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度亡经》:教你直面死亡拷问 - 书评 - 西藏在线
首页 > 读书 > 书评 > 正文

《西藏度亡经》:教你直面死亡拷问

2016-04-11 14:07:50   来源:《法音》   点击:   作者:孙娟

《西藏度亡经》是一本在藏地流传极广,并为藏族人民广泛使用的一本指导临终及中阴修行的经书。它蕴含着一套丰富的临终、死亡及死后世界的知识和图景。此外,基于《西藏度亡经》的藏传佛教“临终关怀”具有终极关怀的性质,它既是死亡救助,又是生死教育,涵盖人从生至死的一切人生课题的智慧,这也是现代临终关怀需要借鉴和发展的。这些内容具有强烈而广泛的心理学意义。

  原标题:浅论《西藏度亡经》在临终关怀中的心理学意义

\  
生死事大(图片来源:资料图)

  《西藏度亡经》是一本在藏地流传极广,并为藏族人民广泛使用的一本指导临终及中阴修行的经书。它蕴含着一套丰富的临终、死亡及死后世界的知识和图景。此外,基于《西藏度亡经》的藏传佛教“临终关怀”具有终极关怀的性质,它既是死亡救助,又是生死教育,涵盖人从生至死的一切人生课题的智慧,这也是现代临终关怀需要借鉴和发展的。这些内容具有强烈而广泛的心理学意义。

  《西藏度亡经》其书

  《西藏度亡经》,顾名思义,乃超度亡人之经典。它由藏传佛教开山祖师莲花生大师在公元8世纪写成,经名为《中阴得度》(今译为《西藏度亡经》,以下简称《度亡经》)。因其是掘藏,故有“伪经”一说。《度亡经》是一本广泛流传于藏民族及藏传佛教信仰群体中的密宗经典,目前已成为一本每日祷告书,其对藏族人的影响,尤其对藏人生死观念的影响,不容忽视。

  书中提到的教法名为中阴闻教得度,此教法属藏传佛教最古老教派宁玛派的大圆满教法,属佛教密乘。其意为,在人已离开人世之后尚未投生之前这个名为“中阴”的阶段之间,呼唤他的名字,对他读诵这部经典,向身在“中阴”境中的亡灵解释种种“中阴险难”的恐怖,即使他不能证入不生不灭的法身境界或得报身佛果以了生死轮回之苦,至少亦可得上品的化生或转生以免落入饿鬼、畜生、地狱三恶趣中。

  对此教法,人们容易有两种误解:一是认为其适用对象为亡魂或临终者;二是认为只要闻教即可得度。这是错误和懒惰的想法。“‘中阴得度’不仅用于生命将终或死期甚近之人,并且用于仍有多年肉身生活要过,而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白生而为人的整个意义的人。”

  这个教法的目的并不只是在临终和死后指导临终者和亡灵如何在中阴境中修行,其重点目的则是要通过对死后世界的描述,使人从死亡中发现一种能够为之努力的目标,使人生找到目的,使生命获得意义。因此,这部经是试图对人类生命有一个全景式描述的尝试的有力补充,它提供了科学视野外的人类精神的图画。它不只是临终时的一个关怀,还是指向终极的无限关注,是人类普遍的终极关怀的一种理性表达。

  另外,这部经亦强调“大凡乐意善终而不致陷入险境的人,必须在健康之时,而不是死到临头时小心注意,勤勉研究这个死亡妙术以及上面所述的种种措置办法。”且要熟练此经,达到“纵遇一百个行刑人追杀,亦不忘失”的程度。因此,想得解脱,不是临终时念念经就能办得到的,这须要一生都来践行此信念,将这信念内化为自己的一部分,并熟练甚至达到习惯的程度,而不是仅当作佛的说教。库柏勒·罗斯在《死亡与濒临死亡》一书中亦有相同的发现:平时坚定信念、行自己信念的真正的无神论者和真正的宗教信仰者面对死亡时都是豁达自在的,而平时不拜佛、临时抱佛脚的所谓的宗教信徒和所谓的无神论者在面对死亡时则出现了焦虑和惶恐。

  由此更可以看出,中阴闻教得度教法不是临终闻教解脱,它是人在生时必修的功课,且必须将“信”落实到“行”,在“把握”和“塑造”两个层面来修炼自己以达到熟练甚至习惯的程度。因此,单纯说《度亡经》是一本指导死亡的书,是不全面的。“‘中阴得度’虽以死亡之学为其门面,但它所揭示的内容却是生命的奥秘;而这便是它之所以含有精神价值以及普遍魅力的原因。”

  现代临终关怀运动

  1967年,英国女医生西赛莉·桑德斯博士在伦敦创立圣克里斯多弗临终关怀院,标志着现代临终关怀运动的开始。这一理念和实践被迅速发展和完善,并传播到其它国家和地区。近年来,临终关怀运动在全世界又有了长足发展,成为社会医疗卫生保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临终关怀不只是照顾临终者的一套医疗方案,更是一种人道的理念,并逐渐成为“一门研究临终者的生理、心理发展规律的新兴交叉学科”——临终关怀学。综上,现代临终关怀是一个从生理、心理、精神、社会等方面全方位地关怀人的社会活动和科学研究。因而,它既要研究临终者生理、心理、社会的变化规律和施行临终关怀的对策与方法,更要研究临终者的精神变化,提供精神救助,回应人的终极需要。

  但现代临终关怀毕竟是新兴事物,它虽然有强大的科学理论和医疗机构作支撑,虽然其最初即源于宗教组织,服务中也一直有“牧师部”在照顾有信仰的临终者的宗教需求,但它忽视了精神成长需求的普遍性。北京松堂关怀医院曾对在本院离世的8000多人进行调查,发现93%的人对死亡没有准备,“没有宗教帮助他们摆脱对死亡的恐惧”。精神需求不只在宗教信仰者中才有,精神需求具有普遍意义。

  “在剧烈受苦的情境中,对意义的需要与对幸福的需求是同等强烈甚至更加强烈的。”幸福是一种心理感受,意义则是一种精神体验。我们必须认识到,虽然“临终关怀运动在提供实际和情感的照顾方面,成绩斐然。但实际和情感的照顾仍然不够:临终的人需要爱和关怀,但他们需要的不只这些,他们需要发现死亡和生命的意义,否则我们怎么给他们终极的安慰呢?所以,帮助临终的人,必须包括精神的关怀,唯有靠精神方面的知识,我们才能真正面对死亡和了解死亡。”因此,高水准的临终关怀,是要帮助临终者在最后阶段完成生命成长,体认“终极的快乐”。应该承认,现代临终关怀在改善临终者及家属的精神救助方面确实存在不足。其具体局限主要表现为:(1)未考虑精神需求的普遍性。(2)缺少成熟的精神救助理念和模式。

  总观现代临终关怀的局限与藏传佛教终极关怀的特点,可以看出,藏传佛教的终极关怀恰好可以弥补现代临终关怀运动的局限,起到借鉴和启迪的作用。

上一篇:丹增的镜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