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陈宗荣:为何西藏现代化令一些“别有用心者”无法接受?

2023-04-04 09:14:40   来源:中新网   


  境外一些人总是十分“关心”西藏,对西藏的点滴变化表现得特别“关切”,并通过相互窜访、举行会议、组织集会游行、开展游说、发表文章、撰写报告等多种方式表达,不遗余力地叫嚷着要保护西藏的文化、语言、宗教和生态环境等。这种“关切”看起来很“真诚”“无私”和“崇高”,表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浪漫主义”情怀。这些人就是达赖集团和美西方的一些政客。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以“关心西藏”谋生,姑且将他们称之为“别有用心者”。那么,这些人真的关心西藏人民吗?西藏真像他们所说的那样糟糕吗?

  西藏和平解放以来,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内实现了上千年的跨越式发展。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下,西藏社会大局更加稳定、经济文化更加繁荣、生态环境更加良好、人民生活更加幸福,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新西藏呈现在世人面前。中央政府为西藏制定了一系列特殊优惠政策,中央财政对西藏转移支付力度逐年加大,在不同时期相继安排了一大批关系西藏长远发展和人民生活条件改善的重大工程项目。全国人民无私援助西藏,1994年至2020年,对口援藏省市、中央国家机关及中央企业共支援西藏经济社会建设项目6330个,总投资527亿元(人民币,下同),并选派近万名优秀干部援藏。1951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仅为1.29亿元,2020年突破1900亿元。西藏历史性地提前消除了千年绝对贫困,2019年全区62.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74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

2020年6月,拉萨城的彩虹。江飞波 摄

  具体到那些“别有用心者”特殊“关切”的西藏文化、语言、宗教、环境等方面,同样得到了有力保护和良好发展。2012年至2021年,西藏的科学教育水平大幅度提升,全区实行城乡15年公费教育和农牧民子女“三包”教育政策,2021年全区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达99.96%,15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升至6.75年;公共文化建设不断加强,建成了各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2020年末全区共有图书馆81个、群众艺术馆194个,农家书屋和寺庙书屋实现了行政村和寺庙全覆盖,全区广播、电视综合人口覆盖率达到99.24%、99.39%,出版图书1762.96万册、期刊2481.9千册,并译制了大量少数民族语言数字资源;优秀传统文化得到有效保护和发展,国家拨款新建自治区博物馆,馆藏档案达300多万卷(册、件),组织对勘出版《中华大藏经》藏文版等重要典籍及其它重要丛书,开展大规模、有系统的文化遗产普查、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调查登记各类文物点4277处,投资数十亿元;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保障,有藏传佛教宗教活动场所1700余处,僧尼4.6万人,西藏佛学院及其10所分院有学经僧尼3000多人,信教群众的宗教生活得到法律有效保护;生态环境持续向好,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实施一系列环境保护与修复工程,西藏全区森林覆盖率提高至12.3%,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47.14%,环境空气质量优良率达99.8%,地表水水质达标率为100%,当之无愧为世界上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

2022年7月,西藏佛学院9名少年活佛完成小学阶段学习,在拉萨顺利毕业。图为少年活佛们在毕业典礼教育成果展上展示藏汉书法作品。李林 摄

  面对西藏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和人民生活水平的巨大改善,那些“别有用心者”不但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反而极尽造谣、诬蔑、抹黑之能事。他们希望将西藏变成博物馆里的文物或橱窗中的标本,成为永久留存于他们梦中的“美好童话”。他们把西藏严酷的自然环境描绘成天上仙境,美化为人人向往的神圣境地,却从不考虑那些极高海拔地区并不具备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一些旧西藏封建农奴主阶级残余势力及其后代热衷于写回忆文章,“温情脉脉”地讲述贵族阶层在旧时代骄奢淫逸的生活和对农奴的残酷剥削,把旧西藏描绘成人间天堂,极力美化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他们还用华丽的辞藻、空洞的理念、虚无的许诺给西藏各族人民描绘了一个海市蜃楼般的未来,以欺骗和迷惑世人。

  这些“别有用心者”认为,西藏不需要有丝毫变化,也不能有一点变化。他们把扶贫搬迁说成破坏农牧民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改变藏族群众的风俗习惯;把修公路、铁路说成破坏西藏的生态环境;把发展西藏教育、努力提高包括藏族人民在内的各族人民的文化素质,说成“文化种族灭绝”和消除藏人的民族特性。他们日复一日,不分时间、不分场合、不分对象,只要开口就说着同样的谣言,只要动笔就写着同样的谎话,已堕落到不想或不能动动脑筋,讲点新鲜东西的地步了。

2020年,航拍首条进入西藏墨脱的公路扎墨公路。何蓬磊 摄

  说到底,这些“别有用心者”只是把西藏各族人民当作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目的的工具和资源。他们口口声声说代表西藏人民,叫嚷西藏没有自由和人权,却从不关心西藏人民的生存状况,不关心他们能不能吃好、穿暖、住安全。他们说要保护西藏的文化、语言、宗教,高喊中国政府正加紧消灭藏族的传统文化,但却从不关心西藏人民文化素质的提高,不关心他们能不能受到良好教育、学到更好的生存本领。他们说要保持藏民族的特点,“忧心忡忡”“痛心疾首”地不断呼吁要警惕藏民族特性的消失,但却从不关心西藏社会的发展进步,希望西藏社会永远停留或回到旧西藏和欧洲中世纪一般黑暗愚昧的状态。

西藏昌都市洛隆县发展现代青稞产业。何蓬磊 摄

  透过现象看本质,西藏各族人民与达赖集团及西方敌对势力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也非人权问题。从达赖集团看,他们朝思暮想的是恢复旧西藏政教合一的社会制度,依旧做三大领主,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人上人的日子,并不是要不要维护民族特性和保护民族文化的问题。达赖集团从未将广大普通藏族民众生活福祉放在心上,他们的政治图谋、价值追求、思维方式、行为逻辑里根本没有如何改善藏族群众生活的因素,民族、宗教、文化只是他们谋划自身利益、实现自己目的的旗号。

  从美西方来看,他们只想打“西藏牌”,利用“西藏问题”遏制、打压、迟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幻想永远维持霸权地位,欺凌、盘剥、压榨世界上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干涉与反干涉实质反映了两种制度、两种道路、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并不是有没有自由和人权的问题。保护国际人权是美国外交“一个美丽的谎言”,“同情”西藏人民只是美国标榜自己、危害中国核心利益的一个道具。美国将人权政治化、工具化,用所谓人权的“普世性”掩藏其霸权的阶级性,以“人权”之名搞霸权之实。

西藏洛隆县易地搬迁安置点阿托卡小康示范新村,村民载歌载舞。何蓬磊 摄

  达赖集团和西方敌对势力,打心底不想看到西藏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如果西藏人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那就证明了达赖集团没有存在的必要,西方敌对势力也就没有攻击中国政府的理由了。因此,他们无法接受西藏的现代化。

  但历史发展的车轮势如破竹,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毕竟,一个民族总归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不断发展进步,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让一个民族按下时代的停止键,成为仅供具有不良癖好的少数人的观赏标本;毕竟,生存是人的首要前提,人首先要吃饱、穿暖、住安全,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无视一个民族的生存,把这个民族当成实现自己罪恶目的的工具。(完)

  专家简介:

  陈宗荣,男,汉族,甘肃省镇原县人,198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专业,曾任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中央统战部秘书长。现任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副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