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4日 星期二


行走在“世界屋脊的屋脊”

——西藏阿里印象

2021-09-14 13:50:26   来源:《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12日 10版)   作者:陈慧娟

分享:

\
219国道西藏阿里地区多玛段风光 邱硕摄/光明图片
 
\
阿里班公湖景色 本报记者 陈慧娟摄/光明图片
 
\
阿里的星空 北冕天文台供图
 
\
在阿里地区普兰县科迦村,身着普兰传统服饰的藏族村民 张德礼摄/光明图片
 
\
阿里地区一藏戏剧团表演科迦藏戏 张德礼摄/光明图片
 
  进藏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一种是从219国道自驾。这条公路又叫新藏线,联通了新疆与西藏——两个堪称中国最梦幻的旅行目的地,听起来十分浪漫。
 
  219国道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串起了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几乎一路都在向着更高的达坂(山口)进发。
 
  如今,随着路况不断变好,219国道已经是资深自驾爱好者的新选择。这一路上将会跨越热带雨林、雪域高原、荒漠戈壁,走过从西北边境贯通至西南山水分界的边境线。
 
  219国道进入西藏后首先到达阿里。在漫长的历史上,西藏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镇所在地是一片红柳滩,直到1957年219国道通车后,这里才逐渐有了人迹。
 
  此次采访,我在阿里地区待了6天,行程超过3000公里。
 
  一日从日土县返回狮泉河镇,沿途是无穷无尽的茫茫戈壁,上万年的降水落在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形成山尖终年不化的积雪。天空仿佛挂在戈壁与积雪之间。除了电力设施与公路,一路荒无人迹。
 
  接近目的地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太阳仍将落未落,余晖洒在昏黄而连绵起伏的山上,一切仿佛进入火星时间。而将我拉回地球的,就是这天路途的终点:狮泉河镇。
 
  在我的视线中,镇子所处的位置海拔比公路略高,虽然天没有全黑,但镇子已华灯初上,远远看去就是银白色的人间。
 
  狮泉河镇1999年建镇,这里曾经面临沙埋的危险,差点被迫搬迁,如今已很难想象。进入县城中,路边的绿化带已与低海拔地区的城镇无异。人们开始关心鲜花与蔬果。
 
  按照往年的经验,阿里地区噶尔县倒春寒会在6月20日左右结束,但今年却迟来了半个月。这十来天对于树木、花卉的生长影响很大,打乱了它们的生长规律。在噶尔县农业产业园种了5年大棚蔬菜的常福利,很心疼地指着试种在园中的格桑花说,本来应该长到小腿高了,好在大棚中的蔬菜受到的影响没有苗木那么大。噶尔县园林绿化局局长熊应龙说,原先噶尔县的蔬菜多由新疆运输,遇到大雪封路时,香菜都能涨到35元/斤。2011年,当地政府开始筹备生态产业园,培育树苗、花卉、蔬果,目前已经能够满足本地1/4的蔬菜需求。
 
  夜间是阿里的“绝对魅力时间”。
 
  这里每年晴夜数有300多天,光害少、大气透明度高、海拔高,因此星空震撼人心,是全球天文学家公认的全球最佳天文观测点之一。
 
  2013年,阿里地区狮泉河镇有了北半球海拔最高的天文观测站。除了国家天文台、中科大量子通信、中科院高能所引力波项目、北京天文馆等在这里“登陆”外,来自江苏苏州的天文发烧友陈韬,在这里建立了第一个北半球海拔最高的私人远程天文台——北冕天文台。
 
  陈韬喜欢“搜索”星空,2002年到2013年之间,他已经发现了200多颗小行星,还发现了一颗彗星。但面对阿里的星空,他依然感叹震撼,“银河肉眼清晰可见,就连银河中心的云气都很清楚,很多红色星云用肉眼就能轻易分辨”。
 
  2018年,西藏阿里、那曲暗夜星空保护地被正式收录入“世界暗夜保护地名录”,成为我国首批得到国际组织认可的暗夜保护地。北冕天文台也从一个小“圆顶”扩建为占地600平方米的大型天文台。
 
  但将目光从星空移向地面,不那么浪漫的地方在于,这里观星光害少的原因之一是阿里地区长期以来的供电保障不足。
 
  直到2014年,阿里地区各县的电力供应都是孤网,用电需求一直无法保障。即便是首府狮泉河镇也只能保证白天用电,到凌晨便停机蓄水。在更为偏远的地方,电力甚至带不动大功率的电器。2015年以来,阿里地区的电网不断升级改造,到2020年7月,阿里电网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全线贯通,电力短板才彻底被补齐。“亮化工程”对于很多城市来说已是司空见惯,但明亮的夜生活对于狮泉河镇来说才刚刚开始。
 
  暗夜公园离狮泉河镇只有半小时车程。星空与街灯就这样产生了关联。在西藏,人们往往天然拥有了诗与远方,而后才有了尘世幸福的可能。但霓虹闪烁的招牌、彻夜不息的店铺、明亮的街灯一定程度上减损了星空的天文价值。“为居民照亮的灯不是一定会成为观星的光污染,适当地控制亮度,或者做一些特殊处理,是可以两全其美的。”陈韬觉得。或许,西藏人民质朴的传统中,就有面对自然的解题方法。
 
  愿这里既是游客的“此生必来”,也是西藏人民更舒适美好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