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31日 星期一


专访原十八军政治部文工团战士降边嘉措:这是用二十年写出来的真实历史

2021-05-31 10:11:33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分享:

  降边嘉措:这是真实发生的历史,这是我自己真实生活的写照。乍一看,我身上可能看不到藏族的特点,但我的家乡是巴塘。解放军第一次进藏时,我参加了解放军。
 
  1950年3月,十八军先后组织了先遣支队和两支先遣部队向西行进,进入藏区,至康定后兵分南北两路,南线为辅助路线,由康定往西开向巴塘。
 
  降边嘉措:1950年,解放军到了巴塘。毛主席高瞻远瞩啊,就是从北京就指示,我们人民解放军不是汉人的军队,人民解放军是各族人民自己的军队。我们必须用尽快的速度招一批藏族同志参军,不管他们出身、历史、年龄,性别都不要管,只要愿意参军,我们就动员他们参军,到了我们小学这一边,十二岁也要。
 
  十二岁的降边嘉措真的成了解放军,他和哥哥一起随军进藏,一直到了拉萨。
 
  降边嘉措:解放军是1951年10月到的拉萨。布达拉宫前面是个草坪,傍晚了以后呢,解放军随军记者叫林安波,他说你还不回去啊?把羊赶回去,然后来来我给你照个相。
 
  1954年,还只有十五岁的降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成都西南民族学院。他热爱本民族灿烂的文化艺术,并以他对新生活深切的爱,写出了歌颂人民解放军进藏的英雄业绩,长篇小说《格桑梅朵》问世了。
 
  降边嘉措:从此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边巴,所以边巴痛苦地想到,我们农奴的生活为何这样悲惨?写《格桑梅朵》的动力是什么呢?就是解放军来到西藏,来到西藏以后(我们)获得了幸福生活。意思是从此我们的生活开出了幸福的格桑花。有些年轻人问我,这个是不是我虚构的?不是的,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事情。(解放前)拉萨到巴塘各地方寺庙,藏历(12月)二十九日送“鬼”,送 “鬼”中“鬼”的扮演者是人里最差,最低级的。我家乡巴塘“鬼”的扮演者是一位老人,我叫他老阿爸。他家是非常贫困的、可怜的。他有一个女儿叫格桑卓玛,她比我大两三岁,对我也特别好。送“鬼”这件事情给我很深的印象,对人那么霸道,那么压迫和摧残,使人和人不平等。所以我这个边巴的原型就是她的阿爸,但所不同的就是我让他年轻化,让他参加革命了,所以那个里面娜真的形象就是那个格桑卓玛的形象。
 
  降边嘉措:老阿爸还懂一点藏医,我小的时候长了疖子,整个右手肿得写不了字。他说你这个疖子有毒性啊,要是毒吸不出来的话这个胳膊都要断的,然后老阿爸就把这个毒给吸了。就是这一块儿,这个到现在还有个印子。
 
  降边嘉措告诉我们,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媒体公开《格桑梅朵》书中边巴和娜真的真实人物原型故事。
 
  降边嘉措:今天他(边巴)作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骄傲地在五星红旗的指引下跟战士们一起进入拉萨是一件非常骄傲和光荣的事情。我这本书是用了二十年写出来的,献给进藏解放军和为西藏解放和建设牺牲的先烈,同时献给我的朋友格桑卓玛和他的父亲。
 
  生活是最好的编剧,人性是永恒的主题;他是用心和文字忠实记录西藏解放的亲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