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23日 星期二


凝神静气藏庄深处

2021-03-23 10:38:01   来源:正义网   作者:潘红

分享:

\

  前往红原一路上,浩荡的沱江穿山越壑,在群峰间低回辗转,到了阿坝理县,海拔陡升,两岸山势奇峻起来,水势也变得湍急,一河谷开阔的高处,坐落一藏寨,望去甚为奇特。整座寨子依山而建,逐层向上,高高低低,鳞次栉比,巍峨壮观,经幡彩旗飘扬其间,云彩轻雾缭绕其中,楼宇浮浮沉沉,房屋似隐若现,颇有仙居之姿;藏居多色彩的构图,古朴的样式,怪石嶙峋,草木稀疏,恍若隐匿云雾深处一幅罕见远古大型彩色岩石壁画,凸出的妍丽窗框像一只只奇异的眼睛。 
 
  跨过吊桥,山麓下宽阔的广场中央矗立一幢巨型经幡,磅礴的支架上五颜六色的风马旗在高原凌厉的阳光里哗啦啦动听的狂卷着绚彩,仿佛在高唱一曲华丽繁复的歌调,绸缎布条上密密麻麻晦涩的经文被顽强的河风锲而不舍的翻来覆去反复解读,吟诵出一个个精妙绝伦蕴蓄无穷奥秘的音节音符,半山腰密集层叠的藏式建筑睁大梦幻的眼睛居高临下俯视着无限神秘。 
 
  沿洁净的石梯蜿蜒而上,一幢幢藏式建筑依地势高低错落、疏密有致分布在两旁平缓的坡地上,其大多为两层单体小楼或组合小院,但有别于常见那些乡村自建房,具有浓郁藏地民族风格和特色。外墙多为白色,而建筑墙体及其建筑构件细部的色彩运用,如门、窗、边墙、过梁、柱头等,则混合调配多种颜色。强调大门及外窗,巨大的梯形窗框占了外墙面很大部分面积,包着黑色的窗套凸出在墙体上,稳固扎实,非常显眼;双开的大门气势恢宏,几乎占据了一整面正墙。石头挑出的多层门檐、窗檐层叠参差醒目而规整的嵌在门窗之上,又交错以红、蓝、绿、黄诸色块大胆突出屋顶、屋檐、门檐、窗檐、门楣、窗楣,其浓烈的色彩运用与外墙浅淡的颜色形成强烈的对比,赋予整幢建筑鲜明的宗教和民俗意蕴,呈现出艳丽明快、光彩夺目的整体视觉效果。 
 
  小楼的屋顶中央通常竖立一根长长的柳枝,顶端挂上几面经幡小彩旗,或是在四个屋角上牵出几根拉满经幡的绳子,那些带小院的则在小小院落中央搁置一幢挂满彩条的支架,顶端再拉上几根线绳满挂上经幡搭在院墙的四周。红红黄黄的绸缎布条在半空中飘拂而过的微微的风中轻轻地摇曳着,恍若大大小小各种颜色各种图案的伞层叠在房屋上空起起伏伏,高原的阳光倾洒而下,彩缎片片反射出五颜六色耀眼的光芒,又被打散成无数细碎的影子,光影交织,宁静神秘,藏居风格浓郁而空灵。门前小块空地上伫立一尊小佛塔,正方形塔座,白色塔身,尖峭的鎏金塔顶簇拥在一片绚丽的风马旗中间熠熠闪光。村寨高处,佛塔耸入云天,一壁巉岩赫然伫立群山峻岭之上,奇俊的岩峰上远远拉开的经幡像传说中绮丽的火烈鸟沉默匍匐着…… 
 
  侧面深巷里走来两个女人,都身穿紧身小黑袄,下裹一条长及脚踝颜色深沉呢制直筒长裙。这种藏式半裙实际上是四个边上镶着彩色宽边毛料的一整块呢子,穿着时直接往身上围抄过来,依各自胖瘦调节松紧,再系上边角上的花边裙带。有些类似于直筒裹裙,不同的是它的镶边,由蓝绿黄红紫色竖条纹织成的艳美色带尤引人注目,其中大胆运用红配绿、红配蓝、白配黑、黄配紫等互补色,同时在强烈的对比下再杂以金银丝线。金光闪闪的裙摆、裙边,宽宽的飘逸的裙带,紧致服帖的裙身。那种藏地独有的审美和明快的艺术画面扑面而来,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绚烂的艺术感染力。 
 
  藏地女性普遍个子高大,身板结实,体态匀称,身材的优势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有一种婀娜多姿的美感,尤其走起路来,身体随行进的步履微微扭动,风致曼妙,韵味悠远。当她们走过你身边时,由不得你不回转过头,盯着那条长长的裙带一前一后摆动出神。 
 
  尤其动人的,是她们身上佩戴的形形色色斑斓的珠翠,与多彩的服装相互映衬,浑然一体,十分惹人眼目。藏簇人,不论男女,喜欢用贵重的珠宝把浑身上下五光十色装饰起来。藏地地大物博,富含宝藏,山上坡下、旷野山岭、河滩草地,那些绵亘无绝的茫茫草原、浩瀚无垠的戈壁荒漠、草木不生的丘陵山峦、崎岖陡峭的巉岩险境、下临万丈的悬崖绝壁、高耸入云的雪岭冰峰……无不深藏着惊人的绝世珍宝,蜜蜡、松石、九眼石、珊瑚、珍珠、玛瑙、象牙、玉器,数不胜数。他们把这些藏地稀有珍品制作成美丽的饰物贴身佩戴,或是富丽堂皇的挂件垂挂在刀鞘、刀柄、腰带、衣物、鞋靴上,或是宗教护身符挂于胸前。 
 
  这些首饰挂件往往是藏地水土人文的衍变、浓缩。当地人把身边的景物、动植物以及心中的吉祥物、宗教文化里的文字符号,通过辉煌的艺术想象,打磨、镂刻、镶嵌成饰物独有的图纹和形状。这样制作出来的饰物每一件都与众不同,每一件都绚烂、神奇,映影着大地美妙的身影,蕴涵着那片土地神奇的魔力,散发出醇厚悠远的韵味,更深深寄托着藏民朴素的思想和幽微的心绪。那头上戴的“巴珠”、发上装饰的银币、胸前挂的“嘎乌”、腰间系的图文腰带、腰刀上铸刻的“大鹏鸟”……一件件瑰丽的藏饰,仿佛是一个个神秘的藏民族语言符号,默默又强烈的倾诉着人们的情感和心愿,令人心驰神摇。他们把美丽的山川风物带在身边,把爱暗藏心中,把信念深深铸起。这样装扮的男男女女站在土褐色背景的高原上,站在渺茫的时空中,是多么靓丽、独特、吸引人的景致啊。 
 
  这两个女人应该上了些年岁了。高原上凛冽的阳光、一年四季悠长的日照以及常年不间断的强烈的紫外线,让黝黑的皮肤、通红的面颊成为了高原上人显著的标志,环境的险恶和终年的劳作更是在她们身上打上了岁月深深的烙印,她们的脸、手臂交错布满沟样的皱纹,密密麻麻深深写满着过往的经历、命运和艰辛,不仅加深了本就黑黢黢的皮肤的颜色,同时也拉长了实际的年龄和时间,使得她们外表看起来格外的苍老和沧桑,普遍显得比内地同龄女子大很多,如果不是长期在一起生活,外人根本猜不出她们的真实年纪。 
 
  一个高原女子,一过了她短暂的鲜活的青春年岁,余下的时间都悉数交给荒原,交给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不管不顾从不停滞从不减慢从不情绪化从不为任何人放缓的脚步,从不为任何事凌乱方寸、从不为任何物阻挡逃避单调的沉闷的漠然的冷酷的兀自向前的漫漫时光,恍若幽灵出没于岁月的暗处。冬去春来,花开花落,任由它去打磨、去篆刻、去雕铸、去绘制、去编曲、去成诗去成就一幅拙朴幽暗的素描、一首古远忧伤的民谣、一首晦涩沉重的古诗、一件千雕万琢的黑色艺术品、一道时光流过的精致的痕迹、一种残酷的美。仿佛一座古老的钟摆,一把磨光的椅子,一本泛黄的旧书,挂在墙上,摆在地上,摊开在桌面上,你静静地伤感地看着它们,看着它默默呈现的古旧、龟裂、剥落、残缺、老化,看着那表面缓缓流出的幽密清冷的光,看着它深沉迷茫凋零的神态,时光不在,时光已不再!时光被深藏其中,你不知道它的年代,它的由来,它的思想,它却表达着一种时光的神秘和神奇,让你在心悸、凄迷、悲凉、疼痛的重重围困中,生出一种另样的感觉,一种对生命和时间的尊重与敬畏,那拂去茫茫尘埃跨越时空的神圣。 
 
  此刻她们左手上都握着一个彩绘小经筒,右手捻一长串棕色大佛珠,一边走一边轻轻摇着经筒,一边交叉两只枯瘦的手指一个一个慢慢捻那些滚圆的佛珠,嘴唇频频翕动,发出低微而细弱的持续咏经声。她们微低着头,目光似乎在很远的地方,当她们慢慢走过我们身边时,只觉一种凝神静气,一种虔心,让人肃然。 
 
  无论男女老少,藏人普遍尊崇一种信仰,认为在世俗世界之外存在着另一个世界,一个除却了物质、欲望、诱惑的精神的世界,一个可以让身体栖息、让信仰着陆、让性灵安静的佛法的世界,一个迷人的、让人沉潜让人着魔让人不顾一切的理想的世界,一个没有现世痛苦的来生的世界。她们醉心于这个用想象、热情、信念构筑的世界,并甘愿为之献身。故此,在现实的世界中他们崇尚简单,无论生活和思想,都极简而纯粹,这也让藏族人普遍率真、诚恳、单纯。而同时,日常的衣食住行、大部分的活动,又都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宗教的意味,映射着某种宗教精神,他们建筑的寺庙、居住的房屋、事物的细节乃至一切宗教信物都隆重、华美、庄严,充满着神圣的宗教之美——那猎猎飘扬在蓝天里的经幡、静静伫立在荒原上的玛尼堆、一排排紧连着的巨大沉重的转经筒、让人震撼的佛塔闪光的阵列、令人生畏的辉煌森严的庙宇寺观、极具特色的彩绘精裱的藏居庄园,以及室内的装潢、墙上的壁画、身上的衣饰、吃饭的锅碗、日常的行踪……无一不在昭示他们强烈的信仰和虔诚的心愿,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和心灵的震慑。 
 
  漫步在层层经幡重围中,聆听风的声音,默念石头的语言,仰望高高的塔顶云端浮动,白云悠悠,你会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好似能感受到藏族人那份独特的情怀。 
 
  午后阳光热烈而散漫,经幡落下遍地温暖迷离的光,两个女子往寨子远处走去,我对藏人的想象随一片我永远听不懂的咿咿呀呀咏经声和吱吱嘎嘎经筒转动声萦绕在千回百转藏庄深处。远处山坡上,遍野的经幡飘逸曼舞,彩条翻飞间,那只古老的火烈鸟打破亘古的静默,追寻着阳光的足迹,凌空飞了起来。 
 
  彩霞满天。 
 
  (作者:潘红 作者单位:重庆检察院第五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