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首页 > 读书 > 书评 > 正文

重回灵魂故乡的浮华人生

——《北京遥望香巴拉》书评

2016-10-31 10:41:01   来源:西藏商报   点击:   

《北京遥望香巴拉》是一部身处都市的浮华人生最终重回灵魂故乡的故事。三位分别来自西藏、山西和北京的三个从大学时代起就要好的女孩儿因为不同原因寻找爱情。她们在拉萨和北京的3731公里间辗转,圣山圣湖、布达拉宫、圣城拉萨因为她们的执着而神圣和美丽。

\

  每个人或许都曾有过这样一种感受——晚风轻拂,霓虹闪烁,任凭眼前万千热闹,酒绿灯红,但自己仿佛置身这一切之外,无须闭目屏息,内心早漂泊到另一个地方,泉水静淌、秋虫晚唱,窗内透出点点烛光,亲人望到你,浅笑嫣然……

  《北京遥望香巴拉》便是这样一部身处都市的浮华人生最终重回灵魂故乡的故事。

  三位分别来自西藏、山西和北京的女孩,自大学时代起就感情甚笃,在都市中各自安身立命,寻找爱情,相互支撑,彼此慰藉。她们每个人的性格、目标和执念中,都或多或少地带着我们很多人的成长痕迹。她们在拉萨和北京的3731公里间辗转,努力为“梦想与现实”带给她们的不同命题寻找答案。

  汉族女孩王初一始终被西藏拉萨的一草一木牵引,魂萦梦系,并在两个男人的感情间取舍难断,一个是“过日子”,一个是“灵魂伴侣”;月儿自19岁起甘心与已婚人士默默相爱,在见证了挚友离世之后,终于悟到,在原本就没有结果的人生中,相爱相守的真正意义;从小在八廓街外长大的藏族姑娘卓玛,一心渴望离开拉萨,阴差阳错之后,遇到了汉族挚爱,被两种文化滋养下的生活与爱情包围……

  可以说,这是一部“纯爱”的故事。其中没有一个人是只为一己之私的负面人物。而每一份爱又都悄然而至,看上去纯粹得毫无理由。 “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一生同行,到头来却依旧是一对陌生人。而有的人只需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足足可以跨越时空,走进彼此的心。”真正的爱情难道不正是这样吗?何时起、因何生,不容细述,感动莫名。

  在如今,银幕、小说中充斥着“互撕”、“求上位”普遍语境中,《北京遥望香巴拉》看上去那么另类,纯美得有些不管不顾。没有现在都市剧中那种因何生情的冗长铺垫、包装自己的待价而沽和车房资产的“势均力敌”。每个角色都是纯正的自己,未经修饰与雕琢,闪亮着灵魂深处人性纯粹而执着的样子,这提醒我们,那正是我们最初的本来的模样。

  但我们还是能看到主人公们为灵魂寻找倚处与落点的挣扎与撕扯,那是一种漂泊之后,寻找安心之地的全情努力,那是对自己人生终极目标的重新定义。“每每伤心无助的时候,初一总是想念拉萨,想念阿妈,想念帕崩岗……初一说拉萨是她前世的故乡,八廓街上的某幢房子是她前世的家……”这种感觉,很多人都会有过。刹然之间,你会牵挂一个人,一片天,一份情怀,这种牵挂无可名状,但她维系着你的前生今世,她成为你无法释然的一部分。

  《北京遥望香巴拉》让我们意识到,身处闹市喧嚣中的年轻人,对这种精神圣域的孜孜以求并非无力。“很多人在年轻的时候都喜欢外面的世界,我们大概都一样吧。”是的,年轻人还是需要一种值得托付和坚守的信念的,需要一种融而真切的答案。所有的努力最终就是那些物化的东西吗?每个人的价值只以成败而估吗?那些能让我们保持长久快乐的元素是什么?

  记得在一个访谈类节目中,主持人揶揄称,“有些小资总喜欢去西藏洗涤心灵,您要是内心脏,去哪儿也干净不了。”且不论这番言论是否有道理,至少,有一种“寻找”是主持人未曾理解的,就是求得一种值得坚信笃定的依赖,一种值得耗尽一生而了无遗憾的付出,一种可在乱世喧嚣中独享宁静的心灵一隅。

  如此,方能进退无碍,心离烦恼,得大自在。

  西藏人总是很快乐,他们遇到再大的事情也会用善良和积极的态度面对,因为大家坚信,今生遇到幸福和苦难全部是前世注定的。就连家里进了小偷被洗劫一空,大家都不会沮丧,他们会开心地说:“前世的债,终于还清了……”

  西藏的丹增阿妈,像个识得人间疾苦的菩萨,一眼望穿所有人的心事。”在书中,种种人性的进退取舍,在阿妈的眼中,都可以理解,都值得宽恕与原谅……

  是的,《北京遥望香巴拉》就这样讲述着一个个纯美的故事。身处都市的繁华与热闹喧嚣,阅读西藏的清苦与重复枯燥。我们所有的欲望、挣扎、苦难,是源自内心还是彼此、是现实还是梦境?如果你想在都市生活中与西藏圣域这两点之间,寻找一种最好的连接方式,这本书和书中的人物,或许可以帮到你。

  兜兜转转,其实我们过尽千帆苦盼和寻找的那个修行终点,或许就是我们灵魂深处令人心安的那个原点。给你幸福,给你安逸,给你快乐。最终,你说她是什么,她就是什么。

  电影《爱在午夜降临前》中有这样一段话“I believe if there's any kind of God, it wouldn't be in any of us. Not you, or me…but just this little space in between。”(我相信,如果有任何神灵,她并非在我们中间,不是你,不是我,而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关系)。所以,无论身处爱情还是一种什么情,都是上苍的恩赐,都该爱得纯粹,爱得长久,爱得勇敢。这或许就是《北京遥望香巴拉》想要表达的题中之义吧。

  耳边响起郑钧的《回到拉萨》——“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你根本不用担心太多的问题,她会教你如何找到你自己。纯净的天空中飘着一颗纯净的心,不必为明天愁也不必为今天忧,来吧来吧我们一起回拉萨,回到我们阔别已经很久的家……”(凤凰读书)

  2016年7月,宋晓俐在拉萨举行《北京遥望香巴拉》发布会,并发起“大手拉小手——3731公里圆藏区孩子的1000个微梦想”公益活动。

  内容简介

  遍地爱情的年代,在圣地西藏,总能被赋予新的意义。

  三个从大学时代起就要好的女孩儿因为不同原因寻找爱情。她们在拉萨和北京的3731公里间辗转,圣山圣湖、布达拉宫、圣城拉萨因为她们的执着而神圣和美丽。

  汉族女孩王初一始终相信自己的前世一定生活在西藏拉萨。多年来,初一无可救药地爱着拉萨,除了因为天高云阔之外,更多是因为拉萨有一个让她能时时感受到母爱的家。康巴男子洛桑的偶然出现,让初一在和自己相爱了十多年的男友柳海峰的选择间陷入两难。最终,初一在一次与海峰的交欢中大出血,死在了寻爱的路上。初一死后,在洛桑的帮助下,实现了天葬的愿望,成为拉萨帕崩岗天葬台上送走的第一个汉族女人。

  月儿从19岁开始与比自己大19岁的男人潘谊和相爱,漫长的十多年间她们经历思念和伤痛,相爱和离别;最终在亲眼见证了挚友王初一的离世之后,懂得了相爱相守的重要意义,双双离开北京,远赴香港……

  从小在八廓街外长大的藏族姑娘卓玛一心渴望离开拉萨。除了因为爱上了最好朋友初一的男友之外,更因为她成长在西藏自治区成立前最特殊的家庭里,那样的家庭叫做一妻多夫。苦苦寻爱,伤痕累累。好在,卓玛遇到了比自己小8岁的汉族男孩儿,打破了阿妈关于草原女人的“魔咒”,并且终于走到了一起……

  作者简介

  宋晓俐,1978年生于山西朔州,现居北京。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办网站中国工会网,任多媒体中心总监。作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批原创深度报道记者,采写的许多稿件在业界引起一定反响,并获得大量转载。2009年创办《中工明星汇》栏目,以“最贴近职工的名人访谈”为主旨,先后采访两百多名艺人。节目持续四年以来,成为互联网娱乐访谈节目的品牌。2012年5月创办系列人物专访《劳模故事》,带领导团队拍摄劳模人物专题200期左右,用镜头真实记录了中国当代劳模的风采,成为中工网品牌。2013年参与四川雅安地震、2014年参与云南鲁甸地震报道工作。

  从事新闻行业15年,《北京遥望香巴拉》被称为宋晓俐从一个新闻记者到作家的华丽转身。

上一篇:一封写给仓央嘉措的情书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