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弄“自焚”改变不了达赖集团失败命运 - 益多文章 - 西藏在线

操弄“自焚”改变不了达赖集团失败命运

2016-02-14 16:42:11   来源:人民日报    点击:   作者:益多

2012年12月9日,新华社关于“四川警方成功侦破系列煽动教唆胁迫自焚杀人案”的报道,用铁的事实揭露了犯罪嫌疑人的凶残无耻,揭露了达赖集团是这种犯罪行为的组织策划者和总后台。可以肯定还将有更多案情陆续披露。这里,让我们看看达赖集团是如何煽动、欺骗无知者走上自焚这条不归路的,其政治目的又是什么。

  2012年12月9日,新华社关于“四川警方成功侦破系列煽动教唆胁迫自焚杀人案”的报道,用铁的事实揭露了犯罪嫌疑人的凶残无耻,揭露了达赖集团是这种犯罪行为的组织策划者和总后台。可以肯定还将有更多案情陆续披露。这里,让我们看看达赖集团是如何煽动、欺骗无知者走上自焚这条不归路的,其政治目的又是什么。

  达赖集团是自焚事件的源头

  一年多来,十四世达赖企图以“退出政治”蒙骗世人,开启“藏独”新局面,但除了博得某些外国势力几声喝彩,却深陷“接谈”无望、闹事无果、内部矛盾加深的困境,只有寄希望于煽动制造境内自焚事件对中国政府施压。

  去年10月19日,达赖亲自主持“法会”为自焚者“祈祷”,并且带头绝食一天,表示对自焚行为赞扬和支持,伪政府头目就站在达赖的身边发表声明,赞扬自焚者的“勇气”和“无所畏惧”的精神。去年11月26日,达赖接受英国BBC采访时赞扬“自焚者非常勇敢,但他们的牺牲是否产生效率是一个问号”。很明显,在达赖看来,问题不在于自焚这样的事是残忍的、不人道的,应当尽快停下来,而是在于自焚如何产生“效率”。今年以来,达赖面对各方舆论对其纵容自焚行为的指责,多次狡辩,“如果我说自焚是错误的,这将会对自焚者以及自焚者的家人,还有留下来的人造成很大的创伤”,“我不希望造成某种自焚是‘错误’的印象,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中立”。9月达赖集团开了一个“特别大会”,伪政府头目在会上对自焚表示“同情”、“声援”和“完全支持”,“大会”决议对自焚行为大唱赞歌,更声称“自焚是非暴力活动的最高境界”,企图把更多人推进火中,而达赖对这一决议予以“充分肯定”。

  据达赖集团媒体10月23日报道,达赖在纽约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再度提升调门:“我非常肯定的是,那些自焚者之所以牺牲自己是因为怀揣着真挚的动机,是为了佛法和人民的福祉,从佛教的观点来看,是积极的”。伪政府头目马上响应,“对自焚表示支持是流亡社会的神圣职责”。达赖集团“藏青会”公开叫嚣“对我们来说,自焚是最有效的非暴力抗争行动”。

  达赖集团这种极端违背人性的犯罪行为从一开始就受到藏区广大群众和宗教界人士的强烈谴责和一致反对,也引起国际社会对达赖的广泛质疑。许多人愤怒指出:既然自焚这么美妙,为什么达赖和“流亡政府”、“藏青会”头头们不自焚?但是达赖集团显然已经丧失了基本的理智,在疯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自以为凭借这种极端行为可以促使国际上某些势力给中国政府施加更多压力,进而实现他们几十年来所无法达成的政治目的。于是我们看到两个截然不同、对比强烈的场景:一个是达赖集团通过境内分裂主义骨干分子煽动宗教狂热分子和社会弱势群体人员自焚,故意杀害他人,极力扩大事态;另一个是中国有关地方政府千方百计阻止这种事件发生,发生后迅速进行人员救治、善后处理、依法处置等工作,藏传佛教界高僧大德纷纷站出来宣讲佛法正见、反对自焚行为、倡导珍爱生命,广大群众坚决支持政府依法施政,积极创造和保护自己的美好生活。西藏和四省藏区包括发生自焚事件的少数地方,持续保持社会稳定,人民生活照常进行。自焚行为始终局限在几个省交界处的狭小偏僻地区,根本没有出现达赖集团期盼的“整个西藏都燃烧了起来”的场景。对此,一个老牌“藏独”流亡分子撰文哀叹,自焚事件不仅没有成为“美国总统竞选的论题”,而且“世界媒体仅仅给予了一个最低程度的关注”,“甚至连公开报道的语调也如出一辙的‘冷静客观’”。

  众所周知,佛教强调珍爱生命,此前历世达赖喇嘛没有一个赞成过包括自焚在内的残害生命行为。达赖集团利用宗教对他人实施精神控制,以牺牲他人生命达到自己政治目的,不仅完全违背藏传佛教教义与传统,而且清楚呈现西方社会所熟知的某些“邪教”的特征。近日比利时、奥地利等国众多媒体指出,“自焚是一种受到蛊惑的宗教狂热行为”,“与其幕后隐含的宗教专制息息相关”。人们还记得,当年美国“人民圣殿教”首领琼斯就是对信徒进行“洗脑”后,欺骗、强迫914名信徒集体自杀,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惨剧。达赖的日本密友、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是公认的邪教头子,1986年7名女教徒受其蛊惑而集体自焚。达赖今天正在步琼斯、麻原彰晃之流的后尘。国际社会一切有良知的人都需要记取教训,绝不能容许类似组织、类似极端行为再度出现,更不能容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对这种反人类行为予以支持。
 
  煽动自焚的目的是“西藏独立”

  达赖集团自1959年武装叛乱失败逃到国外以来,半个多世纪中先后犯下武装袭扰中国边境、策动拉萨骚乱、策动“3·14”打砸抢烧等一系列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其目的都是“西藏独立”,而近年来操弄自焚,企图把自己积累的犯罪“恶业”作为向中央“要价”的本钱,其目的仍然是“西藏独立”。自焚事件发生以来,达赖集团频繁发表声明,狂妄要求“中共领导人重启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和谈,以解决西藏问题”;伪政府头目公开表示期待“突尼斯自焚事件引发阿拉伯之春”一幕在中国发生。其意图一是压中央接受伪政府为接谈对象,在政治上承认这个分裂主义组织;二是通过接谈实现“大藏区高度自治”。“藏青会”赤裸裸宣称,“最终解决自焚就是让西藏获得完全独立”。联系伪政府头目上任之初就公开亮明,“‘西藏独立’是原则目标,‘西藏自治’是现实目标”,操作“自焚”的政治目的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德国《日报》指出,藏人自焚显然已完全褪去了宗教色彩,转而成为达赖及“流亡政府”向中国施压、牟取政治利益的工具和筹码。

  但是,环视古今中外,还没有哪个政治集团靠骗几个人来自焚就能达到政治目的。中国的统一、强大和日益提高的国际地位,更不是达赖集团几出反人类行径就能撼动的。但达赖集团显然没有别的招数了,只有不顾全世界的指责和冷眼,继续谋杀更多人的性命。伪政府一名“公务员”在达赖集团“故土网”发表血腥言论:“如果多达10万藏人牺牲,我们便会很快获得自由”。“牺牲”一代人不够,达赖集团还把罪恶伸向了纯真无邪的儿童。今年4月10日“美国之音”报道,达赖集团所办学校展示自焚照片,强迫孩子们向自焚者致敬,列队迎候自焚身亡的流印藏人的送葬队伍,以至学生们问老师“我们是不是也要像他们那样做?”联合国第36/55号决议宣布,“儿童所受的教育应贯彻谅解、容忍、各国人民友好、和平、博爱和尊重他人的宗教或信仰自由等精神”,但达赖集团对儿童进行的却是“仇恨教育”和“自焚教育”。这一切,足以把达赖披挂的“和平”、“非暴力”外衣剥得干干净净! 

  外国势力救不了达赖集团

  谁是自焚事件策划者,策划者的目的是什么,西方社会心知肚明。美国“战略预测公司”今年4月研究报告指出,“流亡政府”新头目“改变斗争策略,将分裂活动从西藏转移到多民族混居的四省交界藏区,通过民族宗教影响,制造自焚渲染汉藏矛盾,吸引国际社会关注”,“与策划游行示威活动相比,组织自焚相对容易,只需蛊惑个别人即可,不会耗费太大资源且效果翻倍,促使达赖方面选择这种‘代价小、影响大’的手段”。达赖对自焚表示“保持中立”后,德国、比利时等多家媒体指出,“这番话显然是在鼓励藏人的自焚行动”,“达赖为什么不亲自站出来明确呼吁停止自焚?”美国波士顿大学宗教系教授斯蒂芬·普罗特更撰文指出,“非常明确的是,自焚者的血掌握在达赖喇嘛手中”。但是,仍然有些外国势力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继续把达赖装扮成一个“非暴力主义者”,甚至要求中国政府与达赖伪政府举行谈判以解决“自焚问题”。美国国务院《2012年西藏谈判报告》觍然称达赖“所坚持的非暴力原则是实现这一问题永久性解决的关键所在”。某些外国势力的这种态度,是对达赖集团煽动自焚、戕害人命的变相支持。

  近期中日关系因为钓鱼岛问题出现了一些情况,达赖不失时机地跑去日本,向日本右翼分子投怀送抱。据“德国之声”等报道,达赖在会见日本记者时,妄称“中国大陆实施反日的极端教育,……中国许多人仍然将日本同军国主义连在一起,这也导致在日本将尖阁列岛部分岛屿国有化后,中国的反日情绪爆发”,并鼓动日本议员前往西藏调查自焚“真相”。日本右翼势力同样视达赖“奇货可居”,一些人违背日本政府不允许达赖从事政治活动承诺,安排他到议员会馆发表演说,还专门成立一个“日本支持西藏议员联盟”,宣称“我们和达赖在自由、民主主义的问题上价值一致”。但正如媒体指出,“这个联盟实质可称为‘日本支持藏独议员联盟’”。达赖在日本期间,多位“富商”与之见面,给予钱财支持,有媒体披露,达赖在日本银行存有近2亿美元及大量珠宝。

  但是,达赖集团似乎忘记了,从来是主子为了自己的需要使唤奴才,很少有主子的利益被奴才绑架的!包括达赖多次窜访的国家,也没有哪一个能否认“西藏是中国的领土”,能承认他那个伪政府。达赖在日本最终也没有获得任何一个现任政府高官接见,媒体评论他“更像是日本右翼的又一个政治玩偶”。有关国家更不能允许达赖集团在自己的国土上煽动自焚、扰乱社会。今年3月达赖集团策动一人在印度搞自焚,印度“第一邮报网”连续刊文,指出“藏人问题令印度丢脸,这些焦躁不安的人们越走越远,让新德里左右为难”。连一贯支持达赖集团的“美国之音”也报道称,自焚使“印度政府维安行动更加进退维谷”。9月“藏青会”几个头目在新德里上演“无限期绝食”闹剧,不仅帐篷和抗议标语被警方强行拆除,连人也被投入了监狱。

  至于外部势力赠给达赖的钱财,除了被用于策划自焚一类造孽行为,大多被达赖及其身边人自肥了。2009年达赖借台湾遭遇“风灾”之际窜访,台湾媒体纷纷披露他手戴“百达翡丽”手表价值24000多欧元,脚穿锃亮的“GUCCI”皮鞋,连两位随从也手戴“浪琴L4和天梭罗马盘”,各值好几千欧元。在受灾严重的小林村,达赖一顿午餐吃了十道精美大菜。台湾媒体惊叹“达赖奢侈的贵族行头令人咋舌”!上行下效,近年来达赖集团高层人员及其亲属纷纷加入美欧国籍,伪政府头目2007年就获得美国绿卡,并利用自己的关系把妹妹、叔叔弄到美国定居,还被人揭露出以其妹妹的名义购买了价值35万美元的房产,然后再用一美元的价格回收自享。但是,相比之下,境外普通藏胞的生活却十分艰难。欧盟“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去达兰萨拉后写了个报告,认为:藏人定居点经济发展乏力,学校辍学率很高(中学在50%左右),大学升学率不足9%,失业问题严重,没有社会保障和救助机制,农业基本上以小规模雨水灌溉为主,卫生方面因肺结核、癌症及疟疾死亡的藏人依然很多……一边欺骗别人点燃身体,一边自己享受奢侈生活,世上还有比这更虚伪、更残忍的吗?

  达赖集团的分裂主义活动,起初是完全使用暴力,后来是暴力与非暴力并用,而现在又重新向暴力、变相暴力和种种反人类手段倾斜。但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无法改变西藏在祖国怀抱中实现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大势,也无法改变达赖集团必然败亡的命运。达赖只有改弦易辙,向中央认错一途,此外别无选择。

上一篇:立此存照之三:广大网民对达赖集团煽动自焚表示愤慨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