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发现真实的西藏

\
法国学者、作家索尼娅•布蕾斯勒(Bressler)
 

   【采访对象】索尼娅•布蕾斯勒(Bressler)

  法国学者、作家,哲学与认知学博士,在法国艺术文化管理学院教学研究中心担任研究员。2007年,首次赴西藏旅游,后多次到访西藏,著有《发现西藏》《穿越西藏》《深入西藏之旅》等涉藏著作。

  (以下文字根据本网视频采访整理)

  西藏在线网记者:你到访西藏所经历的一切与你之前了解到的西藏有什么不同?

  布蕾斯勒:2007年,我来到西藏,有幸独自穿越西藏,体验了徒步、汽车等交通方式。当我准备踏上这段旅途的时候,有些人对我说:西藏会让你失望的……这是西方人对西藏的成见,他们认为中国政府侵入了那里,没有僧侣了等等。

  2012年冬天,我再次来到了西藏,遇见了许多人,学生、孩子、艺术家、医生……我想知道为什么人们有那么多成见,我要花点时间去发现一个真实的西藏。

  去西藏是我小时候的梦想,看世界上最高的山,探索那片土地。对于很多西方人来说是西藏只是一个想像中的天堂,仅此而已。

  法国的阅读材料差不多都一样,都是夸大的,很少讲西藏的历史。

  可是,我面前的西藏,制度运行良好、有双语教育、人们生活幸福,医学发展使寿命延长,经济快速发展、社会进步,国家政策让人们走出贫困,在更大的层面上讲,让全中国人民、各族人民实现脱贫。

  西藏在线网记者:在西藏旅行,你见了企业家、宗教人士并且与他们进行了交谈,有什么收获?

  布蕾斯勒:如果我们不去认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男人女人,我们就不能真正认识这片土地。

  我曾经见过一位主管哲蚌寺的僧人,我想了解他们是怎么生活的,都做些什么,还有多少僧人,是否受教育等等。当我发现在西藏,在拉萨,僧人口袋里也有Iphone的时候,我还是挺惊讶的,这可不是法国人眼中的西藏。

  我去了小学校,交流有点困难,女老师能讲一点英文,孩子们提了很好的问题,令人印象深刻。他们都是用双语教学,有一种庄严的宁静。我还去医院找医生讨论疾病。我觉得西藏人很开放和健谈。

  2012年,我见到一位创立了一家核桃油公司的企业家,名字我记不住了。开始他只是简单的用工人和卡车拉核桃。接着,创立了一家卖西藏的水的公司。再下来,又创立了一个基金,帮助清理珠穆朗玛峰山坡的垃圾。

  关于西藏历史遗迹的保护,很多人都认为被毁坏了,已经没有寺庙了。但是,我看到政府用上百万的投资维护那些遗迹,像布达拉宫、哲蚌寺,以及其他遍布在西藏的大寺庙。

  2007年我去西藏的时候,那里还没有很多公路,2012年和2016年我再到西藏时,已经有了很多的公路,人们可以在柏油公路上穿越西藏。

  再后来,西藏有了火车,铁轨铺到了高原,这使得家庭能够流动,亲人能够相见。这些基础设施建设,把西藏和中国的其他区域联系在一起。

  很多人强调传统与现代的矛盾。我想问问这些人,你们印象中1968年的巴黎郊区的样子——大多数房子还是一个小屋,房子里不一定有厕所。

  在海拔五千米的地方,家徒四壁,孤独生活,如果这就是传统,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能够接受。

  当然,西藏是有现代建筑,但也尽了很大努力来保持传统风格,对于寺庙和所有古代建筑的保护,都成立了像博物馆一样的机构。布达拉宫十分宏伟,宫殿之中还有宫殿,里面有奇珍异宝、有些是用黄金打造的,我还发现了几个世纪前的古代彩色壁画,都被保存得很好。3D技术被应用于西藏的文物保护,他们为了保护遗迹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努力。

  西藏在线网记者:你见了很多西藏的年轻人,对他们的印象如何?

  布蕾斯勒:我对小学和初中特别感兴趣,也去了高中、大学。我很震惊,他们有着孩子一般的梦想。

  比如,在小学,他们告诉我想成为医生、护士、空姐等等。去西藏之前,我还以为每个人都想成为僧人。这很迷人,这些年轻人会有美好的未来。

  我还发现,年轻且积极介入社会的艺术家,他们收集文献,为自己的民族感到自豪。坦白说,我以前不知道这里的年轻人怎么受教育。然后,我看到了双语班,看到了尊重民族特性的实践:一方面传承本土语言,一方面学习汉语,以便能在职场、社会中发展,而且还学习国际语言,这令人难以置信。

  拉萨大学也很让我感兴趣,图书馆保留了古籍,这些古代文本是从寺庙、市场、家庭收集来再以一种当代的方式重新誊写,现代技术促进了文化遗产保护。

  西藏的年轻人一边学习,一边寻找方法,而且积极参与。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讲可谓重任在肩。用新文化做什么,如何吃下它,如何消化它,又如何创造新的事物?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西藏在线网记者:西藏还有哪些让你记忆深刻的?

  布蕾斯勒:人们对保护文化遗产做出了很大努力,包括教育、医疗、烹饪……世界文化遗产还被提案给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们还对大自然进行保护,尽力维护环境的正常状态,作为保护传统的一部分,在国家政策中可见一斑。

  我来西藏的第一年是2007年,是从成都坐飞机去的。2012年第二次来的时候,我是从北京坐火车,在48小时之内到了拉萨。去西藏,火车是最好的,你会发现火车上的生活,发现一些人,发现风景。需要氧气的时候也有氧气,一切都好。在火车上发现深层次的中国,这是我推荐的。

  发展人口流动性的全部重要性就在于,它让所有人能够交流,交流文化,交流知识,互相分享。我认为在中国叫做“一带一路”的工作,就是在这样的架构之内,发展人口流动性,以一种和平的方式引导文化之间的交流。在西藏,这很重要,能够流动,就能让他们发展自己的生活。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被引入新西藏
下一篇:西藏民主改革带来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