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24日 星期五


  • ·《步辇图》:大唐求婚进行时

    大唐时期的那一片雪域高原还是松散的、许多小国家各自为政,它的统一归功于32代赞普(国王)松赞干布松赞干布出生时,吐蕃都城还在雅鲁藏布江南岸的泽当。他精通骑射、角力、击剑而武艺出众,13岁那年,临危受命,继承王位凭借他沉稳果敢,以强硬手段应付叛乱。经过三年征战,最终恢复了吐蕃的统一。

  • ·卡若遗址双体陶罐

    西藏博物馆2014年曾举行观众最喜爱的文物评选活动,从馆藏数万件藏品中选取了“十大精品文物”,这十件文物分属于各个历史时期,新石器时代卡若遗址出土的双体陶罐是其中年代最早的一件精品文物。

  • ·雍和宫:北京香火最旺的寺庙为什么叫“宫”不叫“寺”?

    雍和宫坐落在明清北京城的东北部,雍和宫的前身是1694年(康熙三十三年)为皇四子胤禛修建的贝勒府,而后因胤禛于1709年晋封为和硕雍亲王而成为雍亲王府,继而随着胤禛于1722年登基为雍正皇帝而改为行宫“雍和宫”。在雍正逝世后被改建为藏传佛教寺院,是北京绝无仅有的以“宫”命名的佛寺。

  • ·嘎巴拉碗

    现珍藏于民族文化宫博物馆的这件嘎巴拉碗是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七月,六世班禅额尔德尼祝贺乾隆皇帝七十寿辰的贺礼。在藏佛教法器中实属上乘之作,其造型精巧别致、用料考究,雕工精心细密,华贵富丽,代表着乾隆时期西藏制作工艺的最高水准,同时也见证了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 ·让被湮没的中世纪古城“重见天日”

    在藏文史料中,那措·崔臣杰瓦在对藏传佛教的鼻祖之一、孟加拉国高僧阿底峡尊者的颂词中,曾提到了阿底峡的诞生地。毗诃罗普尔佛教遗址的发现,证实了藏文史料所指古城的存在。从2014年开始,经过中国和孟加拉国考古专家联合组成的考古队长达两年的考古发掘,这座被湮没的中世纪古城得以“重见天日”。

  • ·中科院古脊椎所“走出西藏”:敢假想 多求证

    基于一系列的化石发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以下简称为中科院古脊椎所)的科学家们创造性地提出了冰期动物“走出西藏”的假说,成为近年来国际古生物学界的重大科学突破。

  • ·藏王墓群 吐蕃历史的“记录者”

    琼结一带是吐蕃统一全藏以前的政治核心区域,是“吐蕃王朝故都”。公元前2世纪初,雅砻部落的首领聂赤赞普成为西藏第一位藏王。他建立了“蕃”王国,确立了赞普的世袭制度,修建了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随着雅砻部落逐渐强大,在统一西藏后,为表不忘根本,仍不时移居山南,同样,吐蕃赞普的陵墓也修建在琼结。

  • ·埃及金字塔与西藏金字塔背后惊人关系

    说起西藏,人们脑海中首先映现出的便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世界最高峰--8848米高的珠穆朗玛峰和不尽的神秘。然而,从俄罗斯科学家1999年8月10月间为探寻传说中的“圣城”而进行的考察结论中再次让世人感到,这的确是个神秘中最为神秘的地方:西藏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