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藏传佛教后弘期发祥地:丹斗寺

2013-06-05 10:57:15   来源:《中国西藏》2008年第一期   作者:文·图/程德美

丹斗寺位于青海省东部丹霞如火的小积石山中,背靠湟水南山,面朝黄河,经过九曲九峡的黄河在丹斗寺的凝视中奔下青藏高原。这座深山古寺,规模不大,却在藏传佛教历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丹斗寺位于青海省东部的丹霞如火的小积石山中,背靠湟水南山,面朝黄河,经过九曲九峡的黄河在丹斗寺的凝视中奔下青藏高原。这座深山古寺,规模不大,却在藏传佛教历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
坐落在丹斗山壁上的丹斗寺。

  丹斗寺的历史渊源

  佛教从公元7世纪传入西藏(那时称为佛教从公元7世纪传入西藏(那时称为吐蕃)后,一直与当地的原始苯教有着激烈的斗争,经过200多年的发展,到了第八代藏王时期,吐蕃社会经济繁荣,佛教也在王族的扶持下得到很大发展。除了修建寺庙以外,藏王规定每家要有一个人出家,七户平民供养一个僧人。僧侣势力的扩张增加了社会的负担,引起了贵族集团的不满,也遭到了苯教势力的猛烈抵抗。

\
丹斗寺建筑规模最大的是大经堂,那里是全寺僧众集体诵经的地方。

\
丹斗寺里供奉的藏饶赛、约格琼、玛尔释迦牟尼三贤哲的塑像。

  公元838年,藏王的弟弟朗达玛篡位上台后,颁布了灭法废佛的命令,关闭西藏境内大小寺院,迫使僧人还俗,烧毁佛经,命人将大昭寺和小昭寺的佛像抛入水中。在此种情况下,一些藏传佛教僧人逃往印度和吐蕃最偏远的阿里地区以及青海东部、四川西北部和云南北部地区。西藏佛教的前宏期结束。

  当时拉萨附近的三位佛教僧人藏饶赛、约格琼、玛尔释迦牟尼听到朗达玛灭佛的事情后,就用骡子驮上佛教经典的戒律和论书,逃往阿里。后来又从阿里逃往南疆、内蒙和甘肃。在流离了几十年后,最后终于逃到了青藏高原东部边缘,流落到尖扎、化隆和循化的丹霞山岩中。在这里研习佛经,传播教义。

  在丹斗山南面的黄河边,有一个叫加吾的小村子,大约在1000多年前,那里还是一片牧场。当地的藏人大多信奉苯教。15岁的牧羊人穆苏萨巴听放羊的伙伴说,山上的岩洞里有几个隐居读经的僧人。于是牧羊人爬上高山,找到了藏饶赛、约格琼、玛尔释迦牟尼这三位来自西藏的僧人,并拜他们为师。公元907年,已经熟悉佛教经典的穆苏萨巴坚定地表示愿意接受《律部仪轨》,剃度受了沙弥戒,在经过一段学习后改名为“贡巴饶赛”,意思是通达佛教教义。

  在他年满20岁的时候,贡巴饶赛授了比丘戒,授比丘戒需要五位老师才符合戒律,碰巧的是那位曾经射杀藏王朗达玛的拉隆·贝吉多杰也逃亡到黄河边的深山里,最后贡巴饶赛在三位老师和贝吉多杰等人的面前授了比丘戒。藏传佛教史上把这一年称为佛教后弘期的开端。

  贡巴饶赛受戒后,一直隐居在丹斗山的岩洞里学经,他很聪明,学识过人,名气越来越大,被山前山后村庄里的人们尊称为“喇钦”,意为“大师”,从此人们称他为“喇钦·贡巴饶赛”。后来他在当地藏族部落头人的帮助下,在丹斗山的岩洞边和峭壁上修建寺院,弘扬佛教。

  卢梅·崔臣喜饶等卫藏十弟子来丹斗学习并受戒,他们拜贡巴饶赛为师,贡巴饶赛为他们授戒,指导他们学习佛教的律藏,并把藏饶赛等三人逃离吐蕃时带来的佛教经典传授给他们。学成后卢梅等人学成返回西藏弘法,在西藏山南桑耶地方的部落首领的支持下弘扬佛教。他们在山南修复了桑耶寺,并建立了一批新的寺院。贡巴饶赛的几批学生陆续在整个西藏弘扬佛教,佛教很快就得到了恢复。不久就超过了朗达玛灭佛之前的规模。佛教从青海地区重新传入西藏,并复兴起来,藏传佛教史上称之为“下路弘传”。而佛教在西部的阿里地区得到振兴,被称为“上路弘传”。

  在此期间,贡巴饶赛和他的3位老师一直住在丹斗寺。藏饶赛和玛尔释迦牟尼年迈时迁到平安驿湟水北岸的玛藏崖白马寺,凿崖为洞,居住修行。晚年的约格琼也在离玛藏崖不远的约格沟中居住。最后,约格琼到西宁圆寂。贡巴饶赛在玛藏崖圆寂,享年84岁。他的学生们将他的遗体涂上药泥,塑成神像,供奉在岩洞中,当地的藏族人把这地方叫做“玛藏喇钦”。 到元代,信徒们为三位贤哲在西宁西大街修建了大佛寺,在佛殿内塑有三贤哲巨大塑像,取名大佛寺。现在大佛寺被看做藏传佛教“后弘期”的祖寺。公元1390年,明洪武二十三年,青海的大土司李南哥重建了西宁大佛寺。

  由于西藏佛教复兴得力于喇钦弘传佛法,延续律仪,传递衣钵,后人尊他为后弘鼻祖,他所在的丹斗寺被称为西藏佛教后弘的发祥地,在整个藏传佛教史上占有重要位置。

上一篇:积石山下的砌石人
下一篇:说不完的峻巴渔村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