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1日 星期五


首页 > 读书 > 书讯 > 正文

嘉绒藏族历史文化丛书出版发行

2017-12-01 13:45:25   来源:阿坝日报    

由阿坝州藏族历史文化古籍研究协会编辑的《嘉绒藏族历史文化丛书》,最近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丛书属于资料集,从国内公开出版发行的藏文书籍和民间收藏的藏文古籍中,收集涉及嘉绒历史和文化的内容,进行整理后翻译成汉文,以藏汉两文对照的形式予以编辑的。

 
  由阿坝州藏族历史文化古籍研究协会编辑的《嘉绒藏族历史文化丛书》,最近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
 
  该丛书属于资料集,从国内公开出版发行的藏文书籍和民间收藏的藏文古籍中,收集涉及嘉绒历史和文化的内容,进行整理后翻译成汉文,以藏汉两文对照的形式予以编辑的。
 
  A
 
  这项工作起始于2005年,由当时担任阿坝州政协主席的杨海青先生倡导,阿坝州藏族历史文化古籍研究协会接受任务,聘请昔扎、新甲旦真为顾问,杨海青和赞拉·阿旺措成任主编,泽旺、丹增金巴、兰卡次成任副主编,成立了由15人组成的编委会,20余人参与了资料收集整理、翻译、校对、校审等工作,并于2017年完成,历时12年。
 
  该丛书属于资料集,从国内公开出版发行的藏文书籍和民间收藏的藏文古籍中,收集涉及嘉绒历史和文化的内容,进行整理后翻译成汉文,以藏汉两文对照的形式予以编辑。
 
  这套丛书共有十本,第1本至第3本为《嘉绒地区历史》,其中第2本为宗教部分;第4本为《嘉绒地区圣地和寺院》;第5本至第7本为《嘉绒地区名人》;第8本为《嘉绒地区历算》;第9本为《嘉绒地区风情》;第10本为《嘉绒地区杰布和文书档案》。
 
  这10本书,都是资料摘录,字数达296万5千余字。这些资料是从204本国内公开出版的藏汉文史籍和民间珍藏的藏文古籍中,将凡是涉及嘉绒方面的内容摘抄下来的一个总汇。每一篇摘录稿都进行了翻译,藏汉文对照的文本可以方便更多的读者阅读。摘录的藏文资料中,有一部分属于民间珍藏的古籍第一次公开出版,这部分尤为珍贵。其中,金川昌都寺新甲旦真活佛珍藏的《琼部王室世系明镜》、松潘山巴寺珍藏的《苯教智慧般若十万颂目录明灯》、杨海青先生珍藏的《雍仲苯教预言藏——世间续实录大全教法起源》等,填补了藏族历史学方面的一些空白,回答了过去很难回答的一些问题。
 
  B
 
  将丛书各本的内容,讲得稍微具体一点来话,大概是这样:
 
  一、嘉绒这个地区,历史非常悠久,从各种历史纸面资料和考古资料证明,嘉绒这个地区远在公元5000年至55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就有人类活动。
 
  二、嘉绒这个地方的土著人就是藏族祖先四大氏族之一的色氏族中的扎氏族。后来,象雄王国时期的琼氏族,有一部分人迁徙到嘉绒地区;吐蕃时期的早期,藏族祖先四大氏族之一的冬氏族,有一部分人从藏东北即今甘肃青海一带迁徙到嘉绒地区;吐蕃时期的中期,又有不少驻扎在嘉绒一带的吐蕃军人留居下来,以上各氏族的融合,逐渐形成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嘉绒藏族。
 
  三、反映了嘉绒地区历史发展过程,特别反映了在嘉绒地区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比如乾隆两征大小金川;嘉绒人民奔赴东南沿海和西藏边疆抗击外国侵略者,保家卫国;嘉绒藏族支援红军长征等。
 
  四、《嘉绒地区历史》的中册,专门反映了嘉绒地区的宗教史。
 
  第4本的《嘉绒地区圣地和寺院》,基本囊括了嘉绒地区较为著名和最为著名的圣地和各教派寺院。公元八世纪由毗卢遮那主持创建的松岗直波罗尔乌寺院和黑水登得德钦寺院,由于经过了一千多年的风风雨雨,现在我们无法见其原貌,但在这本资料集中,这两个寺院建筑的原貌,记载得十分详细。这类的例子还比较多。
 
  嘉绒地区人杰地灵,自古以来名人辈出,所以,《嘉绒地区名人》资料集就有了上中下三册。这部资料集中所涉及的名人,有政界领袖、宗教界高僧大德、文化界巨匠、民间涌现出来的为保家卫国英勇献身的英雄。
 
  《嘉绒地区历算》这部资料集中,收入了嘉绒地区发现的十七本历算方面的藏文古籍资料,都是过去未曾公开面世的稀世孤本,实属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
 
  《嘉绒地区风情》这本资料集,包含的内容比较多,也都很珍贵。尤其涉及研究嘉绒藏族方言、嘉绒藏族风俗、锅庄歌词、民歌歌曲以及古老民间故事等方面的资料,其珍贵程度更胜一筹。若我们现在不趁老一辈专家学者健在时及时抢救,这样的资料收集,今后就很难再有弥补的机会了。
 
  《嘉绒地区杰布和文书档案》这本资料集,正如书名所说的那样,包含了两个内容,即嘉绒地区杰布和杰布的文书档案。有关前者的内容,反映了嘉绒地区自古以来的杰布和明清以来土司的来龙去脉,深层次地反映了嘉绒地区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制度。有关后者的内容,则直接地反映了嘉绒地区司法制度,间接地反映了这一地区各个时期的生产力水平以及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状况。
 
  C
 
  这套丛书的价值在于,里面所收集的资料填补了藏族历史学方面的不少空白,回答了过去很难回答的不少问题。仅举其中一个列子,便可管中窥豹。这套丛书收集的资料所回答的问题中,就有嘉绒藏族传统文化与古象雄文化之间具有一致性的问题。
 
  看了这套丛书中的资料后我们才发现,远古的象雄文化与今天在嘉绒地区传承的传统文化,他们之间可以说是血脉相连,气息相通,具有很大程度的一致性。
 
  从地域方面看,古象雄分上、中、下三部分,也有说成里、中、外三部分的,嘉绒属于下象雄或叫外象雄范围。
 
  从氏族方面看,藏族最初的四大氏族为色、穆、东、冬,其中的“色”氏族又繁衍了“扎”氏族和“琼”氏族,所以有“色、琼、扎是一家人”之说,嘉绒先民的主要部分都出自扎氏族。“琼”氏族主要分布在以琼鸟为图腾的象雄本部,这一氏族本来就是扎氏族,他们信奉琼鸟,拜之为图腾,因此被称为琼氏族。分布在象雄本部的琼氏族和居住在嘉绒之地的扎氏族,其实都出自同一个氏族。
 
  从信仰方面看,古象雄国无论上、中、下部都信仰苯教。当时象雄下部地区的嘉莫察瓦绒也信仰苯教。
 
  由于同种同族,同一个信仰,于是,位于西部冈底斯山周围的象雄本部与属于下部象雄或叫外部象雄的东部嘉莫察瓦绒之间,不以距离遥远为障碍,交往之流源远流长。交往以象雄本部开发嘉绒边疆为其开端。
 
  象雄王尺乌围,下令象雄达若地区登德夏日坚王和勒乌围夏日坚王去开发东方嘉莫绒,于是,勒乌围夏日坚王便成为齐钦(今金川)赞拉饶丹杰布世系的鼻祖。
 
  随着象雄本部派员统治嘉绒地区,象雄文化也随之带入,最为突出的是传播雍仲苯教文化。
 
  丛书所收集的资料,还从图腾、语言、舞蹈、服饰、民间手工艺、建筑、婚姻、丧葬等民风民俗方面,特别是从民族心理、性格、审美等意识形态方面,证明古象雄与今嘉绒之间的一致性。
 

上一篇:西藏首部非遗传承人口述实录出版发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