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4日 星期二


塔尔寺花架音乐:酥油花的“灵魂伴侣”

2020-07-14 11:27:08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都本玲

分享:
塔尔寺花架音乐是在塔尔寺酥油花制作和展出时演奏,用以烘托气氛的特定音乐,产生于塔尔寺酥油花的仪式性需要。

\
酥油花灯会上正在演奏花架音乐的乐僧。 都本玲摄

\
酥油花灯会上虔诚的信众。都本玲摄

\
塔尔寺酥油花。 都本玲摄

  塔尔寺位于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莲花山山坳中,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塔尔寺花架音乐是在塔尔寺酥油花制作和展出时演奏,用以烘托气氛的特定音乐,产生于塔尔寺酥油花的仪式性需要。在青藏高原大大小小众多寺院中,塔尔寺的酥油花规模最大、最具特色、技艺也最为精湛,专为酥油花设立花架音乐也是塔尔寺所独有。2006年和2010年,塔尔寺酥油花和塔尔寺花架音乐分别被列入第一批和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分属非遗中的传统美术和传统音乐类别。

  笳鼓动地的塔尔寺花架音乐

   “花架”即指酥油花架。在每年一度的正月法会上,青藏高原上的寺院都会展出酥油花。法会期间,成千上万的信众从四面八方赶来,转经、祈祷、磕长头、顶礼膜拜。

  法会从正月初八开始,到十七日结束。正月十五的晚上,塔尔寺举行规模盛大的酥油花灯会。其时,寺院灯火通明,上、下花院分别在辩经院的南面和东北面搭建宽阔的长方形灯棚,将精心制作的酥油花架摆放在灯棚内。信众和游客排队依次经过酥油花架,驻足欣赏。紧邻两个酥油花灯棚搭建有乐棚,乐队为酥油花灯会奏响音乐,气氛庄严热烈。

  清代西宁县令靳昂在《塔尔寺观灯二十四韵》中描绘了塔尔寺酥油花灯会的情境:“寺在湟郡西南五十里。四山环迎,殿宇宏丽。住持番僧三千余众,为前、后藏总汇之所。岁于上元日,抟五色酥油作佛像、楼阁、花鸟、虫鱼,炳耀陆离,备极工巧,层累寻丈,矗若锦屏。下列铜盏酥油灯,参差星布。屏凡二十四,灯以万计。笳鼓动地,幡幢幕天。外藩蒙古及番汉顶礼,有不远数千里来者。附近游人、商贾,蜂屯蚁集。”其言酥油花制作工艺之精妙和塔尔寺酥油花灯会的热闹盛况。民国时期西宁文人基生兰在其编纂的《西宁府续志·志余》中也记载了塔尔寺的酥油花灯会:“西宁府属各寺院,每年元宵节,皆燃酥油花灯,其中灯最多而花样最奇者,莫若塔尔寺酥油灯。其花年年改变,所不变者唯左右较大佛像耳。每于一定地点搭棚两处,上悬玻璃灯数十对,旁列花架数层,所有庙宇、宫殿、花卉、人物,皆以酥油制成。五光十色,惟妙惟肖。架前燃铜灯百千万盏,光辉相映,笙箫和鸣。远近观者,人如山海。”二者都注意到了花架音乐,《塔尔寺观灯二十四韵》说“笳鼓动地”,《西宁府续志·志余》说“笙箫和鸣”,虽都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形容,但都反映了花架音乐的历史状况。

  关于塔尔寺花架音乐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尚未发现相关的史料记载,甚至连口碑资料也非常少。按照通行的说法,塔尔寺每年一度的酥油花盛大花会,始于明万历年间,花架音乐的产生年代应在明清时期。

  具有神圣性的音乐

  当音乐被用于某一宗教仪式的特定场合,并成为宗教仪式的一部分,体现宗教的教理和教义,其便在信众眼中具有神圣性。

  在藏传佛教中,诵经、法舞和各种宗教仪式都有音乐的伴随。藏传佛教的寺庙音乐主要有3种:一种是诵经音乐,是寺院僧侣诵念经文时吟唱的声乐音乐和诵念经文段落之间穿插的间奏性器乐音乐,或与诵念经文同步进行的伴奏性器乐音乐;第二种是在法事活动中,迎送活佛、寺庙大型活动等场合演奏的纯器乐音乐;第三种是羌姆法舞,这是一种仪式性的乐舞。而花架音乐属于其中的器乐音乐形式。

  特定的宗教音乐可以带给参加仪式的人更强的神圣感和庄严感,唤起听者内心的升华,调整情绪,澄清杂念,增强仪式感。酥油花灯会的当天,成千上万的信众蜂拥而来瞻仰酥油花,花架音乐彼时既完成肃穆庄严氛围的塑造,又使信众获得更好的宗教体验。

  传承中的花架乐队

  塔尔寺酥油花院分为上、下两个,各自拥有属于自己的花架乐队,即上花院的“杰宗增扎”和下花院的“果芒增扎”。历史上,“杰宗增扎”和“果芒增扎”两支花架乐队的演奏是每年酥油花展的一大亮点,两支花架乐队一较高下,博得众人的夸赞。在竞技中,彼此的音乐水平更上一层楼。

  花架音乐的主要乐器是笛子、管子、唢呐、笙、云锣,在人潮人海中,音乐声压不过人的声音。如今,乐队开始利用扩音话筒和音箱放大音量,或者提前将要演奏的音乐录下来,到了正月十五的晚上再播放,而花架乐队则在一旁随着吹奏,跟着录音机音乐节奏,烘托气氛。

  目前,塔尔寺花架乐队的成员由藏族、土族和蒙古族僧人组成,年龄在20岁到50多岁之间。花架乐队和仪仗乐队都属于寺庙乐队。二者在功能上有重合,但各自建制和成员组成却有着很大的不同。花架乐队成员专属于上、下酥油花院,而仪仗乐队的成员则属于塔尔寺的显宗学院、密宗学院、医学院和时轮学院四大学院。从乐器上看,塔尔寺仪仗乐队主要由大法号、刚洞、鼓、铙钹、大小镲、法螺、金刚铃、金刚杵等组成,花架乐队则是由笛子、管子、唢呐、笙、云锣、鼓、镲等乐器组成。笛子是乐队的主奏乐器。

  花架音乐在历史上使用藏文工尺谱,它有3种功能:一是记录诵经音调的乐谱,它用图形符号来表示诵经音调与声调的变化线条;二是记录部分乐器的音调与节奏,它分别用了图形符号和文字标记来表示乐器的音高、节奏及音色变化;还有一种则是用来记录诵经音调与乐器同步吟诵和演奏的乐谱,它以图形符号为主,加上注释文字和数字,对诵经音调和乐器演奏进行综合记录,是一种比较复杂的乐谱。

  花架音乐常用的乐谱有《昂格却巴》(尤斯格日)、《南斯珀璋》(白木营)、《囊顿耶美玛》(斯周)、《拉耶阿扎》(金钱落地)、《德钦岗日玛》(德沁格日)、《却元玛》(绿麒麟)、《香香德悟》(顺风点)、《尼旦却昌》(闪杆金桥)、《拉里呗巴》(八仙)、《却白拉毛》(八谱)这10首。另三首《太平》《金钱丝》《八男进宝》(音译),已不知所踪。

  由于老艺僧的离去,现在花架乐队已经没人能识得传统乐谱。而且,现在不像过去那样由师父专门带徒弟口传心授,而是由寺管会把僧人组织起来,请湟中县文化馆的老师到寺院集中教授。乐队使用的也是简谱。乐僧们认为简谱很方便。他们说,由于花架音乐每年只用一两次,使用率很低,断断续续,因此大多数艺僧只会背奏一两首曲子,有了简谱后,其他曲子可以照着谱子吹。

  (作者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上一篇:创新方式,保护传承藏式建筑艺术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