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一个西藏 “缅甸村”边民回家的故事

2017-11-13 10:39:02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周建新 杨猛

在西藏自治区察隅县的大山深处,有一个“缅甸村”。村民被当地人称为“缅民”或“回归户”,藏语里叫做“囊塔归巴”。他们是早年离乡逃往缅甸生活,又几经周折重返故里的人。

 
  四、31年,重建幸福家园
 
  伍金扎西举家回归,至今已有31年。他回到家乡又生活了20多年,去世时已有110岁高龄。他从缅甸带回的家人们已经在西托拉卡村扎下了根。
 
  回归之初,由于当时还没有正式获得中国国籍,他们的行动范围有限,“上不得过德姆拉山,下不得过下察隅钢桥”,但西托拉卡村民可以参加村里的会议,参与政治生活。2006年,西托拉卡所有“缅民”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正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们建设着自己的家园,热爱着自己的家园。
 
  丁曾口述:
 
  现在你看嘛,我们察隅县竹瓦根镇领导,好的!察隅县领导,都好的。现在我们共产党,活菩萨的一样。现在你看嘛,老百姓什么都有嘛,国家的钱给,吃的也给。现在我们,你看,单位人一样嘛,工资全部有嘛!我汉话不太懂,懂的话我跟你好好说。现在的话,我们中国国家,可以!今天我们说的嘛,我一点都没有假话,真正的说了。
 
  驻村的人喜欢我们村,我们村比别的一些村听话,驻村的人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照做。驻村的人有什么好吃的,会喊我们去吃,我们也一样,互相都要好。你对我好我自然对你好,我们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喊他们,我们关系非常好。谁要是说驻村的人不好了,那肯定是他自己不好。
 
  我们西托拉卡有差不多五年了,我弟弟当村长,我们拿奖状、奖金。真正在我们大村的话,拿第一哦。领导他们看重我们,户长要带头做好,路面、每家每户都要干干净净。
 
  现在西托拉卡是村委所在地,有林芝市商务局下派的4人驻村工作队常驻在这里,负责维稳、生态保护、基层组织、经济文化建设等方面的工作。西托拉卡村每户至少有1人是党员,此外还设有户长2名,村级护林员、村医、民兵队长、村妇女主任、科技特派员各1名。这些职位均有岗位工资。每年村民可以获得国家的生态林补贴、草场补贴和边境补贴。2015年,西托拉卡村每户获得了3万元的房屋改造补贴。
 
  2009年3月28日,在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活动中,西托拉卡村的全体村民精心准备了一个舞蹈,舞蹈的最后一个动作是高高举起毛主席的画像。他们想用这样的方式,展示西托拉卡人的幸福生活,表达全村村民对共产党的感激和对国家的热爱。这一举动获得了满场喝彩,西托拉卡村的舞蹈节目最终获得了第一名。西托拉卡村的故事也成为了察隅县的一段佳话。
 
  五、结语
 
  “离散”与“回归”是人类学关注的两类移民现象,无论是离散还是回归,其中都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和复杂原因。伍金扎西的个人生命史中所经历的离散和回归,不仅是西托拉卡人的故事,也是整个中国在特定历史时期发生在边界一线的许许多多故事的缩影。
 
  边民的离散与回归,无疑可以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的“治”还是“不治”,“善政”还是“恶政”的晴雨表。就中国而言,那个曾经千疮百孔,边疆松弛,边民离散的时代早已过去。一个已经富裕强大起来的中国,正以她豪迈的姿态屹立于东方,这无疑是吸引曾经离散的边民回归的真正原因,也是对西托拉卡村故事的最好注解。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边疆地区的边民离散与回归研究”(项目编号:14ZDB109)、广西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广西民族大学中国南方与东南亚民族研究中心资助项目“民族志视角下的边民回归个案研究:基于对西藏察隅一个‘缅甸村’的田野调查”(批准号:2016ZQN004)的阶段性成果。】
 
  [田野素描]
 
  大山深处的西托拉卡村
 
  周建新初访“缅甸村”是六年前。2011年7月,他带着3名研究生深入西藏察隅县调研,偶然听当地人说起有个“缅甸村”,就驱车前去探访。原来这是一个从缅甸返回的藏族人聚居而成的村落,正式的名称叫“西托拉卡村”。2016年7月,周建新带着5名研究生再次深入西托拉卡村开始真正的田野调查。2017年冬,他又派出研究生杨猛住村调研了70天。在细致的田野考察中,伍金扎西老人的生命历程逐渐清晰。人类学家的讲述,让我们听到了这样一个藏族人从故乡离散,又带着全家人回归故里的故事。
 
  察隅县是西藏自治区重要的边境县,位于西藏自治区东南部,东临云南,北邻昌都,西接墨脱,南与印度、缅甸交界,边界线总长588.64公里。其中,中缅边界线长187.64公里。很长一段时间,中缅边境上的边界线模糊不清,缺乏边防管理。从1960年5月开始,中缅两国政府根据《中缅边界条约》的规定,进行了边界勘察和边界树桩工作。1961年10月13日签订《中缅边界议定书》,于1962年2月22日生效,正式划定中缅边界,西藏段竖立了3根界桩,编号为44、45、46。这样,中缅边界西藏段才最终以法律形式界定清楚。
 
  因地处边陲,环境险恶,历史上察隅是西藏流放囚犯的地方。其政权归属在康、藏之间几经更迭,再加上20世纪初,英国图谋西藏,察隅地区屡遭侵扰,因此战乱频发,久不安定。
 
  1951年人民解放军进驻察隅,察隅县得以和平解放,才终获安定局面。但即便如此,一些敌对分子依旧预谋叛乱,非法的麦克马洪线问题始终是引起中印摩擦的不安定因素,1962年,中国“对印自卫反击战”中的“瓦弄战役”就发生在察隅县境内。
 
  察隅解放后,1951年桑昂曲宗解放委员会成立;1954年桑昂曲宗划归昌都;1959年桑昂曲宗解放委员会撤销,改称桑昂曲县,成立县委、县政府;1966年桑昂曲县改称察隅县;1986年,察隅县由昌都地区划归林芝地区管辖。与此同时,经济、民生、边防等建设也稳步推进,察隅逐步改变了旧藏政府时期落后、贫困的面貌。
 
  当地人所说的“缅甸村”——“西托拉卡村”位于察隅县城向西近20公里处的一块台地,四面环山。201省道从村口穿过,沿着桑曲河向察隅县城方向延伸。村里有15户人家,65人,仅1人是汉族,1人是羌族,其余村民全是藏族。现在村里生活的老人中,还有11人是出生在缅甸,后来跟随伍金扎西回国的。
 
  全村有耕地120亩左右,种着青稞、苞谷、鸡爪谷和荞麦等作物,能有少量盈余出售。每家饲养着牛、猪、鸡等家畜家禽,住宅附近都有温室菜地,种的蔬菜可供全年食用。每年的5月到8月,西托拉卡村民都要到清水河一带的高山上去挖虫草,每年每户大概能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农闲时间,男人们会到附近工地打工,贴补家用。此外,国家的草场补贴、生态林补贴、边境补贴等也是村民收入的重要来源。
 

上一篇:追忆十七条协议翻译工作二三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