠性。

  据《拉萨见闻记》载,吴忠信一行受到西藏地方政府官员和僧俗大众的隆重欢迎:“吴氏取道印度入藏,拉萨西路,为所必经,热振下令全体俗官,于吴氏到达时,在接官厅欢迎,以示尊崇。据云三十年来,此种隆重之典礼,实所仅见……英人、尼泊尔人、不丹人,均有代表参加欢迎,拉萨市民,空巷来观,市区内途为之塞,欹欤盛哉,诚空前未有也。”

  朱少逸如此描述藏地民众的心态:“藏人虽知中央特派吴氏入藏,但于吴之官阶身份,不尽了然,一般藏人纷传‘安班’进藏,‘安班’者,钦差大臣也;清末驻藏钦差大臣,权势煊赫一时,至今藏人犹凛其余威,每闻‘安班’之名,辄悚然有惧意……一般藏民,仍呼‘安班’而不呼吴委员长,想见其对‘安班’一名,印象之深”。这种对“中央大员”的敬畏,也从侧面印证了藏族人民对历史承续下来的中央管辖权的认同。

相关热词搜索: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

上一篇:进藏时,他们和群众在一起
下一篇:怀念次仁拉达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