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遇见悦耳之声

2023-07-28 10:31:28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王莉


这是婉婉在弹奏扎念琴。

图为婉婉(右)在老师的指导下练习弹奏扎念琴。

歌、舞、乐结合一体的囊玛堆谐,在其乐队发展和完善的过程中,囊括了扎念琴、京胡、扬琴、笛子、串铃等乐器,这些乐器为囊玛堆谐成为拉萨最具有特色的歌舞加分不少。图为拉萨囊玛堆谐乐队与乐器。  格桑伦珠 摄

藏戏鼓属于西藏传统乐器,是藏戏各剧种共同使用的一种长手柄双面圆形乐器,其音色浑厚、响亮,震撼力大,在西藏各种打击乐器中独具特色。图为表演者使用藏戏鼓增强演出效果。 格桑伦珠 摄

毕旺是西藏传统弓拉弦鸣乐器之一,其形状与二胡颇为相似,发音明亮、音色优美,常用于独奏和为歌舞、戏剧、说唱等伴奏。图为表演者(左)手持毕旺。  格桑伦珠 摄

热巴舞以西藏传统乐器“铃鼓”为主,融说唱、歌舞、杂技、热巴剧等于一体,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图为小朋友手执“铃鼓”表演热巴舞。 格桑伦珠 摄

  阳光徐徐挥洒,召唤人们开启崭新的一天。

  位于拉萨东郊的一家扎念琴制作工坊,迎来了当天第一位客人——婉婉。

  婉婉来自山东青岛,扎念琴是她钟爱的乐器,每当拨动琴弦,她的心也随之荡漾。

  “扎念”意为“悦耳动听之声”,有六弦、八弦、十六弦等不同的种类。其中,以六弦琴最为常见,广泛流行于西藏各地,是藏族传统歌舞“堆谐”中最常用的弹拨乐器。

  “首先要从整段木材上截取扎念琴音箱的大致轮廓,然后一点点雕刻出所需的厚度和弧度,接着调整琴身的整体曲线,使线条流畅自然,再用砂纸磨擦出光滑的表面,最后蒙皮、刷漆、上弦……”工坊负责人次旺向婉婉介绍着扎念琴的制作流程。

  扎念琴的制作过程中,许多巧妙的细节引起了婉婉的兴趣,她不时和次旺交流着。

  制作扎念琴的过程是匠人与木材之间的一场对话。木材“袒露”纹理、质地,匠人以穿凿、雕刻给以回应。良木巧匠一相逢,便是创意发生的开始。

  聊及与扎念琴的缘分,婉婉的记忆被拉回到2017年的春末夏初。

  因为长期忙于繁重的工作,婉婉每年都会给自己规划一次长途旅行,用以调节自己失衡的工作与生活。2017年,她将目的地选定西藏。

  高原的一草一木无不牵动着她的心,旅程接近尾声时,在一家饭店,婉婉迎来了改变一生的相遇。

  “饭店娱乐厅的舞台上,脚步声震动,琴声朴拙且悠扬。”回忆起那次相遇,婉婉的眼里闪烁着光芒,“那是我和扎念琴第一次见面”。

  也正是因为这场表演,婉婉被扎念琴深深吸引。独特的音色叩击着她的心,让她难以忘怀,“琴声里有山川河流、日月星辰,来自高原的扎念琴,不仅属于西藏,更属于风能抵达的每一个地方。”

  2018年,婉婉第二次踏上西藏的土地。她在客栈里认识了来自天南海北的伙伴,他们有人是为大美风光而来,有人是为找寻自我而来,而婉婉心里清楚,她是为萦绕心间的声音。

  那年,在一家集制作、售卖、教授扎念琴于一体的乐器行,婉婉觅到了合意的扎念琴,店铺老板尼玛次仁也成为她的第一任老师,带领她踏上了漫漫扎念琴之旅。

  那段时间,婉婉每天下午两点左右就到琴行练琴,一练就是大半天,接触扎念琴后第五天,她便学会了第一首曲子,内心喜悦不已。

  通过朋友介绍,婉婉结识了西藏歌舞团的扎念琴手达娃次仁。她每周拜访,坚持学习,不对学习内容设限,将拉萨之外,区内其他地方的扎念琴弹法也纳入了学习范围。

  “她不光有天赋,还很认真。”谈及自己的这位学生,达娃次仁满心欢喜,“《扎拉喜巴》需要一边弹一边唱,难度较大,可她只用了10来天的时间就学会了。”

  因为热爱,扎念琴也从生活的“调节剂”,变成生活本身。

  在西藏完成扎念琴入门学习后,婉婉带着琴回到山东。她通过网络广泛搜集扎念琴琴谱、教学视频,继续坚持学习,并把自己的弹奏视频上传到社交平台,分享热爱的同时也督促自己步履不停。

  通过社交平台,“民族团结杯”第七届扎念弹唱大赛颁奖晚会节目组找到了婉婉。2020年11月20日,婉婉作为晚会特邀嘉宾,献上了自己的舞台首秀。2021年1月,日喀则藏历新年晚会同样向婉婉发出了邀请。

  参与日喀则藏历新年晚会的机会让婉婉重新审视起自己的生活、工作和扎念琴之间的关系。从最初的深深吸引,到如今的痴迷热爱,扎念琴已成为生活当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021年,婉婉辞职,再次来到西藏,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生活节奏。

  旅居拉萨半年后,2022年藏历新年晚会的邀约翩然而至。

  晚会上,婉婉用标准流利的藏语介绍自己,同时献上了娴熟精湛的扎念琴表演。台下观众用经久不息的掌声为这个追梦的山东女孩欢呼。

  从填补生活空缺的爱好到成为生活本身,扎念琴带给婉婉的,大概比她曾经想象的还要多。追梦的甜,她尝到了,追梦路上相遇相知的朋友,更是叩响生命的珍贵礼物。

  措姆是阿里象雄艺术团的扎念琴手,在扎念琴领域已颇有名气。两人初次见面,是在第七届扎念弹唱大赛的颁奖晚会上。那时,婉婉作为扎念琴初学者,把措姆当作自己的偶像。两个月后的日喀则藏历新年晚会上,两人再度碰面,并且作为搭档共同演出。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每天一起化妆、排练,逐渐熟络起来,措姆的善良热情让婉婉内心感受到汩汩的温暖。

  晚会结束,两人依然保持联系,慢慢成为无话不谈的姐妹,偶尔见面吃饭,经常视频聊天,成为嵌入彼此生命中的存在。

  一年多的拜师学艺、不懈练习、和朋友切磋交流,婉婉的琴艺得到了显著提升,已经掌握了阿里、日喀则等六个地方的扎念琴弹法。最重要的是,相比刚辞职时的彷徨,现在的婉婉,已经坚定很多,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要怎样去做。

  “我希望若干年后,可以让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对西藏音乐特别是扎念琴文化感兴趣的朋友们,更便捷地学到西藏音乐、学到扎念琴文化 。”婉婉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