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26日 星期一


  • ·藏传佛教瑞应寺 为保护寺院曾建喇嘛武装队

    解放战争时,瑞应寺为保护寺院安全,建立了喇嘛自卫武装队。1947年,这支喇嘛武装大队被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冀热辽军区热辽21军分区蒙汉地区队第二营,喇嘛多尔济(汉名韩廷)任营长。改编后的喇嘛营立即参加了解放北票的黑城子战斗。

  • ·“达赖”与“班禅”的称号是怎么来的

    格鲁派禁止僧人娶妻生子,故宗教领袖之位采取活佛转世的形式传承,以后逐渐形成了达赖、班禅两大活佛系统。1546年,哲蚌寺法台根登嘉措死后,寺内上层喇嘛从前藏雄龙地方找到了索南嘉措(1543-1588年),认定为前任法台的“转世灵童”。

  • ·一个“藏三代”与西藏民院有关的记忆

    长辈们都说“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他们的“老西藏精神”深深鼓励着我们这一辈人,青春如何?一生如何?我爱西藏,我爱民院。姥爷和姥姥见证了西藏公学的诞生,也经历了学校由西藏公学更名为西藏民族学院的历史时刻,而如今,西藏民族学院又要更名为西藏民族大学,将自己的一生全部奉献给西藏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的姥爷、姥姥,也将见证民院更美好的未来;已经逝去的爷爷、奶奶,他们亲历西藏和平解放,将自己最好的年华岁月奉献给了边疆的建设,奉献给了西藏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如今到了我,我以一名“藏三代”的身份,将这份感情、这种精神传承下去。历久弥新,“老西藏精神”还将继续传递。

  • ·1957年周恩来赴印度与达赖秘密谈判

    达赖对中国驻印大使潘自力说:“这次出来,自己没有拿定主见,是一大缺点。许多人要我留在印度不回去,讲了许多西康的混乱情况,自己思想也曾经发生动摇。

  • ·达赖“中间道路”与“主权换治权”的批判

    4月1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白皮书指出:“中间道路”以表面上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换取十四世达赖集团对西藏的“治权”,建立由他们控制的“半独立”政治实体。这一论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间道路”的实质。本文试图用历史文献资料来阐述“主权换治权”的历史由来及其演变。

  • ·清乾隆朝富察家族与涉藏事务

    清朝历来重视涉藏事务的处理。在此过程中,驻藏大臣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其选任受到清朝统治者的特别重视。据《清史稿》、《清史列传》等史料记载,驻藏大臣多出自满蒙贵族,有些出于同一家族,如瓜尔佳氏、伊尔根觉罗氏、费莫氏等。

  • ·江孜抗英:藏族军民血洒故土捍卫国家主权

    地处喜马拉雅山脚下,位于西藏自治区南部、年楚河上游的江孜,藏语意为“胜利顶峰”。1904年,江孜军民在这里谱写了一曲反抗英国侵略、维护祖国统一的英雄篇章。其中一段发生在宗山古堡的悲壮抗英史,还被改编成电影《红河谷》。

  • ·毛泽东5封电报还原西藏解放经过

    空灵美丽的高原、英勇悲壮的进藏先遣连、虔诚执著的和谈使者,还有毛泽东以及他与5封有关西藏解放的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