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07日 星期四


奔腾娘姆江

2020-05-07 10:18:22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张俊

分享:
山南市错那县境内的娘姆江曲蜿蜒曲折、百转千回,所流经之处从高寒的世界屋脊到亚热带的西藏江南风情,风格迥异、千姿百态,堪称绝世美景。

  江河是大地的血脉,自诞生起就怀着亘古不变的执念,呕心沥血地滋养着万物生灵生机勃勃的姿态。

  山南市错那县境内的娘姆江曲蜿蜒曲折、百转千回,所流经之处从高寒的世界屋脊到亚热带的西藏江南风情,风格迥异、千姿百态,堪称绝世美景。

  千山平地起,万水皆有源。娘姆江曲的源头洞嘎雄曲,发源于曲卓乡北部,河水来自雪山的冰雪融化,流淌聚集逐渐形成了河谷。这里群山环绕、山谷狭长,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在此交汇融合。千百年来人们沿河而居,虽不及富庶之地繁荣,但这里生活宁静、民风淳朴、百姓敦厚。沿河两岸除草场、农田外还散布着沙棘林,沙棘林大大小小竟有2000余亩,据考证,已有上千年历史,甚为壮观。沙棘被当地人称为“拉辛”,意为神魂树,已无从考证第一棵沙棘树是从何而来,只知道它从落地之日起,就需要与自然抗争。

  春夏之际,沙棘树扛过了严寒冰冻、风沙侵蚀,积蓄一冬的能力全部释放,树干郁郁葱葱,随意走进一片沙棘林,鸟鸣啾啾,草地上牛羊成群悠然进食。秋季树叶枯零树干上一穗穗淡黄色的果实落入地上,来年又将会有新生命绽放和咏颂。冬季大雪压顶,寒风袭来,但沙棘树像一个个勇士般始终肃穆超然、不朽不倒。

  涓涓溪流汇成大江大河。当洞嘎雄曲与库局雄曲交汇融合,才是错那县的母亲河——娘姆江曲真正的样子。水流顺势而下,落差2000多米后流进仙境般的勒布沟,水流到这里一改温柔恬静,变得波涛汹涌,江面最宽处几十米,最窄处仅数米,激流咆哮、声如狮吼、滚滚而下,气势磅礴中多了几分雄气。这里四周青山环抱、山峦缠绵、奇石错落,终年雨润充沛、气候宜人。星星点点的门巴族村落掩映在勒布沟一望无际的绿水青山间,这里就成了门巴人隐秘的乐园。很长一段时间藏在深山少有人知的勒布沟,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门巴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置身于桃花源般的山水田园中,感知自然的馈赠。

  时令三月,勒布沟的山桃花、高山杜鹃在半山坡地、田间地头、沿河两岸,或孤芳自开、任性不羁,或拥簇成群、香气远布。夏天,勒布沟云雾氤氲满山川,细雨霏霏,所有的一切都泯灭于泥土深处,最终滋润着花草林木的芬芳与茂盛。一叶知秋,层林浸染,秋天的勒布沟纯净出尘,远山近水斑斓多姿,秋天的脚步延伸到一枝一叶,枝头的叶片,山野的灌木丛,黄的明媚,红的厚重。冬天,湛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铺展于山水之间,只要渲染,不要勾勒,深情款款地展示着它对冰雪的柔情,纯粹、朴素、自然里多了一派仙风道骨。

  山水联姻,满目娇妍。如此仙境,岂能少了水色?在勒布沟,水是随处可见的,有泉水叮咚的柔情,有浪花勇进的驰骋,有飞瀑帘帘的激昂。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长。与山一样高的流水仿佛从天而降,勒布沟里大大小小的瀑布群,如天女散花,飞珠溅玉划出风尘,如烟、如雾、如尘。坐落在山顶的让荣湖是内敛的,整个湖被原始森林所包裹,天光云影共徘徊,还有恣意开放的野花,一朵朵、一簇簇,悠闲进食牛群,妙笔生花,亮丽而唯美,不多时,思绪渐远,忘了喧嚣。

  穿越千山万壑的娘姆江曲,欢歌而来,流进错那县人们的血液里,生生不息,让人念念不忘。(文章有删节)

上一篇:“樱花”树下 寻觅拉萨“最美甜茶馆”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