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0日 星期五


超美!与世无争的香格里拉 看尽“西藏”人生一景

2017-02-14 10:33:31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谢忠道

香格里拉一名来自英国作家James Hilton出版于1933年的知名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描述的是一个在西藏与世无争的乌托邦。我和许多人一样对这名字地方产生许多美丽浪漫的想象。我抵达的机场就叫迪庆─香格里拉。来机场接我的是边滇师傅─一个晒得皮黑肉深,会不自禁地哼着歌儿,戴墨镜和西部帽,比我还爱用手机拍照的藏胞,我的私人导游兼司机管家。

  香格里拉一名来自英国作家James Hilton出版于1933年的知名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描述的是一个在西藏与世无争的乌托邦。我和许多人一样对这名字地方产生许多美丽浪漫的想象。我抵达的机场就叫迪庆─香格里拉。来机场接我的是边滇师傅─一个晒得皮黑肉深,会不自禁地哼着歌儿,戴墨镜和西部帽,比我还爱用手机拍照的藏胞,我的私人导游兼司机管家。
 

 
手绘唐卡。唐卡是藏族文化中最精致细腻的艺术品,一幅画往往耗尽数年的工夫。 图/谢忠道
 
  松赞绿谷 蓝天纯净 心更幽静
 
  到达松赞绿谷─我的第一个旅馆前─车子经过有小布达拉宫之称的葛丹松赞林寺,黄昏的琥珀金光正照在寺庙雄伟的漆金屋顶上,衬得海拔3300公尺高山的蓝天更纯净剔透。松赞绿谷是一栋藏式结构的土木小楼。进屋内要换上一双棉布软底的功夫鞋,走在亮得光滑鉴人的地板上,让人有入境近俗之感。11月秋初,阳光渐弱的户外已经微寒沁凉,屋内却暖烘烘,房间用传统木质家具布置,舒适古朴,极有品味与质感。这里幽静得彷佛随时可以入禅打坐。晚餐主食是西藏牦牛肉火锅,汤靓味纯,意外地竟然有葡萄酒,名为香格里拉。白酒是chardonnay,红酒是赤霞珠,是过去法国传教士在此设修院传下的,当然要尝尝!滋味清爽可口。
 

图/谢忠道提供
 
  第二天用过酥油茶、牦牛奶酪和大饼,边滇说载我去做个黑陶罐子。黑陶做成的茶壶,烧锅是滇川藏常见的生活器具。边滇说:黑陶锅煮出来的鸡汤啊,那真是好喝!轰动一时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里第一道菜尼西土锅鸡用的就是尼西黑陶锅。据说黑陶历史已两千多年,尼西乡汤堆村是制陶重镇。已逝的孙诺七林是近代制陶大师,我是跟随他的儿子洛桑恩主做的。设备与制作非常简易:在一块盘子大小的旋转台上,将红色陶土拉出陶罐型状,然后用木板将罐壁和罐缘轻轻敲打,札实成型。看似简单,实则不易,最后还是让大师来帮我”善后”。
 
  松赞奔子栏 林间漫步 秋意无限
 
  奔子栏在山谷里,边滇告诉我,奔子栏在藏语里是8个村子的意思,因为这里进山里去有8个村落,但是汉人来用汉语音译,改叫成“奔子栏”了。酒店仍是传统藏式房屋,外面有爬藤阳台,有猫晒在太阳下,蜜蜂在优闲的空气里嗡嗡飞着。午后安排健走原始森林。海拔1900的森林植被荫绿碧翠,秀直紧密,雪融而下的溪水淙淙,丛林小树也已转黄,透出秋意。有灌木枝干像红色蟹爪蛮张,连叶片都是点点斑红,醒眼夺目,有个雅致的名字叫峨嵋蔷薇。偶有像蚕丝或蛛丝的植物缠垂枝头,暗处里看来有点阴森可怖。边滇说:“它的名字可好听了,叫长相思,我们藏人采松茸就用这个包裹,保湿也保鲜。”
 
  晚餐是炖土鸡、烤辣椒、西红柿炒节瓜、糖醋排骨与面疙瘩,搭就一罐青稞啤酒。几餐吃下来,我颇欣赏酒店安排的轻简食物,家常,新鲜,清淡,都是自家园子里种出来的蔬菜,倒是啤酒味道淡了点。边滇说:许多藏人有酗酒的问题,政府要求酒精浓度降低,从过去的10多度降到现在的3-5度。
 

图/谢忠道提供
 
  长江源头 滔滔东流 五体投地
 
  隔天从奔子栏前往梅里雪山的路上,经过“金沙江大湾”。长江源头之一的金沙江在此转了个马蹄铁型的大弯,周围高岭险峻,谷低深壑,落差可达两三千公尺,颇为壮观。长江大水滔滔,从此东流穿越整个中国,再不回头。这一天重点是噶丹东竹林寺。建于清康熙6年,文革时遭到破坏,现在是1985年重建的。边滇是虔诚的藏人,跟我解释寺内的佛像,度母像,也教我藏人的五体投地跪拜:先双手合十,然后依次举到头,嘴,胸前,接着双手向前,膝盖着地,最后全身贴地,额头点地。所谓五体是:头,两肘与两膝,是对礼敬对象最大的敬意。成语“五体投地”即此而来。
 

东竹林寺的僧人在院内晒太阳聊天,等候诵经。 图/谢忠道
 
  离开东竹林寺,车子一路爬升到本区最高峰,石柱上用鲜丽的颜色标示着4292(公尺),藏人在此挂着五彩经幡、堆砌石堆祈福。百岳群山在纯净的蓝天下,山线清晰。再往前不久,雄伟得散发出神圣气息的梅里雪山就出现了。
 

藏人常常在山峰处挂印着经文的经幡,风吹经幡如同诵经一遍,,是为祈福。 图/谢忠道
 
  松赞梅里 金山日照 剎那永恒
 
  这里最重要的景观是日出时分的金山日照。边滇说:这得看你的福气,有客人住了一个礼拜都没看到。隔天清早六点半,边滇就把我叫醒:今日无云,我们去欣赏全景的金山日照!开了15分钟,找到定点,我们两个像雕像盯着梅里雪山。零下七八度的山谷不时吹来刺骨寒风。谷底是几十户的小村落,白墙灰瓦呼应着背景远山的灰山白雪,鸡啼声此起彼落。那一刻我忽然了解“香格里拉”四个字在这样与世无争的环境里的意义。
 

位于谷底的小村庄,与世无争的宁静自成香格里拉。 图/谢忠道
 
  天空渐渐白了,山峰上的白雪像是点亮的灯,开始发亮,白亮到冷炙时忽然转成金光,像是被贴了金箔似的,光芒四射,静谧而神圣。为了这一剎那,一路的颠簸都值得了。边滇看到金山日照比我还兴奋,我看了他的照片,同样的村落与群山照片,我的刻意避开一排挂着经幡,我觉得破坏画面,边滇却是一定要将经幡入镜,因为:那是藏人祈福之心。
 
  早餐后健走白马雪山,开车到一个入山哑口,开始健行。走进去经过三个放牧牦牛的海子。穿过阴森树林,结冰溪流,遍野杜鹃,柏松与荆棘蔷薇,枯枝参天,怪石磊磊,一路走去,一步一景,美不胜收。我连连赞叹,边滇还说:“唉呀,你来得不是时候,五六月满山杜鹃遍开,那才是美啊~~” 来回近8小时,却让我欣赏到此生最美的景色。
 

白马雪山是藏人心中的圣山。白马(Benma)在藏语中是莲花之意,据说空中看雪山是莲花开放的型状。 图/谢忠道
 
  松赞林寺 生死对望 蓦然一惊
 
  从梅里折回松赞林寺,经过纳帕海。那是一个群山环绕的大湖,云山的倒影和水中五彩藻类,美得令人屏息。在我赞叹之际,边滇告诉我,“纳帕海其实是个牧场,雨季时积水成湖,干水期则是肥美的天然牧场。现在为了观光,汉人政府将湖的泄口堵住,变成一个大湖。”但是从此数万头牦牛与无数藏人却再也无法保有传统的生活方式了……”
 
  回到松赞林寺,我的香格里拉之旅的起点与终点。边滇带我去看附近一的天葬台。天葬是藏族人的殡葬仪式,由僧人将大体处理让附近的秃鸠食净,表现其独有的生死观。天葬台隔着拉姆央措湖与松赞林寺对望。黄昏时分,我又再度看到松赞林寺屋顶的金光。佛寺与天葬台,生死对望,想是我旅途人生里的蓦然一景吧。
 

葛丹松赞林寺。有小布达拉宫之称,在藏族佛寺中有相当崇高的地位。

上一篇: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天堑变通途 这些回忆都成了绝版
下一篇:甘肃天祝的天堂寺晒佛节,看完之后我整个人好像都明净了!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