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0日 星期一


“天路”之盾

2022-01-10 09:48:16   来源:新华网   作者:王浡、耿辉凰

分享:

  唐古拉山近在咫尺,可可西里就在脚下,天路之巅,世界海拔最高的火车站——唐古拉站在此矗立。

  海拔4547米的唐古拉山镇,青藏铁路公安局格尔木公安处沱沱河站派出所的25位民警常年在此坚守,管辖青藏铁路582公里线路,负责管内27个车站的安全保卫工作。

  汽笛声响彻荒漠深处,距铁路不足百米,派出所小院里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在这个连站立都会气喘吁吁的地方,民警们日复一日在此坚守,用热血铸就守护“天路”的金色盾牌。

  “大点声”

  再次见到郑天海,是在格尔木火车站的站台上,他带着棉帽,站在站台的垃圾桶边抽烟,相比之前在沱沱河,他的脸圆润了不少,看见记者,他掐灭烟头迎了上来。

  “郑所长好久不见啊!”

  “你说啥?大点声!”

  2020年4月,在沱沱河站派出所坚守10年的老所长郑天海调到了格尔木公安处技术侦查大队任大队长。10年,已经让他的身体多次亮起“红灯”:体检中,有23项指标不合格,长期高原生活造成的神经性耳聋愈发严重,面对面也经常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在高原待的时间长了,就有个‘三大一小’的说法。‘三大’就是心大、肺大、血管大,一小嘛。”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耳朵眼小呗”。

  “老田心脏不好,我也有点,教导员的心肺都不好,你别看沈所长刚来所里1年多,他也有20多项指标不正常呢。”副所长蒲海春走过来说,长期的高原生活让铁路民警们的身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郑所长才四十多就已经听不见了,我估计我们这帮兄弟也差不多了。”

  有次巡线路上,风大雪急,郑天海开车载着几个民警往回赶,开着开着车突然熄火了,郑天海急忙跳下车去,打开引擎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他给车里的蒲海春示意,把车打着,蒲海春打着发动机,看郑天海在汽车前面趴着听,听着听着吼起来:“让你打火啊!”

  蒲海春一脸懵地看向郑天海,原来火已经打着了,只是他听不见……

  “把所长从沱沱河调到格尔木挺好的,心里虽然舍不得,但对他的身体有好处,至少能不再变坏。”蒲海春说。

  在旁边一直抽着烟听我们说话的郑天海拍了拍蒲海春的肩膀:“老蒲,你们说啥?大点声!”

  向前三步,敬礼!

  国道109京拉线,与青藏铁路几乎平行,起伏的黑色路面与平整的钢轨携手奔向拉萨。

  “过了格尔木南山口检查站,就是西藏路政在养路了,你看铁路沿线隔一段就出现的小房子,就是铁路护路点,平时护路队员们都住在这。”蒲海春一手开着车,一手指了指远处的小平房。

  在灰蒙蒙的荒漠中间这些小房子格外显眼,更显眼的是房前站着的护路队员,他们看到警车过来,向警车的方向三步走,敬礼。

  “这是在给我们打招呼呢。”蒲海春打开警笛开关,向护路队员鸣笛致意。“人迹罕至的高原,守路护路都不容易,不管是养路工、护路队、武警官兵还是我们公安。”蒲海春说,他们这次也计划去护路队看看,马上要过年了,一方面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另一方面也给他们送上节日祝福。

  一路走下来,只要有小房子的地方,警车就会鸣笛,而一旁的护路队员不管是在干什么都会停下来向前三步敬礼。

  “修这两条路很难,我们都是一起保护它的人,我们就是好朋友。”来到铁路护路队驻地,青藏铁路通天河护路大队教导员旺青操着不太熟练的普通话,拉着沱沱河站派出所所长沈卫平的手说个不停。“你放心,虽然今年疫情原因火车少、人少,但我们还是照常巡护,不会粗心的。”

  沈卫平将节日期间的安全注意事项一一嘱托,转身又踏上了巡线之路。警车刚刚走出护路队大院,旺青就带着队员们站成一列,向前三步,冲着警车慢慢远去的尾灯敬了一个礼。

  “奔达!贡康桑!”

  站在离派出所不远的长江源特大桥边,冰封的河面宽阔而静谧,远处的山顶上白雪皑皑,这个因唐古拉山而得名的小镇是青藏铁路线上最高的停车站之一,也是藏族同胞世代居住的家园。

  一大早,天气难得的晴朗,吃过早饭,民警们将米、面、油、饮用水和一些生活用品装上汽车,他们今天上午的任务是去牧户家里慰问。

  55岁的牧民革命花已站在家门口笑吟吟地等着,民警们刚一下车,革命花就握住副所长蒲海春的手:“奔达(兄弟)!贡康桑(你好)!”

  “革命花和乡亲们都是我们的义务护路队员,在铁路沿线看到可疑人员会给我们打电话,还会帮我们宣传爱路护路知识。他也是我们的定点帮扶户。”蒲海春话音未落,革命花一家就已拿来哈达给民警们一一献上。

  民警们把带来的“新年礼物”搬进家里,革命花的女儿贡确卓玛为民警端上了热腾腾的酥油茶。

  “节过得好吗?今年收入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吗?”蒲海春坐在革命花身边,藏族协警布群在一旁担当翻译,革命花脸上一直挂着笑,“都好着呢,党的政策好,帮我们卖牦牛,今年赚了好几万呢。”革命花指了指家里的新电视,“这就是今年买的!”

  对于革命花6岁的外孙嘎玛堪周来说,这些穿警服的伯伯都不是陌生人,他坐在民警田长松的腿上,脑袋靠着田长松,用不太熟练的汉语为大家背诵了一首古诗,大家都鼓起掌来。

  “我们大多数都搬到了格尔木的长江源村住。”贡确卓玛端着茶壶给大家不停添茶,“警察大哥们特别好,平时帮我们拉水送日用品,我们坐火车提的东西多了还会帮我们送上车,就跟家里的大哥一样。”

  告别革命花一家,巡线的警车沿着铁路一头扎进茫茫荒野,铁路线上列车呼啸而过。“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悠扬的歌声陪伴着这群热血男儿坚守在天路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