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6日 星期二


  • ·让被湮没的中世纪古城“重见天日”

    在藏文史料中,那措·崔臣杰瓦在对藏传佛教的鼻祖之一、孟加拉国高僧阿底峡尊者的颂词中,曾提到了阿底峡的诞生地。毗诃罗普尔佛教遗址的发现,证实了藏文史料所指古城的存在。从2014年开始,经过中国和孟加拉国考古专家联合组成的考古队长达两年的考古发掘,这座被湮没的中世纪古城得以“重见天日”。

  • ·中科院古脊椎所“走出西藏”:敢假想 多求证

    基于一系列的化石发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以下简称为中科院古脊椎所)的科学家们创造性地提出了冰期动物“走出西藏”的假说,成为近年来国际古生物学界的重大科学突破。

  • ·藏王墓群 吐蕃历史的“记录者”

    琼结一带是吐蕃统一全藏以前的政治核心区域,是“吐蕃王朝故都”。公元前2世纪初,雅砻部落的首领聂赤赞普成为西藏第一位藏王。他建立了“蕃”王国,确立了赞普的世袭制度,修建了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随着雅砻部落逐渐强大,在统一西藏后,为表不忘根本,仍不时移居山南,同样,吐蕃赞普的陵墓也修建在琼结。

  • ·梵音声播海潮平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六月,六世班禅为祝贺乾隆帝七十寿诞,不远万里从后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出发进京朝觐乾隆帝,次年七月抵达热河行宫,七月二十二日觐见乾隆帝并进呈大量贡礼,其中就有“三界法王宗喀巴佛像及金座”(如图)。

  • ·北京的藏传佛教古迹

    自元代以来,以北京为中心,汉藏之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一直不曾间断,数百年间众多高僧大德在北京的活动给这座古都留下深刻印记,在古都的历史光谱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 ·铜鎏金空行母:清代藏族佛教造像的上乘之作

    空行母是密乘之护法、行者伴侣及指导者,有大力,行于天空,故名“空行”,是代表智慧与力量的飞行女神。由于藏密重视空行,僧俗大众都对空行母尊神情有独钟。不仅寺院里空行母像占了“半边天”,就连僧俗家中的佛龛里,也将空行母作为保护神。空行母造像的制作,因此倾注了工艺大师们的全部艺术才华,显赫夺目,独具风采。

  • ·西藏象雄贵族黄金覆面入殓

    据介绍,黄金面具4厘米见方,由金片压成薄片,正面由红、黑、白三色绘出面部,黑色双目大睁,鼻翼、牙齿、胡须轮廓清晰,周边均匀分布8个小圆孔,以缝缀在较软质地的材料上。

  • ·西藏古墓出土汉晋时期丝织品

    “墓葬出土的丝织品是西藏考古发现最早的丝绸实物,经初步检视,丝绸分织锦和平纹织物两类,其中被专家命名为‘王侯文鸟兽纹锦’的丝绸,具有很高研究价值。”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副所长李林辉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