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首页 > 读书 > 书评 > 正文

阿来的藏族世界:蘑菇圈下众生相

2018-11-19 11:41:06   来源:北京晚报   

在近十年没有尝试中篇小说之后,从2014年起,藏族作家阿来先后写了《三只虫草》、《蘑菇圈》与《河上的影》,将边疆地带的众生相带到我们眼前。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优秀作家,阿来一直致力于对青藏高原的描绘刻画,在旖旎多姿的高原风景中沉淀下对人性的思考。他的中篇小说《蘑菇圈》以特定的高原物产——蘑菇作为切入点,以食物叙万物,勾勒出了在一段特定历史年代下的众生相。

\

《蘑菇圈》

阿来

长江文艺出版社

  在近十年没有尝试中篇小说之后,从2014年起,藏族作家阿来先后写了《三只虫草》、《蘑菇圈》与《河上的影》,将边疆地带的众生相带到我们眼前。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优秀作家,阿来一直致力于对青藏高原的描绘刻画,在旖旎多姿的高原风景中沉淀下对人性的思考。他的中篇小说《蘑菇圈》以特定的高原物产——蘑菇作为切入点,以食物叙万物,勾勒出了在一段特定历史年代下的众生相。

  蘑菇圈,是高原地区特有的一种自然景观,是蘑菇真菌用“孢子”繁殖后代的结果。在小说中,“蘑菇圈”因为其鲜明的特色被阿来赋予了更多内涵,他以蘑菇圈之小见人性底层的贪婪,以蘑菇圈之退见现代物欲社会铺天盖地地席卷之势。

  “蘑菇圈里有天地”。小说《蘑菇圈》讲述了藏族少女斯炯从年轻到年迈的故事,从年轻时开始,少女斯炯在深山中拥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蘑菇圈。它不仅是陪她度过孤独岁月的神秘力量,更在饥荒中成为她的救命稻草,亦是儿子胆巴升迁的重要推手。终其一生,蘑菇圈就是她谋生的摇钱树。可斯炯又不同于当代消费社会下竭泽而渔的大多数,蘑菇圈与她,在给予与索取中亦有着某种君子协定,折射着一种张弛有度的人与自然关系:她厌恶一切商业利益的植入,对过度开发更是深恶痛绝。在水荒的时候,她会给蘑菇浇水;当贩卖松茸的商人们试图用利益收买她的时候,她会本能拒绝。

  在阿来的笔下,斯炯所代表的淳朴藏地原住民们,有着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单纯天性。正如斯炯,在采摘完蘑菇之后,还要用树叶和苔藓把刚刚露头的小蘑菇掩盖起来。在他们生活的大环境中,一切风云变幻都不如饥饿年岁里悄悄放在家门前的蘑菇更为实在熨帖。在那青黄不接的年景中,斯炯对自然心怀悲悯,使得那生生不息的小小生灵真正实现了持续生长、物尽其用。

  “蘑菇圈里有爱憎”。一个蘑菇圈,连着两代人——少女斯炯与工作组长刘元萱被刻意掩盖的过去,和斯炯儿子胆巴与刘元萱女儿丹雅未曾点爆的火苗。前者潜伏在工作组与机村打交道的朝夕里,后者是一对兄妹未来得及展开的孽缘。比起《尘埃落定》中对情爱大胆张扬的处理,阿来在《蘑菇圈》中采取的是隐晦手法,胆巴的出生让斯炯从少女变成了阿妈,但她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怨恨,仅仅用一句“又走上我母亲的老路”,就把那段过去轻描淡写地带过。胆巴对丹雅轰轰烈烈的一阵心动,更像一条支线线索,为的是引出后面现代社会对松茸的商业化开采,展露金钱面前日渐斑驳脱落的人性。

  阿妈斯炯将对工作组组长刘元萱的“爱”看成了“洛卓”(即宿债),当成是她犯下不该犯的错误的代价,她静悄悄不骚扰他人,只是用尽自己的生命进行补偿;斯炯的“憎”是面向刘元萱的女儿丹雅,她憎恶那些对蘑菇圈疯狂采摘的行为,更看不惯这些打着发展的旗号行着买卖勾当的嘴脸。爱憎的起源,始于斯炯学会将蘑菇炖为可口的饭菜;爱憎的延续,都围绕着斯炯对蘑菇圈的倔强保护。守护蘑菇圈的少女,将个人的爱憎不断内化为个人的修行,自始至终她都期待着人心变好,最终留下守不住蘑菇圈的遗憾。

  “蘑菇圈里有众生”。与蘑菇圈相关联阿妈斯炯的命运,照见的是在消费时代来临下日渐物化的人心。这种物化,来自于传统与现代的割裂关系。工作组象征着现代社会的入侵者,他们试图用口号打破了传统机村的生活方式;少女斯炯本来错失在干部学校学习的机会,退回到机村的原始生活,成为了传统的坚守者;她的儿子胆巴,替她完成了向现代融合的使命,却将蘑菇圈丢失在母亲的殷殷盼望中。阿来在小说中反复提到了“人心”,现代与传统的冲突激烈之处,正彰显在人心上。人心的变坏是从嘲笑斯炯不肯给水桶加上盖子开始的,从那时候起“人们总是去取笑比自己更无助的人”。

  存活数十载的蘑菇圈,见证了木匠收回对斯炯的嘲笑,也见证了工作组女组长慷慨激昂下的软弱;它既注视着没有成为真和尚的法海舅舅一生荒唐,又注视着胆巴凭借着几篮子蘑菇从此飞黄腾达。男女权色,都成了在阿妈斯炯身边穿梭的过客。在丹雅们的“人心”坏下去的时候,斯炯的心地依旧如孢子那样单纯、简单。在高科技面前,手机的智能化、全新的商业理念都推着自然的平和、人的善良日渐走向消失的黑洞。到了故事的最后,人心不古,唯独留下了斯炯坚守的一股人性清流。

  在小说的结尾,阿妈斯炯说过“谁能把人变好,那才是时代真的变了”,一语道出了《蘑菇圈》中对人性的拷问。一路走到当下,少女斯炯经历了诸多人事的变迁,不曾放弃的是如蘑菇圈般“野火烧不尽”的生命韧性。

  尽管度过的岁月如斯,蓦然回首间,斯炯还是那样一个单纯的斯炯:年轻的时候,她一边给蘑菇浇水一边与鸟儿对话;年迈的时候,她夜晚不睡,坐在院子里,对月独酌。在物欲横流的消费社会面前,阿来给我们描绘出了这样一位藏族少女,她在蘑菇圈的天地中找寻到一种单纯的、永恒的力量,坚守住了内心的干净与善良。这就是“蘑菇圈”的象征意义所在,这也是蘑菇圈下众生相中最鲜明、最真诚的一张脸庞。

上一篇: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从阿来作品重新认识中国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