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12日 星期四


为高原孩子点燃“心”希望

援藏医疗小分队行进数千公里,对4500多名青少年展开先心病筛查

2023-01-12 09:48:22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贾骥业


  在《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四人在通天河遇水怪,幸得老鼋相助,最终渡河成功。相传,此处提到的通天河便是流经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的狮泉河。

  发源于冈底斯山脉的狮泉河,静静地流淌在阿里高原。在高原深处,狮泉河源头的革吉县,由陕西省宝鸡市派驻阿里地区改则县人民医院的援藏医生陈述、张顺军和护士肖会萍等人组成的医疗小分队,克服高寒缺氧等困难,数次经过狮泉河,一路向西。

  这是一次不为取经的“医疗西游”,他们肩负着新的使命——在当地适龄儿童及青少年中开展先天性心脏病(以下简称“先心病”)筛查。从2021年9月到2022年7月,他们多次深入革吉县、改则县的高海拔学校和乡镇,累计行进几千公里,完成了4500多名0-18岁儿童及青少年的先心病筛查,为高原先心病孩子点燃“心”希望。

  脱贫后的首次先心病筛查

  “我是个母亲,看到这些孩子不能和其他同龄人一起玩耍,就很心疼。”回想起筛查期间遇到的那些先心病患儿,肖会萍心里一酸。

  先心病是儿童常见的心脏病,多项研究显示,受高海拔、低温缺氧等环境因素的影响,西藏儿童的先心病发病率远高于平原地区儿童。同时,受经济条件、医疗水平和居民健康认知等多种因素影响,部分先心病患儿并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

  援藏期间,张顺军就遇到过一些先心病患儿。“有一个12岁的孩子,因为经常感冒,来医院就诊,最后却被诊断出先天性心脏病。当时情况已经比较严重,要尽快治疗。”张顺军表示,有很多孩子在就医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患有心脏病,因而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一到西藏,陈述就想在当地组织开展青少年先心病筛查,了解一下高原地区孩子的发病率、发病特点等,“只有把患者的情况摸透,才能开展更有效、更有针对性的治疗”。

  改则县、革吉县的平均海拔均在4600米以上。2019年12月,两县正式退出贫困县行列。此次先心病筛查,是两县脱贫后对域内适龄儿童和青少年先心病患病情况进行的首次大规模摸底,可为地区未来的医疗、医政管理提供基本的底数和参考。

  筛查是基础,治疗才是关键。作为心外科专科医生,陈述和张顺军在先心病救治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让当地的先心病患儿得到有效治疗是他们共同的心愿。

  目前,援藏医疗队已在当地开展了包括先心病筛查和治疗在内的一系列培训项目。本地临床医生就地跟随援藏医生学习听诊、查体,影像科、超声科的医生可被派至其他有条件的地区进行相关技能的学习。在陈述看来,如果能持续推动培训项目,势必会促进当地心脏外科等方向医疗水平的发展,这也是该项目的根本意义所在。

  顶着高原反应,一周走了3000多公里

  “一大半时间都花在了赶路上。”用这句话形容筛查小队的经历再合适不过。

  改则县总面积13.56万平方千米,是西藏自治区面积第一大的县。革吉县的面积约为改则县的三分之一,两县之间有300多公里的路程。在这样的地方开展疾病筛查工作,长途跋涉是不可避免的。

  在革吉县时,因为筛查的对象多为在校学生,所以集中筛查点都设置在县辖区内各个乡镇的幼儿园和中小学,但最近的雄巴乡距离革吉县城也有约100公里的路程,开车要两个多小时。因此,筛查小队每天一大早就要从县城出发,争取上午10点左右抵达筛查点开始工作。

  为了不耽误学生下午上课,队员们经常不吃午饭,尽量做到在上课前完成初筛。结束后便立即返程,等到达县城内的住所,天已经黑透了。

  队员们用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把革吉县筛查完。陈述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加上来来回回走的“冤枉路”,他们的累计行程超过了3000公里。而在这3000多公里路程中,有一大部分海拔在5000米左右。初冬时的高原,寒冷、干燥,氧气稀薄,队员们在舟车劳顿的同时,还要扛住剧烈的高原反应。

  “那10多个月里,几乎每天都要克服高反。”张顺军一边感叹,一边回忆起当时去亚热乡筛查的经历。亚热乡位于革吉县的东南部,平均海拔5000米左右。这里高山绵延,河谷纵横。沿着714县道驾车从革吉县城到亚热乡的路上,要经过多个山口。

  就在汽车即将翻过一个海拔5400米左右的山口时,张顺军突然感到头昏脑涨,胸闷憋气,不时地想吐,但什么也吐不出来。与此同时,其他队员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没有别的办法,除了吸氧,就是硬扛。”张顺军说,由于条件限制,车上没有备氧气,为了不耽误行程,队员们咬紧牙关,一刻不停,直奔筛查点。

  就这样,张顺军等人顶着剧烈的高原反应,连续工作了4个多小时,共筛查近400个孩子。仅张顺军一人就完成了190多人次的筛查。

  由于医疗条件限制,此次大范围先心病筛查,队员们选择了最原始的方法——听诊器初筛。听诊初筛呈阳性的孩子再集中到县人民医院进行心脏超声检查。高原地区气压低,把听诊器耳塞放在耳道里,耳朵很快就会胀得难受。张顺军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当时耳朵就像被什么东西撕扯着,持续地刺痛,“耳道已经被磨破结痂了”。

  最终,队员们完成了4500多个孩子的先心病初筛。每天四五个小时,一个人一天要筛查两三百个孩子。现在想起来,陈述依然觉得不可思议,“我平常出门诊一天也就四五十个听诊量。”

  “如果有机会,我还会援藏”

  如今,西藏的先心病救治政策日臻完善。2012年,《西藏自治区儿童先天性心脏病医疗救治工作实施方案》发布,明确了“先心病患儿发现一例、救治一例”的救治总原则。2016年,藏区先心病患儿免费医疗救治工作转入常态化运行。2021年,西藏自治区卫健委部署在全区范围内继续扎实开展0-18岁儿童青少年先心病免费救治工作。仅在阿里地区,同年就有超过180名先心病患儿得到了救治。

  不过,由于医疗条件等因素的限制,只有部分先心病患者可以在区内定点医院接受治疗,多数先心病患者则需要送至其他区外定点医院进行手术治疗,且免费救治名额尚无法满足区内所有的救治需求。对于一些病情严重的患者,也只能送至区外治疗。

  “不能光靠‘输血’,而要‘造血’,一定要提高当地的整体医疗质量。”陈述表示,对于先心病救治,目前当地的筛查和治疗主要依靠援藏医生的力量。“将来还是要靠他们自己,这也是医疗援藏的根本目的。”

  自2015年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启动以来,大批医疗人才和资源被送到西藏,留下了一个个“带不走的医疗队”。

  改则县人民医院2021年被纳入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支援范围。一年多来,在陈述、张顺军等援藏医疗队员的协助下,医院购置了腹腔镜仪器,成功完成了建院以来的第一例腹腔镜手术;心脏科室的医生也已初步掌握了用听诊器辨别先心病的技能,超声造影检查在院内顺利开展,填补了当地在该项技术上的空白。

  陈述说,如果后期有条件,他准备带教一批心脏介入治疗的医生。“虽然短时间内可能还无法独立操作,但至少能配合其他医生进行介入手术。”他对此很有信心。他还介绍,接下来的先心病患儿筛查会依托县域全民体检来进行,预计2023年4月开始。“我们已与阿里地区卫健委沟通,申请到了两个去华西医院免费治疗先心病的名额。”陈述说。

  张顺军和肖会萍已完成为期一年的援藏工作回到宝鸡。虽然离开了西藏,但肖会萍还是会时常挂念那些先心病患儿。“希望他们都能尽快得到治疗,像其他孩子一样快乐地玩耍。”

  “如果有机会,我还会选择援藏。”关于是否会再次援藏,陈述、张顺军和肖会萍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先心病筛查是一个需要长期坚持的工作,如果工作确实需要延期,我可以留下,甚至把我调到西藏来工作也行。”陈述说。他目前继续留在改则县人民医院,完成援藏任务。

  2022年7月25日,陕西省第八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顺利抵达改则县人民医院。阿里地区各县的先心病筛查将持续下去,狮泉河也迎来了一批新的“西游”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