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10日 星期二


水磨坊,在童年里歌唱

2018-04-10 08:52:32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其米卓嘎

小时候,因为水磨坊,我们会有不断的零钱花;因为水磨坊,乡亲们会陆陆续续送来干柴、干牛粪和新鲜的蔬菜;因为水磨坊,家里每天有络绎不绝的客人,似有“门庭若市”的意味。

  亲戚捎来一袋糌粑,特意嘱咐说,这是水磨坊磨出来的新鲜糌粑,叫我一定记得吃!

  我满怀感激地打开袋子。那清新香甜的淡雅气味,如一张珍藏许久的老照片,让我的双眸随着震颤的内心卷入了那片土地上。

  水磨坊,日夜兼程劳作的水磨坊夹杂着父亲的影子。

  小时候,因为水磨坊,我们会有不断的零钱花;因为水磨坊,乡亲们会陆陆续续送来干柴、干牛粪和新鲜的蔬菜;因为水磨坊,家里每天有络绎不绝的客人,似有“门庭若市”的意味。

  水磨坊,就是一间单独的老式屋子,它像一颗硕大的珠子,被穿插的河流牢牢围在中间,汹涌而湍急的激流经过水磨坊,进行一次次剧烈的冲刷旋转,最后变成雪花一样的水丝,从水磨坊的后方争先恐后地奔流,然后投向大河道,开始一次舒缓优美的旅程。

  被河流分割的土地,一半在水磨坊的面前成为一片宽敞、空旷的草地;一半在水磨坊的后方被繁盛拥挤的荆棘给霸占。每年夏天,一边是如画的嫩绿草地,一边是如雪的荆棘丛。

  父亲时常要去看水磨坊,看看有无故障,看看糌粑磨得怎样……我总是跟在后头……

  一进水磨坊尽是白雪覆盖的天地,脚踏上去,仿佛在梦中遨游,糌粑的清香在心头化作无限美好的愿望。

  一条斗笠状的氆氌袋子倒挂在空中,它的四角被牢牢固定在木质的天花板上,底下露着空洞的牛角,它被牵强地塞在氆氇袋子的底下,仿佛是撅起的嘴巴又仿佛是外漏的水管。袋子里装着满满的炒青稞,这青稞顺着氆氌袋的嘴巴你追我赶地往下跑,一粒粒如兴高采烈的孩子,又如欢欣鼓舞的胜利者,涌向那深邃的石头孔里,经过两块圆形巨石的碾压、揉碎,最后磨成粉末——糌粑。糌粑凭借细腻和纯正的本色,千百年来占据了藏族人的味蕾。

  看到这个,我想起“破茧化蝶”的艰辛和美丽!生命中每个劈波斩浪的瞬间不就是这样的过程?每一次拥抱背后不就是这样毫无顾虑的付出吗?

  水磨坊,在历史的脚印中深深烙下美丽的印记……

  水磨坊,伴随着父亲的离世,隐退在荒野的寂寞中……

  水磨坊,在我记忆的深处,悠悠吟唱着不老的童年……

上一篇:诗歌《加达村素描》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