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5日 星期二


大辫子舞者滕爱民的西行路

2017-12-05 08:42: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林春茵 钟秋香

12月3日晚,作为首届海上丝绸之路舞蹈艺术交流周的活动之一,滕爱民与印度编导鲁克米尼·查特吉联袂创作并表演的当代舞剧《贝玛·莲》(《Shiv-Yin》)走进福建师范大学。滕爱民告诉记者,他在“西行路”上上下求索的,还有一个中国梦,“用舞蹈记录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

  图为舞蹈家滕爱民(前中)在中印联合编创舞剧《贝玛·莲》上表演。 张斌 摄

  “我要做中国跳得最长的舞者,在舞台上见证国家改革开放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现代舞还有太多的中国元素去挖掘。”中国知名舞蹈家滕爱民如是说。

 \ 

  图为舞蹈家滕爱民(右)在中印联合编创舞剧《贝玛·莲》上表演。 张斌 摄

  12月3日晚,作为首届海上丝绸之路舞蹈艺术交流周的活动之一,滕爱民与印度编导鲁克米尼·查特吉联袂创作并表演的当代舞剧《贝玛·莲》(《Shiv-Yin》)走进福建师范大学。

  此后,该剧还将往印度巡演。演出后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滕爱民说,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一次“西行”路。

  尽管浸淫现代舞40余年,与金星共同创建北京城市当代舞蹈团、就任加拿大当代艺术学院院长,在中西文化场中腾挪跳跃,滕爱民身上的“中国味”始终有增无减。

  他留着一头过腰长发,自称“大辫子舞者”,他面容清癯,有人形容他像“秦兵马俑”。事实上,12岁习舞、自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滕爱民身上,确实涌动着近乎“武者”的不休不惜气质。

  在当晚的舞剧中,滕爱民以男性阳刚形象,在印度佛教的“莲”和中国气韵的黑、白之间俯仰生姿。鲁克米尼的印度古典舞和滕爱民的现代舞进退有度,参差而共生,诠释穿越爱恨情仇与物我交融的人类情感。

  鲁克米尼说,近30年来,她一直辗转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致力于将不同的文化融合在一起共同呈现。去年底,滕爱民编创的《国色》作为德里国际艺术节开幕演出亮相,时任德里国际艺术节组委会总监的她深感触动,于是促成此次合作。

  在滕爱民看来,能够与外国同行和观众引起共鸣的,是“东方人灵魂里的东西”。太极、阴阳,甚至于中国书法的抑扬顿挫,传统香道和民乐的袅娜深远,他信手拈来,举重若轻。

  他擅长用现代舞“复活”中国水墨山水画,中国的书法家引为知己。鲁克米尼也说,希望通过这样的碰撞和融合,“诠释相通的人类情感,在两种文化中寻求文明的共同之处。”

  在舞剧中,滕爱民寻求到的“共同之处”在于黑白阴阳的“和合”。“太极的黑、白,是世界的原色,永远不过时,这也隐喻着中国传统文化与其他民族文化关系。”他期待彰显中国舞蹈在国际视阈下的民族魅力与影响力。

\

  图为舞蹈家滕爱民(后左)在中印联合编创舞剧《贝玛·莲》上表演。 张斌 摄

  滕爱民多次在国际获奖,曾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专家编导,也曾在2013至2015年间,连续执导加拿大温哥华“春晚”。说到海外反响和此次往印度“西行”,他说,外国人不会纠结于你是不是西方传来的现代舞,“他会从你展示的中国味道中,认知到你跳的就是中国舞。”

  滕爱民告诉记者,他在“西行路”上上下求索的,还有一个中国梦,“用舞蹈记录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被业界视为滕爱民自述传的舞剧《诉》中,他以近乎全裸的躯体与追求极致的躯体语言,在西藏的佛教音乐中演绎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从军人操练步伐,到上战场冲锋陷阵,最终无畏面对死亡,整个舞蹈不断趋向明亮与洁净,“这是当代中国一代人的情怀。”

  “创办舞团不容易,人生家庭也有过低谷,这个都不算什么。”滕爱民说,重要的是,“再过多少年后,我们这一代有没有艺术的声音。”

上一篇:全国人大西藏代表团访问阿根廷
下一篇:阿来有“新说”——名人是历史之镜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