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岩画中的体育活动

2013-04-11 09:35:39   来源:《中国西藏》2006年第5期    点击:   作者:丁玲辉

西藏岩画分布广、数量多,是我国岩画分布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已成为中国岩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十年来,考古工作者在西藏各地发现岩画遗迹40余处,包括近60个地点和300多组画面。

 

 \

2001年12月藏北无人区发现丰富的岩画,这是岩画科考人员对纳木湖边扎西岛洞穴岩画进行科学考察。

\

西藏加林山岩画中的动物图案

  西藏岩画分布广、数量多,是我国岩画分布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已成为中国岩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十年来,考古工作者在西藏各地发现岩画遗迹40余处,包括近60个地点和300多组画面。这些岩画绝大部分分布于藏北和藏西高原。从画面中,能辨认出反映最多、最清晰的画面,是人类生活(狩猎)和繁衍(生殖),畜牧、战争与演武以及自然崇拜等内容,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史前时期的西藏体育活动。如在阿里地区日土境内班公湖以南和东部近3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分布着大小13处岩画点,画面场景宏大,内容丰富,共有岩画百余幅,内容以动物、狩猎、骑射、战争格斗、宗教祭祀、部落迁徙、舞蹈场面等为主,其笔调刚劲简练,人物形象清晰逼真,构图新颖生动,反映了史前时代高原人类的生活面貌,是研究青藏高原社会变迁和发展,以及西藏体育起源的宝贵资料。

狩猎岩画

  狩猎岩画是西藏岩画中最常见的题材和内容,绝大部分岩画地点都存在这类题材,其中以藏北和藏西地区的岩画中最为多见。从时代上看,狩猎题材岩画出现较早,并且延续时间也很长,这说明岩画所表现的狩猎生产方式在高原广大地区有着十分久远的历史,它是高原特定的生态环境和特定文化环境的艺术化记录方式。如藏北加林岩画有描绘了猎人使用弓箭射猎野牛,野牛中箭倒地的场景和武士图等的图案。

  狩猎岩画中的主要形象是作为狩猎者的人物及其狩猎工具、以及作为被猎物的各类野生动物。狩猎岩画中人物造形比较生动,这些猎人们或头戴尖顶帽,或腰挎长刀,或身着长袍,或手执弓箭,或骑马追猎,或徒步围猎,甚至还有徒手擒获猎物的人物形象,充分表现了高原狩猎部族的英姿风采。从画面上看,人们所使用的狩猎工具主要有弓箭、弩机、长矛、长刀以及套索等,在藏北纳木湖西岸的其多山洞穴岩画中,画有一头背部中箭的野牦牛,箭矢已深达牦牛的体内,这个画面充分表现了狩猎者在长期的生产过程中所积累的丰富经验以及对动物特性的了解,也表现了猎手们要机智勇敢,掌握狩猎的基本技能。和能跑善跳,速度快,耐久力强,敏捷灵活又有力量体质。

演武征战岩画
 
  西藏岩画中表现演武和争战场面的岩画也比较多见,主要发现于西部地区和藏北高原。这类岩画中的人物多为武士形象,其服装和所携带的器具均不同于猎人和牧人,在一些较大的画面组合中,武士形象一般都是脱离其他人物或动物形象而构成特定的情节画面,具有相对独立的意义。由此可以推测,在当时主要从事狩猎与畜牧的高原部族中,可能已形成了某种半专门化的准军事组织,它担负着抵御外敌、保卫本部落利益的任务。
藏北加林岩画描绘了有数个战士持盾、执矛准备战斗,以及奔跑、跳跃、攀登的图案。表现演武的岩画最常见的是两两相对的武士,他们或骑马相峙,或徒步而立,有的双方执盾举刀,有的双方各执长矛作对刺状,有的双方持弩以对,还有的是双方均为徒手角力状,这类武士常身着宽肩束腰长袍,多见于比较早期的岩画中。而表现争战的画面则多见于比较晚期的岩画中,如在当雄扎西岛洞穴岩画中就有双方争战的场面,武士们均戴头盔,着铠甲,或摇旗呐喊,或执盾举刀,在扎西岛另一洞穴中的岩画中,表现了步、骑双方作战的场景,骑马的一方高举双刀,跃马迎敌,步行的一方则持弓箭或长矛。从这些画面中可以看到,古代高原部落中的这些武士既能骑战,也擅步战,他们常身着铠甲,使用的武器主要是长矛、刀剑、圆形或方形的盾牌以及弩机和弓箭等。较早期的武士多身着宽肩长袍,步行者为多,使用的盾牌为长方形或多角方形;较晚期的武士则身着铠甲,以骑马者为多,使用的盾牌多为圆形,这种差异可能反映了古代高原部族中军事化组织的发展演变特征。
 

\

西藏岩画分布在羌塘草原无人区的加林山和夏仓山。这里海拔近5000米,空气稀薄,人迹罕至。岩画笔法简洁,表现抽象,专家估计这些岩画距今4000到10000年左右。这是西藏夏仓山岩画图案。

  阿里地区日土境内的岩画内容就有表现骑射、持盾者、战争格斗者。在乌江乡境内的丁穹拉康洞穴岩画中还描绘戴头盔、铠甲的步、骑双方交战场面,双方均有持盾牌和长刀等武器,这可以说明在远古以狩猎和畜牧为主的部落中,武力是保障生存发展的重要手段,一些强大部落拥有专门化的武力集团或战斗人员,他们担负着抗击外敌、保卫自身利益的任务。(李永宪《西藏岩画之旅》,《西藏旅游》1998年3、4合期,第119页)洞内画面还描绘了男女皆宽袍散发,袖长至地,神态安详。沿丁穹拉康山洞向北蜿蜒行走780公里处有许多岩画,“齐吾晋”(意指小人山谷),大面积敲凿出野牛、羚羊、鹿和马等多种动物形象。人物有持盾者、格斗者和舞蹈者,均为侧身像。日土县鲁日朗卡岩画的狩猎场面中,有3人纵马开弓、从三个方向围射两头牦牛的场景。从画面分析,狩猎方式也日趋多样化,除使用弓箭射杀外,还开始设伏;狩猎武器除弓箭外,部分狩猎者的腰部还有刀、剑之类的短兵器;在日土岩画中长杆、弓箭的出现,表现了当时人们的狩猎生活,它们可能也被用于部落间的战争。而盾牌则是战争的产物;狩猎者善步射,还善骑射,骑射说明远古时期 ,西藏游牧民是最早驯养马的民族之一,其民间体育活动骑射和骑技都达到一定水平。史前游牧民围绕马创造出来的空前丰富的民间马上体育活动,对后来西藏地区的跑马射箭、赛马、马术等民族体育产生了深远影响。

 \

岩画中的舞蹈 

  原始的舞蹈,也是从劳动中产生的,它是很好的锻炼身体的方法之一。一些描绘藏族先民原始生活的“舞蹈岩画”中,舞蹈形式既有单人舞,也有双人舞或多人齐舞,还有刀舞、剑舞等,其中后二者的舞者似为男性,但有长辫;双人舞蹈大多是男女两性的对舞,男性高大且有武士特征。岩画中的多人舞共有六人,均为女性,围着篝火踏歌起舞,与现今的高原歌舞“果谐”形式相似。岩画记录的舞蹈似乎应包括自娱性和祭祀性两类,这是我们可以观察到的西藏高原最早的体育舞蹈形象化资料。这些多姿多彩,形态逼真的舞蹈,还说明当时除了战争以外,恐怕这些舞蹈有助于增强原始部落的人的凝聚力,同时也是战争最好的准备之一,因为舞蹈既有娱乐意义,更有训练的军事意义。

  原始氏族公社重集体生活,平时和战时都注意群体一致的活动。舞蹈时重步伐的一致,对群众是很好的训练方法,有增进健康,锻炼身体的作用。原始舞蹈的第二个作用是表示狩猎成功后的欢乐。娱乐意义大于生产意义。在舞蹈中的动作协调一致,表现了藏族先民们在劳动之余跳舞唱歌的欢快场面,是原始社会集体体育舞的一个缩影。从类似的岩画中也可判明,藏族原始舞蹈形式出现的身体动作,不仅能使人们的心情愉快,而且也有助于身体健康和人们的生理、心理的需要,这些活动是体育舞蹈的最初表现形式。(本文图片均由新华社提供)
 

相关热词搜索:西藏 岩画

上一篇:释迦牟尼及八大随佛弟子护经板
下一篇:堆绣塔尔寺一绝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