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9日 星期五


藏彝走廊:多元文化共生共荣之地

2017-05-19 14:12:47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孟凡东 王占斌

民族走廊是我国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区域。在千百年的历史进程中,身处藏彝走廊的各民族在共同生存、共同发展的过程中,孕育出了多元性的区域文化,使得藏彝走廊成为一块特殊的历史文化区域。研究藏彝走廊的多元区域文化,对促进当代中国文化的繁荣发展、增进各民族之间的大团结、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
  居住在藏彝走廊的藏、羌、傈僳、普米、彝、纳西等民族的传统民居——木楞房。它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藏彝走廊中的各个民族在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上的相似特点。资料图片
 
  民族走廊是我国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区域。在千百年的历史进程中,身处藏彝走廊的各民族在共同生存、共同发展的过程中,孕育出了多元性的区域文化,使得藏彝走廊成为一块特殊的历史文化区域。研究藏彝走廊的多元区域文化,对促进当代中国文化的繁荣发展、增进各民族之间的大团结、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一、“藏彝走廊”的概念及其地理、人文特点
 
  1.“藏彝走廊”概念的提出
 
  “藏彝走廊”是我国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提出的一个区域性概念,是费孝通先生总结前人的成果,在全面梳理和总结过去我国民族研究工作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中华文明棋盘式分布格局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1978年9月的全国政协民族组会议上,费老发表了题为《关于我国民族的识别问题》的专题发言,指出在北自甘肃,南到西藏西南的察隅、洛瑜一带的“汉藏、藏彝接触的边界”,形成了以四川康定为中心向东和向南延伸的一条走廊。费老虽未直接将此条走廊冠以“藏彝走廊”之名,却在学术界激起了研究民族走廊的第一朵浪花。1980年,西南地区的学者开始筹建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1981年11月,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在昆明召开成立大会,开始了针对这一走廊的学术活动和科学考察活动。
 
  1981年12月,在中央民族学院民族研究所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费老在题为《民族社会学的尝试》的发言中,提出了中华民族世代聚居地的“六大板块和三大走廊”格局学说,指出民族板块具有相对的稳定性,而在不同板块之间起联结作用的民族走廊则具有相对的流动性,同时开始使用“藏彝走廊”这一称谓,由此再次论及研究藏彝走廊的重要性。1982年5月,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六江流域民族综合科学考察队在昆明正式建立并开始工作,对藏彝走廊进行了考察。紧接着,在武汉华中工学院社会学研究班和中南民族学院部分少数民族学员座谈会上,费老具体而深入地阐述了藏彝走廊的概念及对其进行相关研究的重要意义。在这次座谈会上,费老完整地提出了“三大走廊和一个东北地区”的区域性概念。上世纪80年代末,费老开始逐步提出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2003年11月,费老在给由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与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联合举办的“藏彝走廊历史文化学术讨论会”的贺信中,进一步阐述了“三大走廊和六大板块”的民族格局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之间的关系及其重要意义。
 
  2.藏彝走廊的地理特点
 
  藏彝走廊包括四川、云南、西藏三省、自治区毗连的地区,也就是横断山脉地区,是由一系列南北走向的山系、河流所共同构成的高山峡谷区域,是我国地势第一、二级阶梯的分界线。此地山川南北纵贯,东西并列,包括高黎贡山、怒山、芒康山、沙鲁里山、大雪山、邛崃山等山系,山岭褶皱紧密,断层成束。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为冈底斯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所阻,使得南北走向的横断山脉成为其进入我国的通道。受地球板块构造运动影响的横断山脉,山高谷深,沟壑纵横,高低海拔落差多在千余米,成为了一道天然的地理屏障。
 
  我国著名民族史学家李绍明划定的藏彝走廊的地理范围,是一条藏缅语族诸民族迁移的地带,即“北连甘青黄土高原,南接云贵高原的天然走廊型通道地带”。他认为,藏彝走廊应包括藏东高山峡谷区、川西北高原区、滇西北横断山高山峡谷区和部分滇西高原区。在这一民族走廊中,主要是藏缅语族中藏、彝、羌等民族的分布区。其中,河谷适合农耕,高山适合放牧。
 
  3.藏彝走廊的历史人文特点
 
  自远古时代起,属于藏缅语族的氐羌部落先民就因各种原因,开始由黄河上游沿着六江流域,通过藏彝走廊向南迁徙,继而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藏、彝、羌、哈尼、纳西、景颇、怒、独龙、傈僳、白、阿昌、拉祜、门巴、珞巴、基诺、普米等民族及其分支。历史上藏彝走廊也是汉、回、蒙古等民族南来北往的通道。在地形复杂多样的横断山脉地区,不同民族之间并没有很明确的分界线,各民族之间往往混居在一起,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区域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说,藏彝走廊既是一条沟通我国南北的区域交通走廊,也是一条不同民族文化间相互交往交流交融的文化走廊。作为我国境内的丝绸之路的连接线,藏彝走廊还反映着我国境内民族和国外民族交往交流的历史。
 
  由于藏彝走廊内部复杂的地理环境和民族分布状况,有学者以大的民族分布区域为依据,将藏彝走廊在南北方向上划分为“北藏”、“南彝”两大区域,同时也以此作为文化分区的基本坐标。实际上,这与横断山脉在地形上南低北高的特点密不可分。“北藏”,主要指藏彝走廊北部海拔较高、而藏族人口较多且分布集中的地域,这里大多数人是吐蕃人的后裔,主要说当地的安多方言和康方言,同时也包括数量众多的藏族支系。“南彝”,主要指散布于藏彝走廊南部的彝语支民族,不仅包括大、小凉山的彝族,还包括哈尼、傈僳、纳西、基诺等说彝语支语言的民族。“北藏”“南彝”分布格局的形成,是不同民族对周边环境长期适应与选择的结果。除藏族、彝族外,藏彝走廊中还有羌族、汉族、蒙古族、回族等不同民族交错混居,体现出与中国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相似的分布特点和区域历史人文特征。各民族通过藏彝走廊这一民族迁徙通道汇聚于此,在长期的历史接触互动中,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区域历史文化。

相关热词搜索:共荣 之地 走廊

上一篇:解决少数民族双语问题的最佳模式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