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06日 星期四


葛洛希莫剖析法国怪诞的“达赖盲从”

2020-02-06 09:39:0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沈大力

分享:
葛洛希莫近来揭露政治神化的惊人举动,是2018年2月由鹿苑出版社推出了《盲目:宗教、战争与文明》一书(以下简称《盲目》),里面把矛头指向十四世达赖喇嘛。

  西方一些主流媒体一贯标榜言论自由,巧妙搬出“统一思维”,以正公众舆论,还不时运用双重标准来“明辨是非”。若遇执拗脾气者,则群起而攻之。然而,总还有少数人敢于正面顶撞既立的所谓正统观念。当代历史学者,哲学家让-弗朗索瓦·葛洛希莫就是其中之一。

  葛洛希莫静观世态,强调:“一个广泛的世俗化运动将上帝的属性转移到国家和政界”,他在巴黎大学的论坛上声言:“近代历史表明,启蒙政治哲学神化,已从根本上排除了一切超越的可能。而今,政治吸取了宗教,所有的政治原则无一例外地均属于神学原则。”在葛洛希莫眼中,普罗米修斯神话已经完全破灭,人类进入了一个难以辨认的境界。葛洛希莫无疑是一位西方意识形态的东正教神学家兼哲学学者,可他对世态明晰的分析不无客观性,特别是他强调:“持久和平的乌托邦,导向永恒的战争地狱。”

  让-弗朗索瓦·葛洛希莫于1960年生于法国南部阿维侬市,他曾在索邦大学攻读哲学,继而赴希腊和美国纽约研究神学和宗教历史,自1990年在圣塞尔日东正教学院执教,开设有拜占庭神学史等课程。他还投身出版业,先后主持法国国家书籍中心和法国最大的宗教出版社鹿苑,有十来部哲学和神学著作,策划拍摄《上帝城邦:华盛顿、罗马、莫斯科和耶路撒冷》,以及《天使的沉默》等五部影片。葛洛希莫近来揭露政治神化的惊人举动,是2018年2月由鹿苑出版社推出了《盲目:宗教、战争与文明》一书(以下简称《盲目》),里面把矛头指向十四世达赖喇嘛。

  须知,在法国这样一个宣称公民均有言论自由的国度里,并非没有任何禁忌,在一些群体中,反犹太教的言行就是禁忌,而在一部分人那里,流亡西方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就是说不得的。然而,葛洛希莫却大胆指责,在严重的精神危机下,一些西方政客纷纷乞灵于这个西藏的“自在佛”,法国一些名流,也紧紧跟随美国好莱坞影星理查德·基尔和莎朗·斯通之辈,热衷于为达赖喇嘛捐资出书。眼下,法国各家大小书店,摆满达赖远超出宗教范畴的著作,多达数十种。以致某些法国人一涉及“智慧”“幸福”和“人权”等主题,个个言必称达赖喇嘛,奉之为当今世界的“圣贤”。对这种愚昧的怪诞现象,葛洛希莫嗤之以鼻,很不以为然。

  《盲目:宗教、战争与文明》一书问世,葛洛希莫在接受法国《方位》杂志采访时明确表态。记者问他:“谈到《盲目》,您涉及达赖喇嘛,您给他定性为‘冲突祸首’……”葛洛希莫斩钉截铁地回答:“所有的神学,同时也是战争学。达赖喇嘛是一种神权政治制度的化身。他既是君主,又是一个宗教等级首领。他拿西藏说事,为自己的地盘独立奋力,可这并非问题所在。问题在于,人们抹淡他的生平,将他树立成一个慈悲和怜悯的普世思想指导,这就显得很不合适。他年轻时赞同纳粹……支持亚洲极右潮流。他本人更应合媒体之需求,不再诅咒民主和相对主义,乃至附和同性恋,用‘温吞水’宣传自己的灵修。特别是在法国,人们谅察达赖喇嘛的一切作为,却对教宗毫不容情。这都是出自于自鄙和继承伏尔泰的启蒙哲学,视天主教为万恶之源的缘故。实在可耻,令人愤懑!”这里,不论其出发角度,葛洛希莫对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真面貌的剖析,同另一法国学者马克西姆·维瓦斯在其所著《不参禅的达赖喇嘛》里撕下达赖的伪装,如出一辄。他同时揭示出启蒙哲学今朝异化,造成精神贫困,竟至在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度里“盲目”推出一个极端虚伪的新宗教偶像,让群氓来崇拜一尊不入禅定的自封“自在佛”,一个不戳自穿的“纸神祇”。

  葛洛希莫在他这部新著里反思启蒙哲学,不无遗憾地尖锐指出,西方文明已走到“进步”的终点。启蒙哲学的意象是“光辉”,具有浓厚的反宗教色彩。“光辉”与“黑暗”相对照,辉映十八世纪反抗中世纪黑暗的道途。这一新哲学思潮催生出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被普遍确认为人类世界的进步。不过,葛洛希莫认为启蒙哲学有一个“暗面”。他指出:人们被启蒙哲学令人目眩的辉光蒙蔽。这种以“理性”为思想基础的意识形态自认摆脱了一切超验性,盲目崇尚所谓的“现代性”,忽略继承,排斥异端。实际上,“进步”的概念本有其相对性,不应被树为一种秘宗新教派。

  当前,世界范围西方化,显现出一种普遍的运动趋势,鼓动着宗教狂热,将社会舆论推向极端。葛洛希莫在《盲目:宗教、战争与文明》一书里发出的声音,自然让人追忆起一位法国大革命领导者罗伯斯庇尔,后者曾经告诫:“狂热的信仰者,势必甘为宗教殉道。”历史的教训,今人切不可忘记。

  (作者:沈大力,系翻译家、作家)

上一篇:藏族学子异乡迎新春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