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9日 星期三


坚守可可西里的故事:生命到了边缘,才显得深刻

2018-01-12 08:21: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张添福

“生命到了边缘,才显得深刻。”山东济南的青海师范大学学生吴弘璟说,“正因保护力度的加大,让藏羚羊的生存状况好了很多,我们应该发动整个社会关注这块世界自然遗产。”

\
图为可可西里藏羚羊。(资料图)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 供图

  “感恩太阳之神的馈赠,

  成千上万只藏羚羊沐浴着阳光,

  在太阳湖畔卓然漫步。

  领头的公羊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仰头膜拜,

  哦,没有枪声的可可西里真美,真宁静……”

  一段片名为《可可西里的太阳》的暖场视频,得以让出生在山东济南的青海师范大学生命与地理科学学院大一学生吴弘璟“重回”可可西里。

  对于这片“美丽少女”,吴弘璟第一次是从电影《可可西里》中初窥堂奥的,而当三江源国家公园八名一线生态保护员以党课《可可西里坚守精神》的形式,带学校师生“游历”可可西里后,令她感慨万千。

  “生命到了边缘,才显得深刻。”吴弘璟说,“正因保护力度的加大,让藏羚羊的生存状况好了很多,我们应该发动整个社会关注这块世界自然遗产。”

\
图为三江源国家公园宣讲团开“用信念担当·用生命坚守”为主题的党课——《可可西里坚守精神》。 张添福 摄

  人生第一课

  堪称“生命禁区”的可可西里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无人区之一,境内雪山冰川林立,江河湖泊纵横,含氧量不足沿海地区的一半。

  “走着走着,突然感觉眼前的东西变得模糊不清了,耳朵鸣响着,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宣讲团成员张鹏讲述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森林公安局副局长罗延海的巡山故事,“初进可可西里的新鲜感、好奇感,就被疲劳、头痛、恶心代替了。”

  “我强烈地期盼着眼前能出现一个避风的地方,然后煮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刚从学校毕业的罗延海身心俱疲,“那一刻,我后悔了,害怕了,退缩了……我想爸爸,想妈妈……”

  “我开始惭愧,自己咋就那么懦弱,当初不是争着抢着,要在可可西里当一名森林警察嘛!”最终,罗延海悄悄擦干眼泪,整理好行装,跟着队友们继续出发。

  团结给他生存的力量

  “为了车上能多坐一个人,每个人的行李都减到了最少。白天赶路,被颠得头晕目眩,夜里,薄薄的帐篷难抵风寒,只能苦苦等待着天亮。”宣讲团成员孙辉继续讲述发生在可可西里的故事,“为了省油,舍不得开暖气,实在冻得不行了,围着车一圈一圈跑步取暖。”

  一次巡山途中,车翻了,驾驶员文尕公保负责将满脸是血的尕玛土旦和断了肋骨的更嘎送往三百公里外的格尔木医院。

  途中,车速快了,更嘎疼痛难忍,慢了,尕玛土旦头上的血还没止住。到了青藏公路沿线的纳赤台,尕玛土旦已经快撑不住了,他要求“选一块草长得好的地方,把我放下,赶紧去救更嘎吧!”

  文尕公保放声大哭:“我们是一起活着进山的,就要一起活着回家!”

\
图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保护人员在青海师范大学开党课——《可可西里坚守精神》。 张添福 摄

  66天的绝境坚守

  旦正扎西是在可可西里坚守了22个春秋的巡山队老队员。

  “产羔的藏羚羊,特别容易受到不法分子的偷猎。”宣讲团成员陈忠涛讲述旦正扎西的故事。“当时其他队员全部去追捕盗猎分子了,只安排旦正扎西一个人坚守在卓乃湖。”

  漫长的30天过去了,这个时候其他队员应该来找旦正扎西了,但偏偏大雨连绵,很多地方成了沼泽,外面的车根本进不来,更可怕的是自己带来的干粮快吃完了。

  “旦正扎西仰起头,张开嘴,喝了点雨水。”陈忠涛说,“突然,模糊的视野中,一个黑点惊醒了他。野牦牛,那是一头孤牛。他知道,只要自己手指轻轻一扣,他就有充足的食物,他就能活下来。”

  但旦正扎西突然问自己:你到这儿来忍饥受冻,不就是为了保护它们吗?

  第二天,旦正扎西醒来,眼前一只鼠兔蹿了一下。他就像发现了救星一样,爬在草地,硬是把一窝鼠兔挖了出来,得以坚持了几天。

  “他多想自己能是一只鹰,飞到格尔木,飞向战友,飞回故乡,”陈忠涛说,救援队发现旦正扎西的时候,小伙已经瘦下去了好几十斤,奄奄一息的他两眼深陷,头发蓬乱,没了人样。

  旦正扎西在荒无人烟的可可西里坚守了整整66天,其中断粮20多天。

\
图为青海师范大学学生听特殊的党课——《可可西里坚守精神》。 张添福 摄

  索南达杰们:为有牺牲多壮志

  20世纪90年代初,可可西里成立保护机构,组建武装反盗猎队伍“野牦牛队”。1994年1月18日,索南达杰为了保护藏羚羊,与18名持枪偷猎者对峙时牺牲,之后,他的妹夫扎巴多杰主动请缨,愿意降级前往可可西里。三年后,也牺牲了。

  秋培扎西是索南达杰的外甥,扎巴多杰的儿子。“那时候,我最喜欢听舅舅讲他的可可西里,讲他的藏羚羊,讲他与盗猎分子搏斗的故事。”秋培扎西说,“父亲曾说,等哥哥普措才仁长大了,就让他去可可西里。”

  “当时我很不高兴,冲着父亲发脾气:为什么只让哥哥去,我也要去。”秋培扎西说,“可父亲告诉我,让你哥哥去就行了,你是弟弟,留在家里陪母亲。”

  柴文芬是秋培扎西的大学同学。“我听说索南达杰是他舅舅,那可是我心中的英雄。当时,就觉得秋培扎西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吸引着我。”最终,柴文芬穿上藏服,与秋培扎西结婚。

  “慢慢我才知道,巡山可没我想象的那么轻松和浪漫。”柴文芬说,“每次出发,我都要再三叮嘱安全,可是在那样的环境里,发生意外是常有的事。我能做的是,等他回来,不管有多晚,都会煮一锅他最爱吃的手抓羊肉,把家里所有的灯都点亮。”

  从20世纪90年代藏羚羊惨遭大量猎杀引起世界关注,开始设置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到如今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列入世界自然遗产,“野生动物天堂”正得到史上最有力的保护。

  “可可西里特别美,特别神圣,崇拜而向往。”听完这堂特殊的党课,青海师范大学大一学生王闻达不禁长吸了一口气。

  他对中新网记者说,当听到老队员们要求把自己放在草长得好的地方,腾出精力去救别人的时候,特别敬佩,“我现在特别想更多的了解可可西里。可可西里的生态保护,不仅仅是他们的事。”

上一篇:贵南开启文旅服务融合发展新引擎
下一篇:“中华水塔”这样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