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成为命运的主宰

\
原全国妇联副主席、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巴桑 
 

  【采访对象】巴桑

  藏族,1937年3月出生,曾经是旧西藏一贫如洗的奴隶。西藏解放后,冒着生命危险逃离虎口,投身西藏民主改革的历史洪流。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党组书记,全国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是中共九大代表,第十、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三、十四届中央纪委委员。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

 (以下文字根据本网视频采访整理)

  西藏在线网记者:咱们从您小时候说起吧……

  巴桑:我家住在山南市贡嘎县的一个山沟里面,我的父母都是奴隶,生了5个孩子,最小的男孩夭折了。

  一般来讲,不同农奴主家的奴隶不能结婚,因为结婚后所生孩子的归属问题不好处理。如果结婚生子了,女孩归母亲主人家所有,男孩归父亲主人家所有。所以,我和我姐姐属于我母亲所在的拉萨贵族家所有,我的两个弟弟为我父亲的主人家里所有。

  奴隶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没有人身自由,被当成是会说话的牲畜,当牛马来使用,吃穿只要能够维持生命就行,还要不分昼夜地干活,稍有不慎就要挨打。

  我做奴隶的农奴主家里一个丈夫娶了两个姐妹为妻,所以他们家里人比较多,小姐、少爷也比较多,他们之间互相嫉妒,存在很多矛盾。这些人之间有矛盾就把气都撒在我们身上,我们经常挨打。

  晚上,我就睡在地上,地上没有垫子,只用几块白天擦地的布垫着睡。睡在那里像狗一样,晚上农奴主太太要喝好几次水,要把我叫醒好几次,喝水喝多了,她就会起夜,又会叫我伺候她小便,就这样,我晚上也睡不了什么觉。

  后来,我们村子的对面驻扎了解放军。有一次,我和村里人一起听解放军讲故事,被主人发现了,回去以后他们抓住我的头发,对我拳打脚踢,那时候,我想不如死了好。

  西藏在线网记者:如何逃离出这种苦难?命运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巴桑:1956年的藏历七月,我们村里过节,贵族家要听三天的藏戏,第二天晚上我决心要跑。为了避免他们找到我,我改成了名字,叫巴桑。

  我走了五天六夜,吃野果,喝冷水,在大树下睡觉,走到当雄我投奔了解放军。因为语言不通做什么都很麻烦,就去参加修路,每天背土,背一筐就盖一个章,背两个就盖两个章,晚上就看这个章子多少,越多钱就越多,特别积极,特别高兴。一天背好多的土,我的工资很高。

  后来,解放军把我们七八个人送到藏校学文化,就是现在的西藏大学。那时候噶厦政府以达赖为首,怕西藏人学习,就派一些人挑拨离间,西藏的好多学校在内地办,就是因为西藏办不下去,他们总破坏。

  1957年7月,我们也离开西藏到了陕西省咸阳,决定在那里办西藏公学,就是现在西藏民族大学的前身,1958年9月15日,西藏公学正式开学。

  1959年3月,拉萨全面叛乱,5月1日我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党员应该报名参加民主改革,就这样我又回到了西藏。

  西藏在线网记者:回到西藏之后,你看到了什么?

  巴桑:1959年3月10号拉萨发生了武装叛乱,28号周总理宣布废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西藏地方政府的职权没有了,西藏工委代职。

  我到拉萨的时候是5月下旬了,把我分配到山南,跟工作组下去建立各级政权,民主选举、分土地、分房屋、分牛羊,跟老百姓一起,几乎天天都在庆祝。就像西藏民歌里唱的“喜马拉雅再高也有顶,雅鲁藏布江再长也有源,西藏人民再苦也有边,共产党来了苦变甜”。

  1959年的民主改革就是这样,自己成为命运的主宰,在自己的土地上辛勤劳动,自己的牛羊自己放,过着幸福的生活。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西藏民主改革带来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
下一篇:每个公民都有受教育的权利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