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08日 星期二


可可西里,找寻藏羚羊

2019-10-08 10:35:15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杨国军

前不久,携妻带子在西藏自驾旅行了好几天,布达拉宫的雄奇壮观,大昭寺的神奇传说,极具藏族特色的地域建筑,让我心醉其间。

  前不久,携妻带子在西藏自驾旅行了好几天,布达拉宫的雄奇壮观,大昭寺的神奇传说,极具藏族特色的地域建筑,让我心醉其间。

  那天,经过十余小时的自驾,到达海拔4700米的安多县地域。车停后,我突感身子轻飘飘地站立不稳,急喘胸闷。从晚上十一时许至第二天早上都十分难受。

  次日早晨七点过,我们的车出发去格尔木。从安多到格尔木有800多公里路程,此地为青藏公路主干道,也就是109国道,蓝天白云下,沿途景色美不胜收,我们还零零星星看到藏羚羊、藏野驴、雪豹、野马等珍稀动物。

  不知怎的,沿途那些雀跃着身躯的藏羚羊,总让我生出怜爱之情,恨不能搂上三五只依偎细语。想想,茫茫青藏高原,自古以来充满神奇美丽的传说,而珍稀灵秀的藏羚羊又命途坎坷,几年前还屡遭盗猎者猎杀。但这些高原精灵生命力旺盛,加之受到空前的保护,目前已上升到六七万头。

  小车在一马平川的109国道上行驶,我透过车窗,眺望外面广袤的可可西里地带。这时媳妇提醒道:“快看,三四十只藏羚羊在车窗外50多米远的草地上吃草呢。哈,它们那么近。”我立时下车,以轻盈的步履试着走向藏羚羊啃草的地方,不知不觉居然到了近处。那些藏羚羊并不惊慌,时不时朝我回头,还咂吧着嘴儿发出嗷嗷声。我好不惊喜,拿出手机小心翼翼地拍摄。

  眼前的藏羚羊,大小不同,体重不等,毛色呈黄褐色。它们在进食过程中表现出不同的形态,有的大口大口地咀嚼,有的把青草撕扯成一堆一堆地在慢慢享用。已经吃饱的藏羚羊并不急着离开,而是沐浴着高原上既灼热却又温情的太阳尽情撒欢。一会儿,它们有的仰天长卧,有的四蹄半跪,有的悠闲走动,时不时轻嗷一声,显露满足神态。

  此时,近距离和藏羚羊亲密,我的思绪却在远山高天驰骋着。我曾经看到资料说,20多年前,可可西里地带的藏羚羊曾惨遭不法分子捕杀,成千上万头藏羚羊在罪恶枪声里倒下了……

  这时,又一群上百只的藏羚羊出现在离我们的车几百米远的水草旁。儿子告诉我,在青藏高原和可可西里,虽说时常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但像这样一次性出动五六百只浩浩荡荡的情况甚是少见。顾不上疲惫,我又抬脚朝着那一大群藏羚羊跑过去。

  这时,一位七十来岁的藏族老人牵着牦牛路过此地。他告诉我,前几天草原上狂风呼啸,又是暴雨,有一群藏羚羊队伍走丢了二十来头,同伴见其未归,便自发组建庞大的搜寻大军。这段时间,随着领头羊一声高嗷,这几百头藏羚羊在草丛、峦石、泥淖、沼泽、树丛间不停地扩大搜索范围。

  听了老人的话,我心里一阵激动。我对妻儿老小说,咱们即便赶路摸黑也要加入到寻找失散羚羊的队列中。家人点头同意。于是,我们分几路四散开来,沿着周边寻找,也不知走了多久,我气喘吁吁,汗渍黏上脸庞……过了约四十分钟,我们好不容易在一岩石后看到了两头受了伤躺在草地上的小藏羚羊。它们蜷缩着,张大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我心里颤巍,忙扑过去抱住它们。这时,懂些兽医知识的媳妇脱下自己的衬衣,撕成布条对它们进行包扎。当我们将其送给那位藏族老人,他大喜过望,连说太好了,太感谢你们了。老人的眼里噙着泪花……

上一篇:扎根高原农田的青稞“助产士”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