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05日 星期五


格萨尔:当史诗成为影像

2016-07-28 10:45:25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张洪


  巨片拍摄时机成熟

  过去30多年中,降边嘉措的全部精力就是对格萨尔这部卷帙浩繁的史诗进行重新记录、挖掘、整理和研究。

  黑格尔曾断言“中国没有史诗”。通过对《格萨尔王传》的系统研究,降边嘉措推翻了黑格尔的断言,重新确立了中国史诗的世界地位——《格萨尔王传》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比闻名世界的五大史诗《吉尔伽美什》、《伊利亚特》、《奥德修记》、《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总和还要长。

  降边嘉措认为,中国格萨尔学有两个贡献,“让中国乃至世界人民重新审视这样一个民族创造了这样一部伟大的史诗;同时,《格萨尔王传》作为藏族人民集体创造的英雄史诗,也改变了世界史诗的版图。”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搜集整理和学术研究,中国积累了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不具备的丰富资料,造就了一支包括各民族、老中青三结合的学术研究队伍。“一批新生力量成长起来,不但成为我们事业的中坚力量,也可参与拍摄工作。”

  在中国,有关格萨尔的文物古迹得到了很好的修缮和保护,如: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的格萨尔纪念馆、色达县的格萨尔文化中心;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的格萨尔“狮龙宫殿”、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的格萨尔赛马场等等。甘孜州甚至把正在修建的机场命名为“格萨尔机场”。甘孜州、果洛州、玉树州、甘南州、西藏的那曲地区等已正式决定,把打造格萨尔文化,作为文化兴州、实施“兴边富民”战略的重要内容。

  改革开放以来,有关格萨尔的文化活动十分活跃,涌现出以格萨尔为题材的藏戏、歌舞、舞剧、音乐等各种艺术形式,甚至还有关于格萨尔的京剧,降边嘉措认为,“这些都为拍摄《英雄格萨尔》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忌速食,保优质

  据了解,电影《英雄格萨尔》的剧本是从史诗浩瀚的篇章中选取《霍岭大战》、《魔王鲁赞》、《大食财宝》3个故事串联改编而成的。在尊重史诗的基础上,重新进行现代叙事,使影片更有“看点”。

  谈到这部电影的“魔幻”定位,德央表示,格萨尔的主要经历就是降妖伏魔,蕴含着魔幻元素,“魔幻并不影响它的史诗性。”对于这部大片的制作,她表示,要对得起格萨尔这个文化资源,“不做速食电影,只做优质内容。”

  作为藏族人民心中的英雄,格萨尔王有着图腾一般的地位,“因为对这个人物有着最大的尊重和敬畏,因此对待这个超级IP,我们还在思考能做什么,但已经想好绝不做什么。”德央说。

  对于国产魔幻电影题材相近、撞车的现象,德央认为,《西游记》、《聊斋》的故事开发已近饱和,现在的国产魔幻电影甚至跑去购买国外的神话故事。她表示,“格萨尔王本身是一个取之不尽的神话宝库,里面的故事、人物冲突、戏剧矛盾数不胜数,打通‘格萨尔王’这口井,中国魔幻电影的层次就有可能会跃升。”

  究竟谁来扮演格萨尔王?北京金色度母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姜泓坦言“绝不会媚俗,前提是要适合这个角色。”因为很多演员都是佛教徒,曾有人表示,不要钱也会上这个戏。姜泓感慨,“我们的传统竟然有这么有力量的东西。”他表示,这部电影首先要“被人接受”,娱乐性越强传播性越大,重要的是“先把观众找回来”。

  传统文化影像化、数字化面临诸多挑战,如何让年轻一代对历史题材产生兴趣,甚至当成话题,姜泓认为,“年轻人是电影市场的主要消费者,关注这部电影的观众年龄越低越好,所以会尽量注重娱乐性。”他表示,将聘请《魔戒》团队进行后期制作。

  《格萨尔王》本身丰富的文学性,也为进一步开发动漫、游戏等其他衍生品提供了文化支持。对于像北京这样文化功能明显的大城市,德央表示,日后,还会考虑兴建一个以格萨尔为主题的“电影文化产业园”。

  按照计划,该片明年开春即开始在藏区以及世界各地进行拍摄,据金色度母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董事吴南透露,团队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后期制作上。2018年初,该片将以汉藏英三种文字登上银幕。

  对于这部每天都有上百人传诵的史诗走上银幕,“金色度母”团队志在必得。“如果以后的年轻人不知道格萨尔,那真是罪过。”姜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