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十艺节专访魔鬼导演翁国生:用生命创作《藏羚羊》
2013-10-22 13:54:36   来源:人民网   

上一张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
查看原图
  16日晚,人民网记者来到章丘市文化中心百脉剧场,探班大型现代京剧儿童剧《藏羚羊》,正赶上剧组进行舞台合成。总导演翁国生正在对现场不断“挑刺”,从舞台灯光、场景设置、演员动作,甚至小到舞台布的铺放,都严格要求,可谓是“精雕细琢”。记者就是在这种“舞台进行时”中采访了翁国生。
 
  两省合作 共同演绎《藏羚羊》神话
 
  “青海省京剧团和浙江省京剧团,一个位临祖国西部的青藏高原,一个置身神州东边的东海之滨;两团希望通过一台崭新的现代京剧儿童剧《藏羚羊》的创作,形成一个东西两大京剧院团强强联合、共整资源、优势互补、扬长避短的新型合作创作模式。”翁国生告诉记者,他们要创作一种新的京剧表现形式,在舞台上表现藏羚羊的舞蹈动作,藏羚羊的形体,但是要保留传统京剧的唱、念、做、打四种艺术手段,在传统京剧的基础上进行大胆的创新和改革。
 
  《藏羚羊》讲述的是藏族姐妹和少年与凶残的盗猎者生死搏斗,用年轻的生命保护藏羚羊的动人故事。该剧以诗化的语言、拟人化的艺术手法,探讨了人性回归以及人与自然、动物之间关系等话题。
 
  《藏羚羊》演出后受到了全国各地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的喜爱,先后在全国演出700多场。翁国生说,京剧是一种可以包罗万象的剧种,而藏羚羊和雪狼的形象则是第一次出现在京剧舞台上,并被观众承认了,也得到了专家的认可。“《藏羚羊》这部戏既赢得了市场的票房,又赢得了艺术的奖杯,更是赢得了观众的口碑。”
 
  戏比天大的“拼命三郎” 用生命创作
 
  《藏羚羊》初创之初,为了了解藏羚羊的生活习性和生存环境,“我和编剧、舞美坐30多个小时的越野车,穿越大沙漠,登上昆仑山口。”翁国生告诉记者说,他们一直到登上海拔5000多米的昆仑山顶藏羚羊的栖息地——可可西里,一直登到雪山之上,和藏羚羊生活在一起。以此了解藏羚羊的形状和习惯,把积累的素材全部记录下来,然后创作出这种舞台上藏羚羊美丽的形象。
 
  “《藏羚羊》的创作是非常艰苦的,这个戏是完全没有可以拿来借鉴的蓝本,全靠重新创作,所以创作难度很大。”而前期的采风、考察是非常重要的,他们爬了很远的山路,来来回回跑青藏高原十几趟,作品熔铸了两个团演出人员的极大心血。
 
  翁国生给记者讲述了当时的两个小故事。由于可可西里海拔高,并且到处充满了危险,他作为内陆人极不适应,每天都要背着氧气袋,尽管这样由于氧气稀少,他一直在不停的流鼻血,但为了剧本创作,他必须坚持下去,就偷偷地隐瞒了,一直到后来被人发现了,大家才知道他在流鼻血。大家劝他回去,但是他却一句“习惯就好了”敷衍了事,为此大家都叫他戏比天大的“拼命三郎”。
 
  还有一次,为了在舞台上形象的展示雪崩的情景,翁国生去昆仑上的冰床考察,结果在他专心琢磨雪崩的舞台场景时,一脚踩空,差点滑落到冰川下边去。翁国生表示,尽管《藏羚羊》的创作充满 艰辛,但是收获非常大。
 
  “通过藏羚羊把两个剧团、把两地的京剧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通过藏羚羊使我们的京剧舞台上出现了让大家耳目一新的一个剧目。她充满了一种地域感,充满了一种少数民族的风情感,充满了一种时尚感,又洋溢着国粹艺术的一种本体的民族感。”
 
  “小羊”经常被骂 魔鬼导演也有动情时
 
  “这些动作演员之前都没有接触过,2007年开拍之前我带他们到青海集训半个月,然后到了杭州又集训了半个月。”翁国生说,只有不断地对演员们训练,才能让他们从中找到灵感,找到表演的感觉。演员们不仅要学习京剧比较难的身段和武功,还要学习现代舞,必须把藏羚羊的舞蹈动作和京剧的身段武功结合在一起,所以才能看到今天舞台上雪狼的灵性,藏羚羊的可爱。
 
  “ 排练中几个演小羊的经常被骂哭,我一遍遍的纠正他们的动作,不断纠正他们的形体,不满意再重新来。”由于翁国生对演员太苛刻,“小羊”和“雪狼”在背后都叫“魔鬼导演”。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看到的舞台希望是一副很完美的油画。我必须一笔一笔把油画画完美了,完美的代价就是付出汗水,甚至付出献血。”《藏羚羊》剧组在在宁夏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比赛的时候,在舞台上,因为演员在排练中一遍遍的练习太累,在空中翻跟头时撞在了一起,其中一个演员当时就摔晕过去。“这是我给演员排练以来第一次因为演员受伤而感动落泪。看到孩子们为此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心里非常过意不去,对自己的凶悍有一点内疚。”但是,也只有这种高要求,这种凶悍,这种严格,才有了《藏羚羊》一步步走到今天的辉煌。
 
  再接再厉 再创辉煌
 
  “《藏羚羊》的足迹踏遍了全国各地,我相信这个戏将来会成为京剧界一个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代表性的剧目。她与众不同,她给人人文主题的感觉,她唯美的舞台样式,都跟以往你所看到的京剧是不一样的。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京剧,是当代年轻人喜爱看的京剧,是能把年轻观众一个小时40分钟牢牢的抓住看完的京剧。”
 
  翁国生透露,他们两个剧团下一个合作的目标是藏族京剧题材的剧目《智美更登》,八大著名的藏戏之一。他们计划今年下半年全力进行创作,明年就要和观众见面,并在浙江和青海同时上演,同时参加明年的第七届中国京剧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