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益多: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新花招

2016-02-14 11:01:49   来源:新华网   作者:益多

去年以来,十四世达赖喇嘛加紧在国际上窜访,在乞求各国政要会见之外,又多了一项内容,就是频繁与海外动乱分子谋面,鼓动他们同“藏独”分子一起共同成立“汉藏友好协会”,声称“解决‘西藏问题’,还要靠广大华人的支持,因此增进与华人的关系,至关重要”。那么,“汉藏友好协会”究竟是什么货色?

  去年以来,十四世达赖喇嘛加紧在国际上窜访,在乞求各国政要会见之外,又多了一项内容,就是频繁与海外动乱分子谋面,鼓动他们同“藏独”分子一起共同成立“汉藏友好协会”,声称“解决‘西藏问题’,还要靠广大华人的支持,因此增进与华人的关系,至关重要”。那么,“汉藏友好协会”究竟是什么货色?

  “汉藏友好协会”的来历

  “汉藏友好协会”的发明权其实并不属于达赖集团,10年前在美国的几个海外动乱分子就曾宣布要按照“达赖喇嘛意愿”筹建“汉藏友好协会”。但是达赖那时显然没有把这几个人看在眼里,并不热心,更不打算给钱,于是这几个动乱分子在媒体上发了个消息后再无下文,悻悻然收场。但是去年拉萨发生的“3·14”暴力犯罪事件遭到全球华人华侨留学生一致谴责之后,特别是达赖集团干扰破坏北京奥运会火炬在各国传递的行径遭到华人华侨留学生的强烈抗议之后,达赖“顿悟”了。他多次表示:被中央批判并不感到伤心,但是被这么多华人华侨反对却深为忧虑。于是,“汉藏友好协会”成为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

  2008年6月达赖到澳大利亚对当地动乱分子面授机宜,要求他们加紧建立“汉藏友好协会”;7月在美国纽约又表示“赞同建立藏汉友好协会”;2009年5月窜访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期间,与“美国喜马拉雅基金会”、“北加州藏人协会”等“藏独”组织头目见面,鼓动他们利用当地华人较多的特点,加紧成立新的“汉藏友好协会”;8月在瑞士日内瓦再次宣称,“去年3月事件发生后,我呼吁,凡是有汉人和藏人的地方,就要成立汉藏友好协会”。至于在达赖集团高层内部,此类策划、动员就不可计数了。一个“藏独”组织头目透露:建立该协会是达赖当前“最为迫切的心愿”。

  有了达赖的明确指示,“藏独”分子和海外动乱分子当然要有所动作。达赖集团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海外华人工作小组”,主要任务就是加强与海外动乱分子的勾连,短期内成立尽可能多的“汉藏友好协会”。海外动乱分子由此看到一条“活路”,欣喜若狂,立即响应,鼓吹达赖此举“毫无疑问是明智的政治举措”,是“对未来的中国政治格局有前瞻性的预见,对未来汉藏关系的演变有不可估量的效果和作用”,并充分发挥招摇撞骗、虚张声势、拼凑人马的“特长”,卖力地为达赖张罗门面。这样折腾了一年多,有几个“协会”宣布开张。但是从他们自己的现场报道看,全都是“老面孔”,达赖集团的“代表”几乎全是其“办事处”骨干分子,而动乱分子的“代表”还是常年到中国驻外使领馆前闹事的那几个人。有个老牌动乱分子,一人包办了3个分会的成立仪式并自封“领导”。事实再次说明,一个搞了几十年民族分裂活动、现在还坚称“西藏是被中国占领的国家”的老牌分裂集团头头,一群靠出卖人格糊口、在华人社会早已声名狼藉的政治投机分子,不管他们打什么招牌,既代表不了藏人、也代表不了汉人,他们只能“代表”他们自己。

  “汉藏友好协会”干了些什么

  达赖几十年来一贯以破坏藏汉关系为能事。远的不说,在他公布的“中间道路”范本——1987年“五点和平方案”中,就公然宣称要把所有汉人赶出西藏。去年以来,达赖破坏藏汉关系的言行不仅没有丝毫收敛,而且更加猖獗和不加掩饰。

  去年3月10日,达赖在其声明中称,“在将近60年以来,全西藏的藏人在中国人的压迫下,只能在持续不断的恐惧、胁迫和怀疑的状态下生活”。“藏族人降低为在自己的国家里无关紧要的少数民族,迅速被人口更加众多的中华民族所同化。”达赖连藏族人是中国人、藏族是中国民族大家庭的成员都不承认,谈何“汉藏友好”?

  去年4月23日达赖在纽约科尔盖特大学演讲,更宣称“汉族人口占了这个共产主义国家的绝大部分,我的祖国的一切目前都在汉人的统治之下”。今年3月7日又对《法兰克福评论报》说,“藏民对汉人的失望和愤怒情绪与日俱增。汉人同样如此,不少汉人已经置备了武器,并准备在必要时开枪。”达赖在这里公然煽动民族对立和仇杀。

  今年10月30日,在日本东京一场记者会上,有记者认为“汉族人越来越喜欢西藏文化,汉人和藏人越来越能够和平相处”,达赖“不表同意”,并说“这只是中国政府对外的官方宣传”。今年新年将至,达赖集团又威胁国外藏胞,不许参加中国驻外使领馆的任何联谊活动,不许与中国来的人士接触,否则要“点名批判”。

  这么一个人居然大谈“汉藏友好”,目的是什么呢?

  根本目的,就是推翻中国共产党,颠覆中国政府,破坏中国的民族团结。今年8月达赖集团在欧洲某国召开“全球藏汉大会”,达赖对台下“藏独”分子和动乱分子说,“我们在这次会议中应该寻找共同点,我期待着听到会议讨论的结果”。这两拨人果然形成达赖期待的“共同点”,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宣称的‘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与历史事实不符”,“当代西藏问题的根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西藏实施的专制统治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动乱分子意犹未尽,进一步宣称,“成立协会的目的就是把一般性的互相同情和支援,从反抗共产党压迫的角度进行正式合作。”11月1日,一群“汉藏友好协会”分子到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前滋事,叫嚣“联合抗议意味着团结对付中共专制这一共同敌人,只要我们联合起来,就能吸引全世界对我们命运的关注”。紧接着,12月2日,澳大利亚一群动乱分子对窜访到此的达赖说,“中国政府是藏人、汉人、维吾尔人、回族人的共同敌人”。12月10日,洛杉矶一批“汉藏友好协会”分子又跑到中国领事馆前闹事,叫嚣“各民族必须联合起来和共产党斗争”。达赖的钱没有白花,果然从“汉藏友好协会”那里听到他最想听到的“友好”声音,见到他最想见到的“友好”行动。

  达赖集团如此热衷于成立“汉藏友好协会”,还有更深一层用意,就是为其分裂中国的图谋寻找帮凶。众所周知,达赖迄今拒不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他的集团二号人物桑东在今年8月6日对海外动乱分子明讲,“中国政府一直要求达赖喇嘛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不能接受的。我们要求在西藏实行名副其实的自治,并不是说西藏没有‘独立的权利’”。在同海外动乱分子加紧勾结的同时,最近两年达赖多次宣称中国西藏藏南地区属于印度,今年6月4日又声称“根据‘西姆拉条约’,达旺也理所当然属于印度”。对于达赖集团分裂中国、出卖国土的种种图谋,海外动乱分子不仅泰然处之,而且为虎作伥。他们撰写文章《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炮制所谓“中华联邦宪法草案”并加紧炒作,为西藏、新疆从中国“独立”出去设计“理论”依据。在达赖集团的“鼓励”下,海外动乱分子正一步步向分裂祖国的深渊沉沦。

  “汉藏友好协会”的前途何在

  今年11月22日,达赖在印度新德里公然宣称,“50年来,我一直靠吃印度饭生活,因此我也就成为‘印度之子’”。一言既出,嗤声四起。人们问:达赖既然是“印度之子”,凭什么插手中国西藏事务,又有何资格搞什么“汉藏友好协会”?海外动乱分子投靠“汉藏友好协会”,岂不是投入了一个“印度人”的怀抱?很清楚,在达赖和海外动乱分子看来,自己是哪国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都反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都抱有分裂中国的图谋,都处于仰西方鼻息活命的共同境地。但是达赖从过去对海外动乱分子不屑一顾,到现在主动“屈尊”谋求合作,确实是一个“新气象”。动乱分子搞的形形色色的组织,早已空心化、边缘化,在海外华人社会名誉扫地,自己都承认自己“95%都是坏人”,是“扶不起来的阿斗”。达赖同他们公然结成一伙,表明“藏独事业”已经走投无路了。

  达赖为“藏独”事业忙碌了大半辈子。在一些外国势力支持下,他五十年代发动过武装叛乱,六十年代在边境进行过长期武力袭扰,八十年代制造了拉萨骚乱,又策划了去年的“3·14”暴力犯罪案件,但是这些都没能阻挡西藏在祖国大家庭中发展进步的步伐,反倒是他自己的分裂主义面目一次一次暴露,激起包括藏族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和全球华人华侨的一致愤慨和谴责。达赖发出过这样的哀叹,“从3月10日的这件事情开始,无论我到何处,后面都跟着抗议者,华人的抗议者,汉人的抗议者”。今年借台湾遭遇风灾之机窜到岛内,更引来“呛声”一片,成为不折不扣的“麻烦之旅”。但是这一切都没能让达赖罢手,现在又和几个动乱分子一起,妄图制造全球汉人、藏人一致拥戴他的假象。等待他的会是什么结果?达赖在温哥华和动乱分子联合召开的主题为“共同的前途”的会上自我解嘲地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会议,一个失败过去了,接下来,又有一个失败过去了,然后又一个……所以不能灰心”。这里可以借用毛泽东主席的话:“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汉藏友好协会”一伙的“共同的前途”。

上一篇:看达赖喇嘛和海外动乱分子的新勾结
下一篇:看达赖如何诋毁中国党和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