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26日 星期一


  • ·西藏 第二故乡

    “解放西藏,长期建藏,边疆为家,献了青春献子孙,西藏成了第二故乡。”陈钦甫老人在他的《进藏之路记忆片段》中这样写道。

  • ·项谦归降:党的民族政策的成功实践

    项谦的真诚归降,不仅使昂拉地区安定下来,而且对其他少数民族头领和少数民族群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 ·山南探寻松赞干布的形迹

    藏王去世后回到家乡埋葬,以示不忘故土。史书记载,琼结的藏王墓群应该有21座,现在明显可见的有11座,藏王墓的外观形状有两种,一种是方形平顶,一种是梯形平顶,松赞干布墓是其中最大也是最完整的一座。

  • ·清朝优崇藏传佛教:系牢国家统一的心理纽带

    清朝入主中原后,清世祖顺治帝特派人到西藏问候五世达赖和四世班禅,在西藏各大寺熬茶、放布施,并邀请五世达赖和四世班禅到北京与皇帝会晤,希望以此加强刚刚入主中原的统治者与西藏地方政教领袖的关系。顺治帝册封五世达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标志着达赖喇嘛的封号及达赖喇嘛作为西藏的宗教领袖地位正式被清朝中央政府确定,其后的历世达赖喇嘛都经过了中央政府册封。自此清朝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教势力的领属关系更为明确。

  • ·第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清帝趣闻

    顺治元年(1644年),清王朝入主中原不久,顺治帝就以“敦请”的形式召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进京,并“遣使偕喇嘛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图往迎达赖喇嘛”。但是,直到顺治九年(1652年),第五世达赖喇嘛才进京朝觐。为什么中间拖延了8年之久?

  • ·藏传佛教如何传入元代蒙古

    汉文文献中记载的元代蒙古宫廷修习藏传密教秘史对后世中西方色情化藏传密教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与此同时,藏传佛教于元代中国传播的历史则湮没无闻。要还原这一段长期被人误解的历史的真实面貌,我们至少要对《庚申外史》中提到的那些常为后人诟病和渲染的故事做出符合历史和宗教之实相的解释。

  • ·汶川有座“辫子坟”纪念藏族远征军

    1840年6月,中英鸦片战争爆发。由于清军的武器与英国军队相差甚远,再加上几十年的太平盛世,缺乏实战的洗礼,尽管清军官兵作战英勇,仍无法阻挡英军的进攻。战争开始后不久,英军一路北上,先后攻陷了舟山、宁波、定海等地,随后又占据了吴淞,逼近南京城,清朝南北交通命脉———京杭大运河面临着被切断的危险。情急之下,清政府只得从全国各地调集兵马,仓促应战。1840年底,清政府的调兵令传到了远离前线的藏族聚居区———四川嘉绒(今阿坝州)汶川县三江乡土司索衍的手中。面对国家危难,索衍当即决定,派瓦寺土司守备哈克里,会同大金土司阿木穰等人,率藏军开赴东南沿海,协助清军保家卫国。

  • ·藏传佛教60年

    藏传佛教是西藏大多数群众信奉的宗教,是西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西藏和平解放以来,我国政府高度重视并充分尊重西藏各族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民族风俗习惯。从和平解放前后、民主改革以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几个阶段宗教政策在西藏的贯彻实施,可以看出党和政府在西藏的宗教政策逐渐完善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