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


美文 | 眸

2019-10-30 09:53:32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陈栗盈

酥油茶香依旧,骨笛哨声依旧,大昭寺前的那抹阳光依旧,老人的眸闪烁依旧。

  多年以后,我再望向窗外那团不断被吞噬却光芒久久不散的夕阳时,还会想起大昭寺外那个遥远的被酥油香气和耀眼霞光笼罩的傍晚。

  那是遥远的、被赋予了极大神秘色彩的西藏,那是年幼的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没有华灯初上的黄昏。我不懂得氤氲在空气中的煨桑味道和身着暗红袍子的僧人口中喃喃的梵语对这片土地的意义,拉萨的八廓街上各色的绿松石首饰使我更愿意逗留在街角的小店里研究藏族银饰上细腻的浮雕。

  西藏,这片古老而又极其神秘的地域,对年幼的我来说不过意味着无尽的寺庙、酥油茶香、皮肤黝黑的老老少少和阳光下泛着光芒的转经筒。

  我依旧穿梭在八廓街的小店里,一串串藏式挂件追着我叮当作响。我的目光落在门边那把夕阳下闪着金光的雕花木手柄转经筒上,为这一发现欢喜的我还不知道,这一瞥,将使幼小的我第一次受到那样巨大的心灵震撼。

  我摆弄着那只挂着一对翡翠色珠子的转经筒,微微抬眸,被阳光刺痛了双眼,从暗处到亮处,眼前模糊了半晌。待眼前的白雾散去,一团“深褐”竟直直地在面前匍匐在地,细细看,是位藏族老妇人。

  她穿一件布满尘埃的深褐色绒衣,外面裹一件颜色更深也更显陈旧的深褐色藏袍,袍子虽旧,也做了红黄蓝三色的十字花纹氆氇花边,但颜色因为岁月打磨,也不复当初可以想象得那样明媚,花边下续着几缕泛黄的羊毛,随着她身体的动作摇摇晃晃着。

  老妇人头发灰白,扎成两股短麻花辫,辫得极细,越到下面越短越细,直到细得看不见,消失在空气中,头发失了光泽,微微在空中蓬着。我尚不能看到她的脸,但只远远一瞥便能感觉到她的苍老了。

  我失了神,即使在西藏,这些日子见了不少藏族人,但他们身上多少有些现代气息,而现在,我却被老妇人深深吸引了,她从衣服到头发都失去了光泽,却被执着与满足环绕。

  她已缓缓从地上起身,嘴唇微微颤动着,声音似乎从远方传来,遥远而神秘,影影绰绰,听不真切,却感到格外虔诚与真挚,同时老妇人将戈壁滩上的古树树皮般的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往前行进一步,接着将双手移至面前,又前进一步,伴着诵经声,妇人的双手已至胸前。

  倏地,似乎是一阵风刮过的声音似的,老妇人掌心朝下,膝盖“咚”一声着了地,接着全身俯地,身体与地面贴得那么紧,好像磁石见到铁器,那么苍老的身体爆发出的力量,似乎不比一颗彗星撞击地球要小。

  我向前几步以便可以看见她的脸颊,老妇人有一双平静而睿智的深黑色眸子,那眸似一片深海望不到底,阳光照在她的眸子上,她的眸子随阳光熠熠生辉着,阳光也在老人眼里肆意舞蹈着。

  老妇人的前额磕在地上,可她沟壑纵横的面颊似乎如磐石般没有一丝变化,我着实被惊呆了,不是因为她的苍苍白发,不是因为她苍老的如黄土高原般的脸颊,更不是因为她如木刻般深深的皱纹,而是当她匍匐在地时,被皱纹挤到缩在一起的双眼放出了本不该属于老人的光,那光充满希望与虔诚,如同鱼儿跃出湖泊那一刻湖面的粼粼波光,她的双眼紧紧盯着大昭寺金色的塔顶方向,塔顶泛起耀眼的光,在空气中形成了那个最亮的光点,似星星般挂在空中。

  老人幽深的眸,如夜般漆黑而平静,望着这样一双眸,似乎便望进了一片繁星点点的夜;老人睿智的眸,如清浅水塘般清澈,望着这样一双眸,似乎能望到漫漫长路的尽头;老人闪烁的眸,如夏天挂在空中的云霞般灿烂,这双眸,承载着用身体丈量大地,走遍西藏每一座山、每一条河的执着与信仰。

  酥油茶香依旧,骨笛哨声依旧,大昭寺前的那抹阳光依旧,老人的眸闪烁依旧。

 

上一篇:祝福西藏,扎西德勒!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