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0日 星期五


澎波河谷的“精灵”

2017-03-09 09:23:22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刘枫 格桑伦珠

“在那云兴霞蔚的瑶池胜境,一只白羽仙鹤飞临蟠桃园,不禁徘徊难去,偷尝一颗,西王母发现后,雷霆大怒,将其贬落到凡间的雪域高原。在凡间,为果腹充饥,仙鹤以藏民青稞为食,不料却致藏民缺粮,善良的藏民不愿赶跑仙鹤,只得请求它们不要再吃青稞,仙鹤为藏民心意所动,便不再以青稞为食,藏民感恩,以自己的头发织成围脖相赠,仙鹤从此便有了一条黑颈,并留恋人间,不再返回瑶池 ”

斑头雁结伴飞过天空。

夕阳下,一对黑颈鹤划过水面。



两只黑颈鹤张开双翼,正要从青稞田中飞翔。

翩翩飞舞的黑颈鹤。

记者驻足观望飞翔的黑颈鹤。

一对黑颈鹤正在悠闲地散步。

  “在那云兴霞蔚的瑶池胜境,一只白羽仙鹤飞临蟠桃园,不禁徘徊难去,偷尝一颗,西王母发现后,雷霆大怒,将其贬落到凡间的雪域高原。在凡间,为果腹充饥,仙鹤以藏民青稞为食,不料却致藏民缺粮,善良的藏民不愿赶跑仙鹤,只得请求它们不要再吃青稞,仙鹤为藏民心意所动,便不再以青稞为食,藏民感恩,以自己的头发织成围脖相赠,仙鹤从此便有了一条黑颈,并留恋人间,不再返回瑶池.......”

  这就是黑颈鹤的故事。

  在雪域高原,“低头乍恐丹砂落,晒翅常疑白雪消”的黑颈鹤,藏语称“冲冲”,被视为吉祥的神鸟,也是全球15种鹤类涉禽中唯一生活在高原的种类。

  据中科院黑颈鹤研究专家的实地考察,中国的黑颈鹤大致有三大地理种群,每年秋去春来,它们都会沿着相对固定的三条线路分别徙往云贵交界的草海、大山包一带,滇西北的横断山区一带,以及西藏的“一江两河”(雅鲁藏布江、拉萨河、年楚河)一带越冬栖息。

  来到拉萨越冬的黑颈鹤是西线种群,也是迁徙之路最为凶险的一类种群。

  它们生活的地方海拔最高,条件最恶劣,每年都要从新疆东南部、青海南部和藏北的羌塘草原飞越异常危险的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才能到达越冬地。一路上雪岭逶迤、罡风凛冽,动辄就可能让这一羽族精灵损兵折将。

  然而,每一只到达拉萨的黑颈鹤都是值得人们钦佩的勇士。

  就在前不久,林周县澎波河谷的一片青稞田里,记者有幸与这群勇士结了缘。

  当时,同伴正驱车路过一片青稞田,却忽然刹车,指着前方一片水田交接的地方喊道:“快看,好大一群黑颈鹤!”

  我那时正坐在车内打盹,听到同伴的声音,立时困意全消,赶紧打开玻璃窗,探头向外张望。

  前方一群黑颈鹤正长鸣着从田里腾空而起,曼妙轻盈似御风的舞者,长颈宽翼冲高天,雪中黑玉不染尘,我不禁心里一颤,竟有些许感动。

  这是我与黑颈鹤的第一次邂逅。

  车内,同伴无言,我们只顾痴痴地看着它们优雅地飞向远方,隐没在一片水泊之中。

  初春的林周县澎波河谷,强劲的大风掠过田野,寒意依旧逼人。我们下了车,蹑手蹑脚地向青稞田深处的一片湿地走去,手中端着相机,想要寻找到另一群黑颈鹤,并捕捉到它们飞过镜头时的一瞥惊鸿。

  期待总是有回报的。走近那片湿地,我们发现,这里才是黑颈鹤自由舞动的天堂。

  一大群黑颈鹤或闲庭信步,或引吭高歌,或舒翅展尾,或伫立凝望,从容淡定,却又不失高雅端庄。

  同伴和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也不要靠的太近,实则是不敢高声语,恐惊“水中仙”。

  在这一片自由的天堂里,黑颈鹤并不是唯一的住客,它还有邻居,那是一支有上千只赤麻鸭和斑头雁组成的鸟群,它们正在水中嬉戏觅食。

  不知怎么,忽而一声鸣唱,似头雁的召唤,这支巨大的鸟群便争先恐后,群起而飞,原本水中密密麻麻的赤麻鸭和斑头雁竟无一只停留在水面上,而天空中却已然遮天蔽日,铺就了一张大鸟的巨网,并幽歌不绝。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

  鸭雁惊飞,唯有黑颈鹤们仍然淡定地在水边梳理着羽毛,似气度非凡、品格孤高的雅士。

  回来的路上,拜访一户藏族农家,他们年年冬天听着黑颈鹤的叫声,看着黑颈鹤从屋顶飞过,早已习惯了它们在身边的日子。

  主人平措说:“每年到了3、4月春暖花开时,黑颈鹤们就会飞回北方,那时,我们总是会很想念它们。”(图片均由格桑伦珠 刘枫 摄)

 

上一篇:玛旁雍错——不可战胜之湖
下一篇:桃花的海洋——藏东林芝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