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唐卡画师丁增平措:指尖绽放的虔诚

2018-02-11 10:23:47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晓勇

今年刚过而立之年的丁增平措,来自藏东昌都素有匠人之乡美称的嘎玛乡。除了作为藏族新一代年轻唐卡画师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个看似平凡又安静的大男孩,还是西藏自治区工艺美术大师、噶玛嘎赤画派第十代杰出传人嘎玛德勒的外孙。

\
 
  丁增平措(左)与噶玛嘎赤唐卡画师罗珠巴松在唐卡画展上交流。
 
\
 
  丁增平措工作照。
 
\
 
  丁增平措唐卡画展上的作品。
 
\
 
  丁增平措的外公嘎玛德勒老人正在绘制唐卡。
 
  2017年4月24日下午,在西藏自治区群艺馆展厅一间休息室里,换了一身休闲便服的丁增平措,轻松又自在地靠坐在一张藏式床上,不时和坐在一起的两个藏族女孩聊上几句。
 
  此时,与上午一派热闹的场景相比,展厅里变得异常寂静。37幅出自丁增平措之手的噶玛嘎赤优秀唐卡画作悬挂在墙上,仿佛寂寥地看世间。
 
  当天上午,由西藏自治区文化厅主办,西藏自治区群艺馆(自治区非遗保护中心)和西藏唐卡画院承办的新一届“指尖神韵”唐卡个展在此成功举办。
 
  微卷的头发,一张年轻、俊俏的面容,一身浅黄色的绸缎藏装衬得丁增平措皮肤白皙。作为当天的主角,媒体采访,同行祝贺,使得这位85后藏族非遗传承人、噶玛嘎赤唐卡画师在迎来送往里度过了他繁忙而紧张的半天。
 
  今年刚过而立之年的丁增平措,来自藏东昌都素有匠人之乡美称的嘎玛乡。除了作为藏族新一代年轻唐卡画师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个看似平凡又安静的大男孩,还是西藏自治区工艺美术大师、噶玛嘎赤画派第十代杰出传人嘎玛德勒的外孙。
 
  匠人之乡里的匠人之家
 
  1986年,丁增平措出生在当时的昌都地区嘎玛乡比如村。也许,从母亲孕育生命的那一刻,因为地域与家族的缘故,丁增平措的命运就和藏族工匠艺人画上了缘分的符号。
 
  那是一个靠手工技艺游走天下的地方。
 
  位于扎曲河上游距离昌都镇130公里外的嘎玛乡,是昌都县民族手工业的聚集地。因境内有著名藏传佛教噶玛嘎举派祖寺噶玛寺而得名。这里的民族民间文化底蕴深厚,构成了民族民间手工艺传承的特殊地理环境。现在,这里已然成为了包括制作唐卡、佛像、宗教用品、服饰配饰等闻名遐迩的“民族手工艺之乡”。
 
  2008 年,噶玛嘎赤画派唐卡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随后,嘎玛德勒老人荣获西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称号。2009年,他被自治区级文物保护研究所聘为特约研究馆员。
 
  嘎玛德勒老人膝下无儿,只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正是丁增平措的母亲。
 
  还在土堆里、草滩上摸爬滚打的年纪时,丁增平措就已开始接触那些绘制唐卡的画笔和各种矿物质颜料,那些都是外公嘎玛德勒视若珍宝的工具。
 
  记忆里,当那些颜料被他涂得满脸、满手时,外公的斥责也仍是慈爱的。
 
  在丁增平措心里,外公嘎玛德勒永远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在这样一位慈祥的老人跟前长大的丁增平措,仿佛也继承了外公的好脾气,看起来不急不躁,一张年轻的脸总是洋溢着笑容。
 
  早年,丁增平措的父亲也学过绘制唐卡的技艺,后来慢慢地在蹉跎岁月里荒废了手艺。丁增平措的出生仿佛像天意般让嘎玛德勒老人的唐卡技艺有了新一代的家族传承人。
 
  从6、7岁始接触唐卡绘画技艺,到11岁正式在外公跟前背诵藏族《造像度量经》开始,丁增平措的成长路,就是一边上学,一边跟随外公学习最传统的唐卡技艺。
 
  从最基础的勾线开始,一次次下笔又一次次抹去,反复背诵与练习,即便再枯燥、再繁琐,丁增平措从未退却。他说,这是他的使命。
 
  他笑着解释,出生在嘎玛乡的每一位男孩,仿佛生来就被注定了命运般,无论是否愿意,长到11、12岁时必然要学一门手艺,或唐卡,或铸造佛像,总之,那就是生来就被注定的命运。
 
  对丁增平措而言,他出生的家族,他的外公是嘎玛德勒,所有这些,也在冥冥中为他铺好了人生轨迹。
 
  他说:“此生与唐卡结缘我感到幸运。”
 
  他还说,很享受坐在外公跟前学习唐卡绘制技艺的年少岁月。那些往事始终萦绕在脑海里,是这辈子最珍贵的记忆。
 
  整整9个春夏秋冬,丁增平措从勾线功底纯熟,到构图、颜料的调制、上色……一支唐卡画笔给了他另外一个世界。
 
  显然,那也是外公的世界。那些深深地蕴藏着唯美的民族文化艺术的唐卡世界。
 
  20岁那年,他正式出师。此时的外公嘎玛德勒已开始带他游走那些古老的寺院,在古韵犹存的壁画世界里游历唐卡的绘制技艺。出师后的3年间,他辗转到噶玛寺、拉登寺及玉树的几座寺庙参与壁画修复或创作工作。
 
  丁增平措说,直到出徒后,自己才开始意识到除了自己热爱并画好唐卡外,还有一份责任始终相伴。
 
  在最初那些和外公嘎玛德勒及其他师兄弟一起参与修复寺院壁画工作、磨练意志与技艺的日子里,丁增平措慢慢领悟人生,思考他的使命。渐渐地,他对作为一名传统藏族唐卡绘画技艺传承人的责任和义务,也有了些许的想法。

上一篇:朱维群谈民族宗教问题:争论事涉原则 我不会背过身去
下一篇:拍摄雍和宫的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