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9日 星期四


郑堆:西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展

2018-03-28 09:52:00   来源:西藏在线网   作者:郑堆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7次会议期间,中国人权研究会3月7日在日内瓦万国宫举办“西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边会,深入介绍西藏保护和发展传统文化方面所采取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研究员郑堆在会上发言。

  编者按: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7次会议期间,中国人权研究会3月7日在日内瓦万国宫举办“西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边会,深入介绍西藏保护和发展传统文化方面所采取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来自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及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等60余人与会。这是中国非政府组织首次在日内瓦万国宫举行涉藏主题边会。四位土生土长的藏族学者和撰写多本有关西藏著作的法国作家布雷斯勒在会上发言,就颇受关注的多个议题予以阐释,旨在让外界更深入地认识西藏文化,了解西藏发展。

  本网自3月27日起连续刊登学者们的与会发言,与网友一起聆听日内瓦万国宫的中国西藏之声。

  郑堆:西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展(摘编)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

  我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出生在西藏自治区的江孜县,是地地道道的藏族人。

  西藏自治区成立50多年来,在尊重、保护、传承和弘扬藏族优秀传统文化方面,国家和自治区做了大量工作,取得显著成就。当今西藏,在传统与现代的交融中,藏文化不断焕发出新的活力。

  什么是藏文化?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藏族人民在吸收借鉴其他文明的基础上创造了辉煌的藏文化。藏文化包括藏族的语言文字、宗教信仰、非物质文化和文物遗产等。

  藏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丰富了中华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形成过程也体现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历史进程。中华文化本身是在中华民族历史的形成过程中,不同地域族群文化不断积累、融合而形成的、具有高度凝聚力的统一体,她不同于近现代欧洲所形成的民族—国家体系下的文化模式。

  为谁保护藏文化?

  我认为,首先为中华民族和每一个中国人保护藏文化;其次为西藏和藏区的人民群众保护藏文化;最后为保持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保护藏文化。

  怎样保护藏文化?

  国外经常提要保护藏文化,但实际上怎么保护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个人理解,保护藏文化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在全面、准确、深入地认识和了解藏文化的基础上谈保护,不仅仅是就保护谈保护那么简单。

  保护藏文化,首先是要全面的认识藏文化。真正的保护源于认识和理解。在认识的基础上产生对藏文化的尊重;在尊重的基础上实施保护;在保护的过程中实现传承;在传承的同时还要弘扬;保护传承弘扬的最终目的还是要促使藏文化实现与时俱进地继续发展,继续为人类的生活、思考和文明的存续做出贡献。

  为保护藏文化做了什么?

  一是藏语文的学习使用得到有效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均明确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西藏学校教育全面实行藏汉双语教育,藏语文在学习中得到传承和广泛使用。藏语文在西藏和四省藏区的邮政、通讯、交通、金融等领域中也得到了广泛使用,有力地推动了西藏和其他藏区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方便了人民群众的生活。

  二是西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保护传承。国家建立了西藏大学、西藏民族大学、藏医学院、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西藏社会科学院、天文历算研究所等一批教育培训基地和门类齐全的研究机构。先后多次组织针对西藏民间文化的大规模、有系统的普查、搜集、整理、研究和出版工作。诸多濒临灭绝的民族民间文化得到全面抢救和有效保护,重新焕发出光彩。2005年西藏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与保护工作正式启动以来,中央政府和西藏投资近2亿元,对藏戏、格萨尔、传统歌舞、手工技艺等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全面保护,基本形成了国家、自治区、市、县四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体系。

  三是西藏文物得到有效保护和修复。50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对西藏文物保护的投入力度,重点实施了西藏自治区所辖的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维修工程,及时修缮和保护了大批文物。仅“十二五”期间(2011-2015)国家就投资10亿多元开展了46项重点文物维修保护项目。西藏建立了野外文物由专人看护的制度,设立野外文物看管员公益性岗位,聘请当地村民担任,并给予岗位津贴。贝叶经普查保护和研究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西藏自治区珍藏贝叶经总目录》、《西藏自治区珍藏贝叶经影印大全》等陆续整理出版。

  四是藏传佛教文化得到尊重和保护。中央和西藏自治区政府始终把藏传佛教文化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以来给予有效保护,不断加强对宗教典籍的收集、整理、出版和研究工作。中央政府支持4000多万元,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组织上百名藏文专家,历时20余年,完成了对藏文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的校勘出版。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每年都拨专项资金和黄金、白银等用于寺庙的维修、修复和保护。

  (郑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研究员 。)

  (本文经中国人权研究会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西藏在线网”。)

  

上一篇:晋美旺措:中国促进西藏人权的做法及实践
下一篇:《西藏通史》研讨会暨“活佛转世”专题片发布会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