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5日 星期三


“日哇达”,格桑花开奔小康

2020-06-09 07:34:34   来源: 瞭望 2020年第23期   作者:王大千

分享:
聚焦深度贫困,克服环境之困,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吸纳农牧民就业……如今的高原五色风马旗猎猎,灼灼格桑花盛开,农牧民生活正在发生着巨变。

\

甘南藏区全域旅游打造乡村振兴“绿色引擎”。这是藏族演员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阿木去乎镇安果村阿米贡洪帐篷酒店的草原上表演舞蹈(5月25日摄)   陈斌摄/本刊

  四省藏区

  四省藏区是指青海、四川、云南、甘肃省等四省藏族与其他民族共同聚居的民族自治地方,包括青海藏区、四川藏区、云南藏区、甘肃藏区。四省藏区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高、脱贫任务重。

  ➤四省藏区多数地州分布着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水源地,生态环境敏感脆弱
  
  ➤“原来穷,是因为除了打零工,没有其他的收入。”如今,产业扶贫为藏区发展带来了潜力

  ➤四省藏区立足教育、医疗、文化等基本公共服务,织密“保障网”


  从昆仑山脉到祁连山脉再到横断山脉,青藏高原峻美辽阔。在这片约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除西藏以外的数百万藏族农牧民。幅员辽阔、沟壑纵横、高寒缺氧的自然环境,相对匮乏的资源,让四省藏区发展长期滞后。

  聚焦深度贫困,克服环境之困,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吸纳农牧民就业……如今的高原五色风马旗猎猎,灼灼格桑花盛开,农牧民生活正在发生着巨变。

  找准保护与发展平衡点

  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草原深处,一个有着浓郁藏式风情的漂亮村落渐渐映入眼帘。尕秀村,2020年1月成为甘肃首个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牧民定居点。贡保加的家就坐落其中。

  曾经,这里环境卫生脏乱差:垃圾乱堆乱放,院内牛、马、人同住,土路两旁堆满牲畜粪便,路上尘土飞扬。

  2015年,甘南州掀起一场环境革命。一场以人畜分离、卫生整治为先导的美丽乡村建设在尕秀拉开帷幕。村道上的牛马粪便得到清理,土路铺上了青石板。村庄供排水、垃圾收集、公共厕所都得到改造升级。

  2017年,尕秀村借助环境改善的红利发展旅游业,成立一家旅游土特产开发有限公司。贡保加放下羊鞭,搭上村集体经济的便车,在县里帮扶下开办了藏家乐。2019年,贡保加家旅游收入近11万元。

  日子红火了,草原生态也变好了。“过度放牧曾严重影响草原生态平衡。随着旅游业发展,草原生态压力也减小了。”尕海镇党委书记苏努东珠说。

  截至目前,甘南州共治理鼠害草原1573.5万亩、流动沙丘3.55万亩、沙化草地10.69万亩、退化草原116万亩,生态环境进一步得到修复,绿色植被覆盖率达到95%以上。

  四省藏区的多数地州,分布着广泛的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水源地等生态环境敏感区域。近年来,四省藏区打响脱贫攻坚战与生态环境保卫战,找准保护与发展平衡点。

  在海拔4200多米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达拢村,牧民公秋迟里把660头牦牛减牧大半:“不让草原休息,牦牛迟早有吃不到草那一天。”

  通过逐草游牧向种草集约定牧转变,仅2014年至2018年,石渠县就实施退牧还草200万亩。石渠县县长罗林说,通过畜牧业集约化后,放牧1000头牦牛只需8名劳动力。

  人不放牧干什么?美景处处的四川藏区,生态旅游催生处处民宿,好客的牧民生意兴隆。

  产业融合拓宽小康路

  54岁的代存忠,脸上写满沧桑:“原来穷,为啥呢?因为除了打点零工,没收入啊!”代存忠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柯鲁柯镇安康村的贫困户。

  以前的安康村,生活并不安康。2014年,代存忠的妻子得了大病,加上两个女儿上学,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

  脱贫攻坚给这家人带来了转机:2017年,代存忠利用精准扶贫小额贴息贷款,承包10亩地种起了藜麦,第一年净赚1万多元。

  “政府给贷款,村里联系藜麦加工企业,既提供技术又负责收购。”代存忠把自家藜麦种植面积扩大到了100亩。

  青海省扶贫开发局局长马丰胜说,以传统畜牧业和高寒农业为主的农牧区产业结构,发展方式粗放、生产效益低下。

  找到病根,对症下药:按照藏区人均6400元标准,实现21.56万有意愿有能力的贫困人口产业扶持资金全覆盖;投入资金7.15亿元,扶持发展村集体经济,实现藏区村级集体经济扶持项目在1623个行政村全覆盖……

  产业扶贫,给藏区发展带来了无限潜力。

  36岁的单继祥是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三坝乡江边村委会主任,他的另一个身份:以种植火龙果为主的金坝子庄园负责人,带动20余户贫困户脱贫。

  2014年底,在各方支持下,村里准备试种火龙果这项全新产业。起初,村民们没听过这种水果,觉得“整不成”。

  平地、下苗……试种后,农技人员常来指导。2016年第一批火龙果上市,4亩地的收入达到4万元。得知消息的村民纷纷表示要加入,村民杨君胜就是其中一员。

  “5分地的收入比得上5亩地。”杨君胜说,他种植了5分地的火龙果,还把自家的3亩地流转到庄园,每年流转费有1800元收入。他还在庄园打工,每天有100元收入。

  “去年全村火龙果产量为30吨,卖了50多万元。”单继祥说,除了提供种苗和技术,还用“市场价+保底价”的方式进行收购。

  2018年底,江边村如期退出了贫困序列。目前,江边村火龙果种植已达500余亩,覆盖了全村92户贫困户。

  补短板织密保障网

  “小病扛、大病拖”,这是过去牧区贫困群众的健康卫生状况。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倒淌河镇哈乙亥村的日多和拉毛吉老两口就是这样的典型贫困户。

  日多患有肠梗阻,拉毛吉患有甲亢、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常年卧床不起。家里仅有15只羊的收入,不够买药吃。2019年,日多在医院做了肠梗阻手术,拉毛吉的慢性病也得到治疗。

  “花了近2万元钱,自己掏了不到1000元。”日多说,健康扶贫让老两口感觉很有保障。

  立足教育、医疗、文化等基本公共服务,四省藏区织密“保障网”。

  在四川藏区,近10万户农牧民住进藏区新居,30多万藏区群众告别点酥油灯时代,包虫病、大骨节病得到有效遏制。

  2015年11月,四川甘孜石渠县开展包虫病综合防治工作试点,从2016年起,连续5年,中央财政每年通过中央转移支付2000万元,专项用于石渠县包虫病综合防治,目前综合防治工作取得阶段性的重大成效。甘孜全州推进“健康甘孜2020”行动,推进医疗保障全覆盖,建成258个标准化村卫生室,投入2.85亿元开展包虫病综合防治,有效遏制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

  在青海藏区,有1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享受了低保兜底,贫困地区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参保率达98%,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4.2%。

  马丰胜说,通过实施基础设施、教育扶贫、医疗保障等十个行业扶贫专项行动,补齐基础设施和民生短板。青海藏区农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11%,贫困群众收入增幅高于全省农牧民平均水平,“两不愁”目标总体实现。

  “日哇达!”采访中,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觉拉乡尕少村的村民们连连对记者这样说。当地干部告诉记者,“日哇达”意为“有希望”。

  希望在,美好生活就不会远。□

  (采写记者:王大千 胡伟杰 吴光于 杨静)

上一篇:一位92岁藏区老人眼中的“团结秘诀”
下一篇:海水稻首次在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试种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