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22日 星期六


七秩时光 巨变西藏——西藏当代史里的发展印记

2021-05-22 10:42:36   来源:新华网   作者:罗布次仁 边巴次仁 王泽昊

分享:

\
  这是2019年8月10日拍摄的布达拉宫(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
多扎木(右)在擦拭自家的拖拉机(3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
最后一排轨排落地,标志着川藏铁路拉林段全线铺轨完成(2020年12月31日摄)。新华社记者 觉果 摄

\
西藏昌都市八宿县然乌镇康沙村的村民在收青稞(2020年9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
在山南市琼结县,久河村卓舞队的队员在表演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久河卓舞”(2020年7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
昌都市实验小学的学生在上藏语课(2020年10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
 
\
拉萨市城关区纳金街道塔玛村党委第一书记格桑卓嘎(中)在拉萨德吉吉祥茶馆和茶馆老板德吉(左)叙家常(2017年10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

\
扎西拉姆在山南市琼结县久河村的家里通过网络直播和粉丝交流(4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订,从此,政教合一的“喇嘛王国”成为历史。这一天,也是新西藏的起点。
 
  70年来,党中央从西藏实际出发,因地制宜,不断丰富关于西藏发展的重要思想。
 
  一部西藏当代史,就是一部经济社会全方位发展、人的全面发展的发展史;一部西藏当代史,更是一部政治制度、社会发展、经济民生实现历史性跨越的跨越史。
 
  从封建农奴制到社会主义制度,制度跨越为社会全方位发展提供根本保障
 
  “旧西藏,我们只活‘三天’。”86岁的多扎木说。
 
  彼时,他是日喀则“曲瓦庄园”的堆穷(农奴的一种),生活于他如时钟一般循环——一天无偿服侍领主;一天给富农帮工,换少许糌粑充饥;一天种从领主那里租来的地。
 
  “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克(西藏民主改革前计量单位,1克约28斤)外,剩下的全部偿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大约30克。一年到头,自己几乎留不下几粒青稞。”他说。
 
  不仅如此,他家每年还要给领主上缴粮食税、羊毛税、柴火税、饲料税等,苦不堪言。
 
  旧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中,占人口5%的官家、贵族、寺庙上层僧侣及其代理人占有几乎全部生产资料,占人口95%的农奴被当作“会说话的牲口”。
 
  从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到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一次次深刻的社会变革,确立完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大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实现了从封建农奴制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制度跨越。
 
  在民主改革中,多扎木从领主家分得牛羊肉,兴冲冲地跑回家,一家人一边煮肉一边跳舞。
 
  “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家有一天会有这么多田地。”他说。
 
  改革开放后,多扎木带领3个儿子,用辛勤的汗水浇灌更加美好的生活。如今,他们一家有良田50亩,卡车6辆,年收入超过20万元。
 
  多扎木一家的发展变化,清晰印刻着和平解放70年来,西藏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和进步。
 
  ——和平解放前西藏没有一条公路,1954年青藏、川藏公路建成通车,如今公路通车里程达11.7万公里,民航旅客吞吐量达到515万余人次;青藏铁路通车结束西藏不通铁路历史,如今川藏铁路拉林段即将建成,雅安至林芝段开工建设;建成覆盖全区统一电网,供电人口330万人。
 
  ——全面消除1079个“无树村”和10.5万“无树户”,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47%,生态红线面积53.9万平方公里,占全区国土面积的45%。截至2020年,西藏累计投入生态环境领域的资金达814亿元。
 
  ——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健全,685万人次参加各类社会保险,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达95%以上,农牧区医疗制度参保率100%。
 
  ——藏戏、格萨尔、藏药浴已列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89项、96人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2020年广播电视综合人口覆盖率超过98%,5492个建制村拥有文艺演出队。人均体育场地面积1.6平方米。
 
  ——到2019年底西藏城镇居民人均自有住房面积达33.4平方米,农牧民人均自有住房面积达41.5平方米。
 
  “在新中国,西藏各项事业得到史无前例的发展和提升。”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秦永章说。
 
  从封闭落后到开放进步,制度优势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5月,山南市乃东区布仁沟,一座全智能养鸡产业园正拔地而起。
 
  投资5亿元的一期工程首栋鸡舍已竣工投产,首批7万羽鸡苗进场。目前二期项目已开工,投资3.5亿元,其中援藏投入1亿元,以固定分红形式带动山南市2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创收。
 
  自1994年党中央提出“分片负责、对口支援、定期轮换”的援藏方针以来,承担对口支援任务的中央国家机关、有关省市、中央企业已先后选派9批次9682名干部赴藏工作,支援西藏经济社会建设项目6330个,总投资527亿元。
 
  从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的头一个十年间,中央先后召开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特殊优惠扶持政策,为西藏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注入强大动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先后召开第六次、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在总结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形成了的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为做好新时代西藏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
 
  中央支持,全国支援,西藏各族人民艰苦奋斗,和平解放以来,西藏的发展成为西藏地方千年历史中发展最好最快的时期。
 
  ——2020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1902.74亿元,较2011年增长2.1倍。而1951年西藏生产总值仅为1.29亿元。
 
  ——2020年,西藏工业总产值331.15亿元,较2011年增长1.7倍。而1956年西藏工业总产值仅为140万元。
 
  ——2020年,西藏农林牧渔业总产值233.53亿元,粮食总产量达103.96万吨;建设农村电商服务网点776处,实现所有县区农村电商全覆盖。
 
  ——2020年,西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115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598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45.78亿元,较2011年增长1.8倍;市场主体达到36.3万户;“十三五”时期接待游客1.6亿人次,旅游总收入2100多亿元。
 
  近年来,西藏持续推进兴边富民行动,加快边境地区发展,实施以“神圣国土守护者、幸福家园建设者”为主题的乡村振兴战略,高标准建设600多个边境小康村,加快补齐边境地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短板,促进边境地区繁荣稳定、和谐安宁。
 
  山南市错那县勒乡勒村村民普次,2019年搬进180多平方米的新房,不仅住得宽敞,还经营民宿。他说:“党的政策好,日子越过越红火。”
 
  从“当牛做马”到“当家做主”,人的全面发展为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无限活力
 
  今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拉萨市城关区纳金街道塔玛村党委第一书记格桑卓嘎又一次来到北京,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
 
  自2008年以来,这位农奴的女儿已连续担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这些年我所提的建议,件件都有回应,有些建议还推动了一些问题的解决。”而她的父母曾是微如蝼蚁的农奴。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研究员励轩说:“和平解放以来,人的全面发展是西藏最伟大的历史成就。”
 
  初夏时节,山南市乃东区颇章乡哈鲁岗村的村民在田间地头忙碌,田间传来悠扬的劳动号子声。
 
  然而,旧社会这里被人称为“乞丐村”,村民生活穷困潦倒。
 
  2016年底,哈鲁岗村宣布脱贫,适龄儿童入学率达100%,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现全覆盖,集体经济带动就业创收效应愈加明显,2020年村民年人均纯收入1.4万余元。
 
  截至2019年底,西藏74个贫困县全部摘帽,62.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历史性消除绝对贫困,目前已贫困人口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一万元。
 
  ——和平解放初期,西藏人均期望寿命35.5岁,如今这一数字变成71.1岁;到2020年卫生机构数1661个,床位数18942个,卫生技术人员22629人。
 
  ——旧西藏没有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学校,适龄儿童入学率不到2%,青壮年文盲率高达95%。到2020年,西藏普通高等教育院校7所,中等职业学校12所,中学143所,小学827所,幼儿园2199所,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达99.93%。“三包”政策已让西藏近900万人次学生受益,政府累计投入资金200多亿元。
 
  ——2020年西藏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以内,城镇累计新增就业26.7万人,实现农牧民转移就业61万人,实现收入47.1亿元。
 
  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也依靠人民。
 
  旧西藏的“法典”把人分为三等九级,一出生就决定了终身的命运。今天的西藏,人人平等,都能通过奋斗拥有人生出彩的机会。
 
  2000年,12岁的德庆玉珍第一次坐飞机离开拉萨,到上海求学,又考入北京大学,再到出国留学、工作,如今回到拉萨创业,经营一家有10名全职员工的教育机构。
 
  30岁的藏族姑娘扎西拉姆是一名“网红”。在视频社交平台上,她的“西藏拉姆”账号总粉丝数超过300万。通过网络,她分享自己在家乡的日常生活,也直播带货,帮村里乡亲们售卖酥油等土特产。
 
  如今,西藏普通高等教育、研究生教育和成人高等教育中,女性在校生比例均保持在50%以上。
 
  “如今的西藏,发展基础之实前所未有,发展机遇之好前所未有,发展后劲之足前所未有。”西藏自治区主席齐扎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