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益多:达赖集团是拉萨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的策划和煽动者

2016-02-14 10:39:59   来源:新华网   作者:益多

2008年3月14日,少数不法分子在西藏拉萨制造了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烧死或杀死藏汉群众18人,给当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如此严重暴力事件发生之后,达赖集团歪曲事实,把此次事件说成是“和平抗议”、是境内藏人“自发行为”,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无关。然而,大量的事实清楚地表明,拉萨打砸抢烧暴力事件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的。

  2008年3月14日,少数不法分子在西藏拉萨制造了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烧死或杀死藏汉群众18人,给当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如此严重暴力事件发生之后,达赖集团歪曲事实,把此次事件说成是“和平抗议”、是境内藏人“自发行为”,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无关。然而,大量的事实清楚地表明,拉萨打砸抢烧暴力事件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的。

  企图干扰“奥运”,实现“西藏独立”实质性突破

  达赖集团1959年武装叛乱失败逃亡后,在印度达兰萨拉建立“西藏流亡政府”,成立“西藏青年大会”(简称“藏青会”)、“西藏妇女协会”(简称“藏妇会”)等组织,长期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藏青会”、“藏妇会”是以“民间组织”面目出现的暴力活动主要实施者。“藏青会”成立于1970年,公开主张“西藏完全独立”。“藏青会”自成立起就全面进入“西藏流亡政府”,90年代更进入达赖集团权力核心。目前,“西藏流亡政府”一半以上工作人员来自“藏青会”。1992年以来历任“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人选全部来自“藏青会”,现任“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桑东就曾任“藏青会”第一届副主席。

  北京成功获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之后,达赖集团提出“决战奥运”,企图借干扰奥运会加快推进“藏独”活动。2004年12月,达赖集团“2008自由西藏运动”工作部主席罗登朗林表示,“全世界都会密切关注中国,这就给了我们一个给中国施加政治压力的独特机会”。2008年2月7日,达赖集团伪议长噶玛群佩称,“要利用中国举办2008奥运会的机会,展开各种活动,迫使中国政府在2008年或者未来两年内解决西藏问题”。3月10日,“藏青会”又发表声明称,“目前应紧紧抓住过去独立斗争中从未有过的重要契机,即今年的奥运会”。

  近两年,达赖集团在境内外实施了一系列针对北京奥运会的破坏活动。2007年4月,达赖集团“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在珠峰大本营打出抵制奥运会的“藏独”标语。2007年5月,达赖集团宣布将于2008年5月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西藏奥运会”,并成立了所谓的“西藏奥运会组委会”。同时,达赖集团“国际支持西藏网络”还成立了一个由境外藏人组成的“运动队”,要求国际奥委会准许他们“代表西藏参加奥运会”。“藏青会”还决定于2008年4月开展从达兰萨拉到新德里的“死亡火炬”传递活动。

  达赖集团“西藏独立运动”负责人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国际社会敦促中国政府改善人权,与达赖喇嘛开展对话,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重要时机,各地藏人都应投入战斗。”2008年1月,在印度哲蚌寺洛色林扎仓“开光”期间,达赖集团向出境僧人宣讲“喇嘛上街”的政治意义。数十名喇嘛在达赖像前宣誓回国后用“上街”方式“反抗中国政府的现行对藏政策”。 
 
  公开宣扬暴力,策划“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

  早在2003年7月3日,“藏青会”前主席格桑平措在达兰萨拉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扬言“只要是为了我们的事业,我们是不惜使用任何手段,无论是暴力还是非暴力”,还计划对其成员进行为期6个月游击战训练。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公开说:“只有武力,才能迫使中国人离开西藏”,“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2006年11月14日,达赖一位亲信人物在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发表讲话说:“只需要少数几个绝望的个人和团体,就会造成大规模的不稳定。”

  近年来,“藏青会”连续举办包括“爆破技术培训班”在内的各种培训班。2007年1月,达赖集团“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在北美举行了第八届“解放西藏行动营”,自称已经培训了450名活动骨干。

  2008年1月4日,“藏青会”、“藏妇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西藏国家民主党”和“九·十·三运动”等五个组织正式宣布实施“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称这一运动将是“西藏自由斗争史上的伟大转折点”,并组成了以“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为首的临时筹备小组,负责进行全面的协调以及资金的筹集。活动主要分为四个阶段:一是制造舆论、招募人员阶段;二是行动阶段,从3月10日开始,挑起各种事端;三是联动阶段,主要是举行全球性的抗议活动;四是在境内藏区肇事阶段,直接在我国境内尤其是境内藏区以各种手段采取行动。

  2月15日-17日,“藏青会”等五个组织联合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培训班,对“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负责人进行培训。2月21日至26日,达赖集团在达兰萨拉举行了“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人员招募活动。

  2月27日,达赖集团“九·十·三运动”还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紧急申请资金,作为“活动家们应对危险时期的资金”。根据该基金会自身公布的数据,2002年━2006年该基金会向达赖集团提供了135.77万美元的专项资金援助。其中,2006年,向“藏妇会”、“九·十·三运动”等组织提供了8.5万美元资金。

  达赖集团专门对今年2月前后偷渡出境的300多名藏人的情况进行分析研究,为他们冲闯边境关卡或秘密潜入境内做准备。

  3月10日,达赖集团精心挑选出的101名核心成员正式从达兰萨拉出发,发起“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

  一手制造和扩大拉萨打砸抢烧暴力事件

  3月10日是达赖集团所谓的“西藏起义抗暴纪念日”。1959年的这一天,达赖集团在拉萨发动全面的武装叛乱,打砸抢烧,无恶不作,叛乱分子杀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委员、堪穷(四名僧官)帕巴拉·索朗降措,并将他鞭马拖尸“示众”达两公里,惨不忍睹。对达赖集团而言,3月10日本身就是一个呼唤暴力的日子。

  今年3月10日,达赖集团照例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纪念“西藏抗暴起义49周年”活动。达赖称中国政府“过去几年对境内藏人的镇压更是变本加厉”,“造成人权横遭践踏,宗教信仰自由被限制”,“对境内西藏人民的赤诚、勇气和决心由衷地表示赞赏”。

  在达赖集团的煽动下,今年3月10日下午,西藏拉萨哲蚌寺约300名僧人无视国家有关法律及寺庙有关管理制度,企图进入拉萨市区制造事端。此后几天,拉萨市又有部分僧人多次企图上街滋事,蓄意激化矛盾。由于政府工作人员坚持文明执法,不法僧人始终难以扩大事态。在这种情况下,暴力出现了。3月14日,一些暴徒开始在拉萨制造了打砸抢烧暴力活动。

  事件发生之后,达赖集团紧急召开内部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扩大此次“革命成果”。会议要求以黄教寺庙为主,境内100名喇嘛以上的寺庙都要上街游行,带动藏人共同参与抗议活动,在各藏区分期分批发动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桑东在会上称,务必要利用当前境内藏区千载难逢的机会,推动“西藏事业”实现实质性进展,确保实现“达赖回国”、“三区高度自治”、“废除《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等目标。

  3月14日,达赖集团召开会议,决定由“西藏流亡政府财政部”负责调集资金,为“与中国政府的决战提供足够的经费支持”。

  达赖集团“藏青会”、“藏妇会”、“九·十·三运动”、“四水六岗”等紧急调动力量,深入到印度、尼泊尔藏人聚居区,动员流亡藏人通过电话、互联网等方式尽快与国内藏区的亲戚、朋友取得联系,“以达赖喇嘛的名义”鼓动境内藏区群众响应拉萨的抗议活动,“勇敢地走上街头”。

  3月20日,“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在达兰萨拉召开的会议上,声称“暴力活动基本达到了唤醒国内藏区反抗意识、引发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高度关注的预期效果,但反抗活动不会停止,此次活动只是今年反抗活动的序曲。”

  拉萨暴力事件中某犯罪嫌疑人供认,是“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让我向境内寺庙和社会散发‘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宣传材料”,“3月14日的打砸抢烧暴力事件与那边流亡政府安全部的鼓动宣传有关”,“为了安全,(达赖集团)要求我不要直接参加那些游行之类的活动,在幕后鼓动就行了”。该犯罪嫌疑人还表示忏悔,“打砸抢烧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和平示威”,“这次3月14日发生的事情绝不是人干的事”,“如果想走非暴力中间道路,就不应该发生打砸抢烧这样严重的暴力事件”。 

  达赖集团无法脱离与暴力活动的干系

  拉萨事件后,在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和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少数不法喇嘛和社会上不法分子也进行了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同时,达赖集团还将暴力活动延伸到境外,组织人员接连暴力冲击我驻美国、英国、法国、印度等十多个使领馆。“藏独”分子焚烧中国国旗、推翻使领馆围墙、冲入使领馆内破坏设施,对我驻外机构人员与财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达赖集团蓄意对暴力真相进行歪曲。3月14日,达赖通过其私人秘书处发表声明,将拉萨出现的暴力事件美化为“和平抗议”。同日,“西藏流亡政府”也发表一份声明,将拉萨暴力事件称之为是“藏人表达对中国政策不满的和平示威活动”。3月16日,在回答英国广播公司“如果你让那些示威者完全停下来,他们会听你的话吗”时,达赖进一步煽动称“不会要求他们停下来,因为很多要求是来自西藏人民的,我尊重他们的意愿”。

  中国政府公布拉萨不法分子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真相后,国际上一些与达赖关系密切的人“提醒”达赖,此事将对其“非暴力形象”造成不利影响,有的甚至直接指出,达赖前番的“三不原则”表态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劝其改变态度。达赖又改换了面孔,3月18日,他在记者会上称,“暴力活动是不对的,我们不应培养反华情绪”,“如果事态失控,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完全引退”。国际社会马上就有明眼人指出,达赖的此番讲话实际上等于承认了达赖集团应对拉萨出现的暴力活动负责。

  当达赖急于摆脱他与“暴力事件”的关系时,他的集团却正加紧进行进一步暴力活动的准备。3月15日,“藏青会”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中执委会议,一致通过“立即组建游击队秘密入境开展武装斗争”的决议。“藏青会”还就人员、资金、武器购置等制定初步计划,并拟从事前勘查过的中尼边境偷渡路线秘密潜入境内。“藏青会”的头目称,为了彻底胜利,我们已经准备好至少再牺牲100名藏人。

  49年前,达赖集团为了维护腐朽没落的封建农奴制度,打着民族、宗教的旗号,发动全面武装叛乱,遭到彻底失败。49年后,达赖集团企图利用北京举办奥运会的机会,以民族、宗教为幌子,以暴力事件搞乱藏区,取得“藏独事业”的突破。但是,达赖集团策划和煽动的暴力活动,不得人心,遭到包括藏族人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一致反对,也遭到了国际上持公正客观态度人们的谴责。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新华社署名文章:看达赖集团的政教合一专制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