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石渠格萨尔文化探索之旅

2013-06-18 13:32:16   来源:《中国西藏》2005年第三期   作者:文·图/杨嘉铭

石渠石刻文化早已斐声海内外,特别是那里的“巴格嘛呢墙”和“松格嘛呢城”最具代表性。巴格嘛呢墙以1.7公里的长度而举世无双,松格嘛呢城以其独特佛教坛城造型和千年历史成为天下奇观


\

  2004年10月,应石渠县县委书记段毅君的邀请,我们一行5人走进了四川省西北端“鸡鸣三省”的石渠大草原。在考察中,除了那里的金沙江第一滩、雅砻江第一湾、珍稀动物黑颈鹤、白唇鹿的家园和广袤的大草原等自然景观,以及浓郁的草原部落风情,震撼心灵的石刻文化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外,对于我这个对《格萨尔》情有独钟的人来说,那里倍受当地牧民珍爱、并引以自豪的格萨尔文化对我的撞击可谓最强烈。置身于石渠大草原,仿佛游弋于格萨尔文化的海洋之中,又一次经受了格萨尔文化的圣洁洗礼!

\

  格萨尔石刻

  石渠石刻文化早已斐声海内外,特别是那里的“巴格嘛呢墙”和“松格嘛呢城”最具代表性。巴格嘛呢墙以1.7公里的长度而举世无双,松格嘛呢城以其独特的佛教坛城造型和千年历史而成为天下奇观。途中,段书记十分希望我们能在这两个圣迹有所发现。

  不经意间就到了离县城90公里的恩德尔红山脚下,松格嘛呢城巍然矗立于我们面前。忙乎了好一阵子之后,当我把目光凝注于松格嘛呢城墙体上用刻石砌成的若干个龛窟时,奇迹出现!一个较大的龛窟中摆放着一尊格萨尔王石刻!我按捺住心头的激动,请陪同的石渠县文化旅游局副局长土登若巴找来一个简易木梯,急忙爬上去,仔细观察确认无误后,不断地移动木梯,我不断地爬上爬下,就在摆放格萨尔王石刻龛窟的周围龛窟中,又发现了20多尊岭国将领的石刻。拍完照片,我们便向在松格嘛呢城转经的当地牧民询问,其中一位老人告诉我们,松格嘛呢城不仅有格萨尔王的石刻,还有岭国著名的30员大将的石刻。这些石刻是该嘛呢城初建时就有,至少也有好几百年了。

  我们对松格嘛呢城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测量后,天色已晚,带着惊喜,同时也带着许多疑问,回到石渠县城尼嘎镇。吃过晚饭,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县文化旅游局的李宏同志拿来一份他们编写的关于“双格”的资料,我躺在床上仔细翻阅着。当我看到关于松格嘛呢城建立的缘由时,顿时精神大振。资料中说:“相传在格萨尔时代,藏族英雄格萨尔王的军师阿柯西奔的儿子隆乌玉达和甲察之兄绒查玛勒在霍岭之战中被格萨尔王的叔父晁通出卖,战死于恩德尔红山。后来,晁通为了忏悔和让死者的亡灵得到安宁,就在恩德尔红山下建起了嘛呢堆和白塔。”按照这个说法,松格嘛呢城最早建筑的时期距今已有1000多年。而这座嘛呢城和其他嘛呢堆、嘛呢墙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最初建筑的缘由并非是对神圣宗教膜拜顶礼,而是对世俗的岭国将士的祭奠。到公元16世纪初,大德白玛仁青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建,后经当地民众不断堆垒,才成为当今气势如虹、造型特别、世俗与宗教合二为一的一座嘛呢城。在民间传说中,人们常将阿尼马卿神山作为格萨尔的寄魂山,那么,松格嘛呢城不就是格萨尔王及其岭国将士们的寄魂之城吗?第一天的考察就出师大吉,我心里预感着,既然在松格嘛呢城能发现格萨尔石刻,那么在其他嘛呢墙堆中,也应该出现类似的石刻。

  这个预感果然应验了。

\

  次日,当我们到达巴格嘛呢墙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真观察墙体上用嘛呢石堆砌成的龛窟中的每一尊刻像。就在巴格嘛呢墙端头附近,有众多龛窟的地方,若大的一尊格萨尔王石刻在强烈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俊逸、引人注目。陪同我们同行的县委宣传部部长李琼和县文化旅游局副局长土登若巴请来了一位管理巴格嘛呢墙的老喇嘛,他把我们带到了一间小屋里,指着摆放在那里的一尊格萨尔王石刻对我说:“巴格嘛呢墙始建于公元1640年,至今已有360多年的历史。石经墙初建时,最先刻制的石刻中,除了一幅摆在经堂内的“六字真言”刻石外,就是这幅格萨尔王石刻。”老喇嘛为了保护这尊格萨尔王石刻,把它珍藏在一间小屋中。老喇嘛还告诉我,这面总长1.7公里的嘛呢墙中,从头至尾还摆放有5尊格萨尔王石刻。我们跟随老者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余下的4尊格萨尔王石刻。在巴格嘛呢墙的末端的那幅格萨尔王石刻,是新近不久才刻制的,其彩绘颜色还十分新颖,这幅石刻不仅是巴格嘛呢墙中所有格萨尔王石刻中幅面最大的一幅,刻工技术也最为细腻和精湛。

上一篇:梦幻中的香格里拉
下一篇:藏南虫草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