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一个西藏 “缅甸村”边民回家的故事

2017-11-13 10:39:02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周建新 杨猛

在西藏自治区察隅县的大山深处,有一个“缅甸村”。村民被当地人称为“缅民”或“回归户”,藏语里叫做“囊塔归巴”。他们是早年离乡逃往缅甸生活,又几经周折重返故里的人。

 
  二、41年,他乡不是故乡
 
  伍金扎西到了“囊塔贵”,在那个“没人管”的“野人山”开始生息繁衍。但40多年间,他和家人一直没有获得缅甸国籍,也难以离开这片山地,始终是流落异乡的“外国人”。
 
  洛松口述:
 
  爸爸到那边怎么生活?那边有人,也是藏族的,认识的,是亲戚,有一个是他舅舅。我爸爸住在别人家里,什么都没有,锅也没有。
 
  爸爸到缅甸是什么时候嘛,我晓得。以前,他们到的时候,缅甸没有世界(没有政府的意思)。英国人在管着缅甸。后来日本又来……在缅甸打起来了。是1948年吗?英国出去了,日本又打完出去了,再后面慢慢缅甸世界就到了嘛。我爸爸那个时候缅甸好,缅甸没有人(政府)在的,这里没人管你,你有那么多东西都是自己的,哦呀。
 
  伍金扎西历经艰险到了“囊塔贵”,借宿在一个舅舅家里。慢慢地,他知道这个地方叫西朱当,是缅甸密支那地区罗孟当县的一个村子。
 
  伍金扎西还发现在西朱当村的周围有一些羌族人的村落,稍远一点的地方还有从中国云南搬来的独龙族人的村落。西朱当村也已经住了一些来自察隅的藏族人。这些人都是不堪忍受当时旧藏政府的苛捐杂税和“三大领主”的奴役,向往着心目中的“囊塔贵”,从西藏察隅逃到缅甸的。没过几年,又有一波藏族人从察隅来到了这里,住在西朱当村以及附近的桑当(Samdam)和木登(Mudong)这3个村子里。
 
  伍金扎西到了西朱当村以后,渐渐觉察到这里和家乡察隅有很大的不同,就像之前在边民中流传的说法,“没人管你”“东西都是自己的”。伍金扎西逃到西朱当是1945年。而事实上,1886年英国将整个缅甸划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之后上缅甸由英国政府负责管理。伍金扎西他们一心向往的“囊塔贵”所在之地是一片“野人山”。这一片山区历史上早已是中国茶山、麻里两土司的管辖地。但是英国拒不承认中国在此区域的主权,并建议此处为两国的“瓯脱”地,即将之视作在疆界不确定的情况下,两国都不管的地方。随后,在多次中英边界谈判中,中方一再失利,“野人山”逐渐为英国所侵占。
 
  贫苦农奴伍金扎西深处压迫之时,自然向往这样的“无政府”状态,这是他离开生活了30多年的家乡逃到缅甸去的一个重要原因。到了“囊塔贵”,不用向旧藏政府缴纳税赋,不用向农奴主偿还高额利息,也不用无偿地为农奴主劳动、服差役。在他留给后人的记忆中,即便“野人山”是那样的不利于生存,他初到“囊塔贵”时,也觉得“那个时候好”,已经非常满足。
 
  西朱当村在山区深处,山多路窄,交通不便。出行、运输全靠脚力。从村子到乡里要走3公里,购买必需品还经常要穿过两个县到达布达乌县(Putao),来回就要走1个月。伍金扎西和他的家人长久生活在这里,一切都靠自己。
 
  笔者2017年1月与洛松的访谈:
 
  问:那时候国家(缅甸)、县里、乡里基本都不管你们?
 
  洛松:不管。不算我们是缅甸那里的。人口(登记)上没有我们。比如缅甸有个人口(登记),乡里面有几个人这样子嘛,就没有我们。
 
  问:你们到那边,人家不认你们?
 
  洛松:就是这样吧。我爸爸就是巴嘎村人,妈妈就是格达村人,他们两个下来了缅甸,缅甸人不算他们,外国人算的。外国人就是我们中国人嘛。
 
  问:他们不把你们算作缅甸人?他们什么东西什么福利都不给你们?
 
  洛松:不给。
 
  问:那就是你们自己去找吃的,找喝的?
 
  洛松:朋友之间给哦!我认识你嘛,你需要的给嘛!你那里什么东西我那里送,我那里东西你这里送。国家事情......什么都不给我们。
 
  问:就是缅甸那边有你认识的朋友,你需要什么他们会给,但是国家不给帮助?什么都不给?
 
  洛松:国家不给,什么都不给。我们国家给的东西(在缅甸)什么都没有见过!
 
  丁曾口述:
 
  我爸爸到缅甸,还有察隅这边那些人到缅甸,就是客人嘛、外人嘛,把我们像对待客人一样对待。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没有权力,根本就没法说。他们想什么时候让我们走就什么时候让我们走,他们把我们当成客人嘛!客人肯定不可能待得长久嘛。他们(缅甸政府)不管我们,我们生活只能就是靠自己的双手嘛,如果你能干就有吃有喝,你不能干,就算你变成野人一样,也没人管你的。就是靠自己嘛!
 
  “野人山”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处于一种“无政府”状态,因此,生产、生活和社会运行只能依赖自给自足以及亲友邻里之间守望相助。随着缅甸政府管理的不断深入,那里不再是法外之地。但几十年间,缅甸政府不会过问他们的生计,也不认可他们的身份。据洛松的说法,就是把他们当作“外国人一样的嘛”。此外,当地偏僻贫困,商品匮乏,甚至常有土匪出没,战争不断。这种生活状态给伍金扎西和他的后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历史记忆。他们没有安全感,没有归属感。

上一篇:追忆十七条协议翻译工作二三事
下一篇:周恩来对我国民族工作的特殊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