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纸:千年文明的见证者 - 雪域文化 - 西藏在线
2018年08月01日 星期三


藏纸:千年文明的见证者

——独具魅力的传统藏纸文化掠影

2018-08-01 10:41:34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谢筱纯

藏纸产生于公元7世纪中叶,是西藏特有的文化产品。千百年来,它默默地记录着西藏的历史,见证了西藏的文明进程。

 \
 
  拉萨市彩泉福利民族手工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向参观的小学生展示藏纸制作过程。
 
  藏纸产生于公元7世纪中叶,是西藏特有的文化产品。文成公主入藏带来了造纸术后,藏汉两族的工匠们在当地没有中原造纸所使用的竹、稻等原料的情况下,经过多年摸索生产出工艺独特的藏纸。布达拉宫、大昭寺、萨迦寺等处收藏的各类经文典籍所用纸张大都是藏纸,直到上世纪50年代,藏纸还在西藏广泛使用。千百年来,它默默地记录着西藏的历史,见证了西藏的文明进程。
 
  本期《文化雪域》关注西藏独特的藏纸文化。
 
  清乾隆年间,曾做过湖南巡抚的查礼留有《藏纸诗》长句。“蜀纸逊豫章,工拙奚足尚……孰意黄教方,特出新奇样,臼捣柘皮浆,帘漾金精浪……质坚宛茧练,色白施浏亮。题句意固适,作画兴当畅。裁之可糊窗,缀之堪为帐。何异高丽楮,洋笺亦复让。”诗中对藏纸极尽赞美之词,夸赞藏纸比蜀纸高出一筹,就连高丽纸也略逊一筹。
 
  据考证,藏族的造纸法是由文成公主带进藏的造纸工匠发展起来的,至今已有1300余年的历史。早年的藏纸普遍用于制作经书、档案卷宗、文献古籍和印制纸币。藏纸质地厚实、坚韧,正好适应藏民族用坚硬的木笔或竹笔蘸水写字的习惯。从历史中走出来的藏纸经文、卷宗历久弥新,也是得益于藏纸防潮、驱虫的性质。因其独特的质地与性质,还有人将其用于制作经幡,甚至替代布料。
 
  藏纸制作工艺有着多种类共同发展的格局。藏东地区盛产康纸,藏南盛产金东纸、塔布纸、工布纸、波堆纸、门纸(珞巴、门巴地区的纸)。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藏纸的制造技艺也不断提高,出现了许多精工细作的名纸:如产于塔布金东而享誉全藏的金东纸,适于馆藏文献使用的尼木县雪拉藏纸等。许多特殊的纸面加工纸品更令世人刮目相看:用于印刷纸币和邮票的精品藏纸、制作技艺精湛的金汁、银汁大藏经用纸等。
 
  藏纸制作工艺不但在西藏得到全面推广,还传入了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高超的藏纸制作技艺,悠久的藏纸历史,丰富的藏纸生产经验,组成了独树一帜的藏纸文化。
 
  奇特的原料
 
  藏纸多以瑞香科的狼毒草、沉香和山茱萸科的灯台树、杜鹃科的野茶花树为主要原料,根据原料品质的差异,可以制成不同用途和等级的藏纸。
 
  用杜鹃科类原料可以制作出厚薄随意的藏纸;沉香制造出来的藏纸的质地较厚;瑞香狼毒在康巴藏语被称为“阿交日交”,具有毒性,但能让藏纸拥有防潮、驱虫的特点。
 
  西藏有一关于狼毒草的古老传说:若是拔出狼毒草,露出赭红色土地,让天上的神灵看见了,就会因愤怒而降下很多灾难,比如泥石流、旱灾、霜冻等等。在现代植物学体系之中,瑞香科狼毒草正是土地沙漠化的象征植物,泥石流、旱灾等不是因为狼毒草被拔出来而产生,而是因狼毒草的出现开始潜伏。
 
  “尼木三绝”的雪拉藏纸,其主要原材料是瑞香科狼毒草的根。狼毒草是高山、草原特有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系大,吸水能力强,能够适应干旱寒冷的气候,周围的草本植物很难与之抗争。当狼毒花含苞待放时,它是红色的,完全盛开时,又变成了晶莹透亮的白。农牧民们根据它含毒的汁液给它取名“狼毒”。恰巧是这毒性,让它成为了雪拉藏纸的主要原材料。
 
  决定藏纸质量的根本因素是狼毒草的根,根系越发达的狼毒草,制造出来的藏纸质量越好。狼毒草的采挖时间很短,一般在七月以后至盛夏季节是采挖的最佳时节,十月之后狼毒草便开始凋零,难以辨识。
 
  事物均有两面性,狼毒草的毒性虽然给藏纸带来了独特的性质,但对长期接触它的制作者的手指关节、眼睛和胃都有不良影响。
 
  繁杂的工艺
 
  藏纸的制作工艺一般都有去皮、划捣、蒸煮、沤制、漂洗、捣料、打浆、抄造等环节。
 
  以雪拉藏纸为例,造纸时,先要处理狼毒草根。只用狼毒草根部中间白色的部分,撕下来刮成细条,晒干,加适量的水和土碱一起煮一到两个小时。在煮料的过程中,制作者要边煮边搅拌,直到锅中的纸料变软、发黄。时间、火候全凭经验来把握。煮好料后,将其捞起,放到石臼里用木槌打成浆状,再放入桶中里捣作纸浆。
 
  纸浆制作完成后,倒入摆在水面上的捞纸框(木框绷纱布做成),然后慢慢晃动框架,让浆液变得均匀平整,再轻轻提起框架,等水滴完,拿到院子里靠墙斜放,自然晾干。最后把纸从纸框揭下,用石头研光纸面,就可以使用了。
 
  由于复杂繁琐的纯手工工序,一个人一天只能做出一张纸,加之狼毒草根部有一定的毒性,导致坚守这门古老传统手工艺的匠人屈指可数。
 
  传承与发扬
 
  原材料匮乏、人手不足、产品单一、工艺繁杂、销路狭窄……传统藏纸制作手工艺的传承面临着许多困难。
 
  但坚守着传统藏纸制作手工艺的匠人们没有坐以待毙:原材料匮乏,就四处求购,或者自己种植;人手不足,就广泛宣传,大力招揽愿意学习、继承、发扬这门手工艺的人;销路不畅,就不断创新,转向旅游市场寻求生机;产品单一,那就在传统藏纸的基础上开发广受喜爱的新产品,拓宽市场……
 
  如今,尼木县民族手工业园区、墨竹工卡县罗杰林民族手工艺品加工专业合作社、拉萨市彩泉福利民族手工业有限公司不断对传统藏纸手工艺进行宣传、创新,大大提高了藏纸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开拓了传统藏纸手工艺的新发展道路。
 
  随着国家对民族传统手工艺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藏纸技艺走出了“深闺”。2006年,藏纸生产工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尼木县的次仁多杰获得了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称号。2011年,拉萨市彩泉福利民族手工业研发中心被选为“西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习基地”。在国家大力倡导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化的政策支持和旅游业的快速健康发展带来的无限商机下,藏纸产业迎来了它的“春天”。
 

上一篇:探索·西藏钱币文化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