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29日 星期五


西藏农牧民是怎样通过搬迁改变命运

2024-03-29 11:00:06   来源:道中华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西藏农牧民是怎样通过搬迁改变命运——纪念西藏百万农奴解放65周年

  编者的话:

  今天(3月28日),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65周年纪念日。1959年,中央在西藏实施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旧西藏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广大农奴翻身得解放,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此后,西藏走上了繁荣进步的光明大道。党的十八大以来,西藏更是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与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新征程。

\

\

\

\
▲西藏拉萨市曲水县老房子照片(图片来源:“曲水法院”官微)

\

\
▲位于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的易地搬迁村——四季吉祥村 (何劲 摄)

  “住在四季吉祥村,感觉很幸福”

  四季吉祥村位于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2016年,曲水县285户精准扶贫建档立卡户和近百户居住在海拔4500米以上区域的村民(共计1310名)搬迁至该村,开始了新生活。

\
▲四季吉祥村的花卉种植基地 (何劲 摄)

  村民尼玛对这样的转变很满意。他说:“我原来在尼木县种地,一年收入才2000多元,而现在在村旁的净土健康产业园上班,平时种香水百合、郁金香,一个月的收入有3500元。”搬迁后,尼玛的妻子阿妮凭借编织手艺参加了村里的编织合作社,每年能挣大约7000元。谈起未来,尼玛和阿妮充满信心:“我们打算多挣些钱,希望女儿以后过上更好的日子。”

  四季吉祥村毗邻拉萨机场高速、拉日铁路和318国道等交通干线,水电、太阳灶、超市、菜市场和医务室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孩子们可以选择在乡里或县里上学。

\
▲四季吉祥村的葡萄种植基地 (何劲 摄)

\
▲四季吉祥村的獭兔养殖基地 (何劲 摄)

  “住在四季吉祥村,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生活上不用发愁,感觉很幸福。”正在浙江读大学的达珍说。她考上大学以后,不仅学费住宿费得到了解决,还能拿到生活费补贴。达珍的弟弟初中毕业后,在尼木县学习挖掘机技术,现在已经工作挣钱了。四季吉祥村是曲水县大学生及农牧民青年创新创业基地,西藏大学也与四季吉祥村建立了产、学、研合作基地。村周边兴建了万亩乡土苗木繁育基地、中藏药材种植基地、现代化奶牛养殖场等生产项目,帮助易地搬迁户过上小康生活。2016年以来,西藏加大了以扶贫脱贫为目标的易地搬迁力度。截至2020年底,西藏自治区在海拔较低、适宜生产生活的地区建成964个易地扶贫搬迁点、6万余套安置房、配套村道1891公里、给排水管网1882公里、电网2828公里,幼儿园342所、卫生院(室)303所,村级活动场所510处。26.6万群众自愿搬迁入住。

  2018年,四季吉祥村入选“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社区)”和“全国生态文化村”。

\
▲四季吉祥村的双创办公大楼 (何劲 摄)

  卓玛是从昌都市搬迁到拉萨市德吉康萨社区的一位老人。在社区的安排下,她的儿子、女儿都去了企业园区工作,两个孙子在社区附近上学。卓玛患有白内障,平时就在家中,不敢随意走动,生活起居由儿女照顾。2019年10月,卓玛在家中不慎摔倒,因为是白天,儿女都在企业上班,孙子也在学校上学,所以没有人及时前去帮忙。隔壁邻居听到动静后来敲门,听到卓玛在屋内的呼喊。邻居连忙打电话给楼栋长,楼栋长急忙赶到卓玛家中。确认了伤势后立刻拨打了120,在邻居的帮助下,卓玛被送到了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

  医生向卓玛的儿女建议,给她进行白内障手术。卓玛女儿因为担心医疗费,迟迟没有决定。社区工作人员向她解释,国家政策规定,建档立卡贫困户看病,医疗费用可以减免,不会产生大的家庭负担。就这样,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卓玛成功做了白内障手术,重见光明的卓玛激动地说:“真的很感谢你们,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

  为什么实施极高海拔生态搬迁?

  “极高海拔生态搬迁”项目,是针对青藏高原上生活在海拔5000米以上“生命禁区”区域的人进行扶贫搬迁的一项政策。

  2018年,西藏自治区开展极高海拔生态搬迁,编制了极高海拔地区生态搬迁规划(2018—2025年),涉及海拔4800米以上的那曲、阿里、日喀则3个地市20个县97个乡镇450个村,共13万多人,其中10万余人被安置在雅鲁藏布江沿岸,形成一个功能齐全、有一定规模的现代化城镇。

  双湖县是中国海拔最高的行政县,地处那曲西北部,平均海拔5000米,一年中有10个月的漫长冬季,空气中氧气含量只有平原地区的40%。经过前期调研和试点实验,2019年底,山南森布日安置点一期项目约4000名来自双湖县、安多县的牧民顺利搬进新家。

  “即便是夏天,在我们海拔5000米的双湖草原也是要下雪的,冬天更艰难,河水全冻结,煮酥油茶只能化冰取水。”从双湖县措折羌玛乡搬迁下来的牧民索朗次珍回忆搬迁前后的两地差异时说。

  索朗次珍的大儿子扎西次仁回忆,16岁时他前往拉萨,发现与双湖最大的区别是拉萨有很多树。他说:“双湖只有草,我们小时候对树的认识全在课本上。”

  搬新居,开启新生活

  在极高海拔地区居住多年,高血压、关节炎、痛风等疾病困扰着边巴和亲友。边巴一家之前居住在双湖县北措乡,那里海拔5000米以上,边巴以放牧为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牧民。他说:“之前很多老人在拉萨等地租房,每年去居住一段时间,既是看病,也是休养。现在随着西藏自治区实施的极高海拔整体搬迁,我的家已经搬迁至山南森布日安置点,这里海拔3600米,居住环境和生活体验比过去得到了很大改善。”

  近年来,羌塘草原保护力度不断加大,生态环境持续向好,野生动物种群慢慢恢复,边巴说:“这些年,草原上狼群多了,有时还能看到棕熊这样的大动物。”刚搬迁至安置点,边巴对于将来有些担心:“放了一辈子牧,咱们在这里怎么生活呢?”让老人欣慰的是,村里已经成立了养殖合作社帮他畜养现有的牛羊,他能从销售中获益。

  边巴入住的新居共两层,砖混结构,水电网一应俱全。“再也不用打井水喝了。”边巴高兴地说。新居不远处,是边巴外孙吉如旺加就读的森布日小学,森布日搬迁点的适龄儿童都在此就读,塑胶跑道和绿茵操场让吉如旺加最感兴趣。以前,他经常在电视里看足球比赛,没有在真正的球场上一展身手。吉如旺加说:“以后我也要当一名足球运动员。”

  索朗央金是原双湖县措折羌玛乡才玛荣村村民。作为2019年森布日安置点的第一批搬迁户,她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新居所在地有一片茂密的矮化苹果林,这是与搬迁一起配套的产业。2020年,果园尚在建设,索朗央金就参与其中。为农田拉滴灌设备、种植新培育的树苗,搬迁户是主力。2022年,第一批种植的果树迎来丰产期。

\
▲森布日安置点的蔬菜温室大棚 (何劲 摄)

  索朗央金说:“以前在双湖,天天出门放羊,又累又冷,夏天雨季的时候,还要担心羊被上涨的河水冲走。现在天天按时上下班,一天能挣160元,将来还有分红可以拿。我从2020年3月份开始在果园工作,现在苹果丰收了,我很高兴。”

  “这里的土壤适合苹果生长,在一线城市商超上架后,很快销售一空。”企业负责人张岱介绍,“大家对来自西藏的农产品有很高的认可度。”矮化苹果种植园是那曲市投资建设的扶贫项目,目前委托给贡嘎县康其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管理运营,果园收入的65%将分红给搬迁群众。

  (作者简介:何劲,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道中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