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09日 星期三


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2020-09-09 07:56:27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涂健

分享: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必须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依法管理宗教事务。这是继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以来,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就西藏宗教工作的又一次明确指示,是我们做好西藏宗教工作的根本遵循,必须长期坚持、全面落实。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必须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依法管理宗教事务。这是继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以来,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就西藏宗教工作的又一次明确指示,是我们做好西藏宗教工作的根本遵循,必须长期坚持、全面落实。
 
  ■ 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的历史脉络
 
  藏传佛教的传播和兴起是祖国各民族间交往交流交融的产物,其发展离不开与历代中央政府的密切联系及其充分支持。故而在历史上,藏传佛教的发展有着清晰的脉络,即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这一过程是藏传佛教以中国化为方向不断推进的过程,是一个从自发到自觉的转变过程。
 
  藏族与其他各民族间的交往交流交融,为藏传佛教的中国化奠定了基础。在唐朝,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进藏,携带了僧人、佛经及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建造了小昭寺,勘察了大昭寺的选址,并将大量汉文佛经翻译成藏文。禅宗是汉传佛教中国化的典范,其对藏传佛教的理论构建产生了影响。禅宗的思想对藏传佛教后弘期重视密法的修习产生了很大影响。在宁玛派、噶举派等教派的教义中,至今仍有禅宗的印迹。这些历史事实,说明了汉传佛教是藏传佛教的理论源头之一,也增进了藏汉民族间的了解、友谊和情感。从宋、元开始,藏传佛教不断深入内地,对当时北方和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统治者和百姓产生了重大影响。到了明、清时代,西藏的高僧大德不仅到内地讲法收徒,而且修建了藏传佛教寺庙,藏传佛教日渐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各民族一道构建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是藏传佛教中国化的历史走向。一方面,藏传佛教领袖自觉尊崇中央,得到历代中央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元朝初年,萨迦班智达历时两年、跋涉万里,亲赴凉州与元朝代表阔端会谈后,发表《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此书传入西藏后,受到西藏人民普遍欢迎,得到各界人士拥护,僧人、弟子和施主等无不欢欣鼓舞。在明朝,藏传佛教各教派不断派出朝贡师团,向中央政府请求封赏和称号。在清朝初期和中期,五世达赖和六世班禅先后觐见顺治和乾隆皇帝,不仅奠定了格鲁派在藏传佛教的主导地位,也进一步巩固了西藏与中央政府的联系。另一方面,藏传佛教界积极保边卫国,为维护构建中华民族共同体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元、明、清时期,中央政府通过册封等方式,委派藏传佛教高僧大德治理西藏的政教事务,维护了祖国统一、安定了一方水土、防范了边患产生。到了近代,十三世达赖和九世班禅都积极抵抗英帝国主义的侵略。抗日战争期间,九世班禅、五世嘉木样活佛、喜饶嘉措大师等高僧大德开展了各类佛事祷告、募捐倡议活动。历史上,藏传佛教界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实践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爱国情怀,不断呈现出“爱国护教”的鲜明底色。
 
  ■ 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现实成就
 
  1951年以来,西藏历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已迈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性质早已得到根本性的转变,实现了短短数十年跨越上千年的人间奇迹。尤其是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西藏各族干部群众团结一心、艰苦奋斗,各项事业取得全方位进步、历史性成就。在宗教工作方面,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取得重大成效,持续深入地推进了藏传佛教中国化。
 
  首先,坚持了党对宗教工作的全面领导,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在“导之有方”上,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坚决抵御境外渗透,旗帜鲜明地与十四世达赖和达赖集团的分裂破坏活动作斗争,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在“导之有力”上,实行“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工作方针,建立健全党委领导下的宗教工作协调机制,加强对宗教工作的领导和协调力度,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动权。在“导之有效”上,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各种宗教活动正常进行,信教群众的宗教需求得到满足,极大地激发了广大僧尼和信教群众的爱国爱教热情和维护好藏传佛教正常秩序的信心、决心。
  
  其次,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坚持依法治藏,依法规范宗教事务管理,用法律调节涉及宗教的各种社会关系。加强和完善宗教事务配套法规建设,为建立藏传佛教事务长效管理机制提供制度保障;出台《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工作的指导意见》及实施办法,坚决遏制达赖集团的插手操作,牢牢掌握活佛转世工作的主动权、领导权、控制权;结合“六五”“七五”普法工作,以现场说法等僧尼喜闻乐见的形式,广泛深入开展“法律进寺庙”活动。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不断提升,实现宗教工作向法治化、规范化的深入推进。
 
  第三,加强和创新寺庙管理,提升宗教工作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适应新时代西藏宗教工作需要,推进宗教工作的改革创新,通过派驻优秀驻寺干部组建寺管会、开展和谐模范寺庙暨爱国守法先进僧尼创建评选活动、“遵循四条标准、争做先进僧尼”教育实践活动、大力推进寺庙“九有”工程等方式,创造性地开展宗教工作,共建、共治、共享的寺庙管理长效机制得到建立健全,宗教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得到不断提升,开创了西藏宗教工作的新局面。
 
  ■ 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的未来道路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是指导新时代西藏工作的纲领性文献,对于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指导意义。当前和未来,藏传佛教中国化的本质就是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一是要加强党对宗教工作的全面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在新时代,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必须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认识和对待宗教,准确分析西藏宗教工作形势,认真研究西藏宗教工作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全面把握西藏宗教工作的主要特征,牢牢把握宗教工作主动权,把抓好、管好藏传佛教工作作为西藏各级党委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来抓。
 
  二是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提高新时代条件下宗教工作水平。实践充分证明,现有管理藏传佛教事务的法律法规是一套科学有效的法律法规。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严格遵照法律开展宗教工作,任何人都不得凌驾于法律之上。要引导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自觉维护宪法和法律权威,自觉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开展活动,坚决抵制和反对一切利用宗教进行的违法活动。
 
  三是消除藏传佛教消极影响。由于历史和现实各种因素相互交织,藏传佛教的消极因素依然存在。西藏各族群众期盼永久保持团结稳定的生活环境,有自我发展和自我进步的迫切要求,这要求藏传佛教顺应各族群众意愿;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西藏的要求看,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人的发展与社会发展一同推进的现代化,这要求藏传佛教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时代进步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的阐释。
 
   (作者系西藏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副所长、助理研究员)

上一篇:民族地区防止返贫的思考及建议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