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04日 星期六


西藏的时空(TA说民族)

2017-02-04 10:11:1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次仁罗布

几百万年前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的相互撞击,造就了青藏高原的隆起,使她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高原。这里栖息着众多的珍禽动物,生长着各种名贵药材,地底沉睡着多种矿产,西藏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丰富的资源受到了世人的关注。

\
献哈达

  几百万年前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的相互撞击,造就了青藏高原的隆起,使她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高原。

  在这辽阔的高原上,雪峰连绵不断,喜马拉雅山、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昆仑山、可可西里山、巴颜克拉山等,由西向东横越过去;雪山、冰川哺育了黄河、长江、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等,它们蜿蜒地在高原的胸膛上流淌、交汇,浩浩荡荡地奔腾而去,惠泽着江河两岸的各族人民,使其得以繁衍生息;众多的湖泊静谧地镶嵌在山坳里、草原上,像一只只深不见底的蓝色眸子,净化和涤荡世人心头的浮尘,还你一片宁静与安详;茫茫的草原浩渺无际,原始森林绵延不绝,这里栖息着众多的珍禽动物,生长着各种名贵药材,地底沉睡着多种矿产,西藏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丰富的资源受到了世人的关注。

  生活在世界之巅的藏族人,也像其他民族一样经历了奠基期和青涩的青春期。

  那时,高原上的各部落间通过相互的兼并和杀戮,从40个小帮,变成了24个小帮,再缩小到后来的12个小帮,逐渐奠定了藏民族的融合与统一的根基。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藏族的先辈创造出了象雄文明和其后的短暂而辉煌的吐蕃王朝。象雄文明之苯教像是一根纽带,连接着高原各个部落,甚至辐射到了遥远的滇西。在藏族史记中记载的第一任国王聂赤赞普,是被几个放牧的苯教人士发现,将其托举到肩头,以脖子当宝座拥戴为王,为他修建了藏族历史上的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从此,这位六牦牛部落的国王后继不断、血缘不止,辅佐国王的都是苯教的重要人士。

  直到二十八代国王拉妥妥日年赞时社会、经济有了较快的发展,医药学得到充实和补充,最值得一提的是佛教经文第一次传到了西藏高原上。三十二代国王囊日松赞武力兼并了苏毗、藏博、达布等地,初步统一了青藏高原。不久,囊日松赞被旧臣毒死,降服的旧帮纷纷独立,其子松赞干布嗣位时年仅13岁。年轻的国王诛戮叛臣,武力征讨,第一次将青藏高原全部统一,建立了吐蕃王朝。松赞干布迁都到拉萨;派遣人员到印度学习,创建藏文文字;制定一系列建政措施;制定法律;迎请了文成公主和尼泊尔赤尊公主为妻。这段时间是藏族统一文字、统一语言、统一度量衡、统一民族意识的奠基时期。

  随后的两百多年间,是青春任性却又激情澎湃的时期。国王们不断扩大疆土,连年征伐,把藏民族的秉性锻造成了强悍、弑杀、好斗。三十七代国王赤松德赞时期吐蕃的疆土最为辽远,也是由盛转衰的节点。连年的征战耗损了人力物力,也接触到了其他民族的先进文化,赤松德赞在山南修建了第一座寺院——桑耶寺,让贵族的七名子弟出家为僧,大力倡导和推行佛教。苯教失去了王室的支持,佛苯斗争更加地白热化。内斗外争的结果,使民众揭竿而起,风卷残云,吐蕃王朝轰然坍塌,羞涩的青春期也戛然而止。

  几百年的分裂割据状态中,高原上的藏族人急需心灵安抚与慰藉,佛教又从藏地的东边像星火燎原一般漫卷过来,点燃了人们对未来的希望。各种教派纷纷涌现,借助当地地方势力和财阀的支持,不断扩大其影响力。几百年的耳濡目染,消磨了藏族人的那份好斗与强悍,他们变得沉静与自足,把自己一生的追求寄托在寻找来世的路上。当藏族人还沉湎于寻找来世的幸福时,北方的蒙古人却凭借着马蹄与刀剑,征服和统一着世界。在血腥的杀戮面前,藏族人选择了归顺,从此这块高地的命运时刻与中央王权发生着联系。明代、清代、民国时期都是如此。为这种大一统做出巨大贡献的伟人有萨迦班智达、八思巴、帕珠万户长大司徒绛曲坚赞、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弟子释迦益西、五世达赖、婆罗鼐等。

  西藏阈于宗教的修行,民生凋敝,经济落后,社会停止不前。但这一千多年的苯教与佛教的水乳交融中,藏民族又创建了世界上独有的藏传佛教,由此衍生出藏族的绘画、音乐、文学,以及对世界的认识观和价值观。

  直到20世纪中期,西藏的社会制度还依然延续着封建农奴制。共产党派遣的解放军洞开了雪域大门,让藏地的人们看到了另一种生活和幸福,那是现世可以感受的,那是实实在在的。高原上的人们撸起袖子,跟着共产党建设新西藏。

 

相关热词搜索:西藏 时空 民族

上一篇:藏族 雪域高原的古老居民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