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5日 星期二


藏传佛教学衔制度:藏传佛教僧才培养的新探索

2017-04-25 10:28:27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米广弘

藏传佛教新的学衔制度,是在继承藏传佛教寺庙传统教育模式和学位制度的基础上,借鉴现代教育方式和学位体系,于2004年创建的。藏传佛教学衔授予制度的建立,既延续了藏传佛教传统学经制度,又融入了现代教育理念和模式,是新时期培养藏传佛教僧才的新探索、新举措。这一制度适用于藏传佛教各个教派,为每一个志愿弘扬爱国爱教传统的藏传佛教僧才提供了新路径、新机遇。

  原标题:藏传佛教学衔制度:藏传佛教僧才培养的新探索

  2017年,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迎来建院30周年。这既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历史时刻,也是总结过去、继往开来、扬梦起航的新起点。

  藏传佛教新的学衔制度,是在继承藏传佛教寺庙传统教育模式和学位制度的基础上,借鉴现代教育方式和学位体系,于2004年创建的。藏传佛教学衔授予制度的建立,既延续了藏传佛教传统学经制度,又融入了现代教育理念和模式,是新时期培养藏传佛教僧才的新探索、新举措。这一制度适用于藏传佛教各个教派,为每一个志愿弘扬爱国爱教传统的藏传佛教僧才提供了新路径、新机遇。

  藏传佛教新的学衔体系由高、中、初三级组成:高级学衔(相当于博士学位),藏文名为“拓然巴”,全称“拓然·然坚巴”。“拓”意为“高级”,“然坚巴”意为“广通经义者”,该学衔由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授予;中级学衔(相当于硕士学位),藏文名为“智然巴”,全称“智然·然坚巴”。“智”意为“中级”,该学衔由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或涉及藏传佛教的五省区(川、滇、甘、藏、青)佛教团体举办的藏传佛教院校授予;初级学衔(相当于学士学位),藏语名为“禅然巴”,全称“禅然·然坚巴”。“禅”为显宗参尼扎仓藏语首字的音译,表示为“初级”学位,该学衔由五省区佛教团体举办的藏传佛教院校授予。藏传佛教院校设立学衔评定委员会,负责学衔评定授予工作。

  藏传佛教学衔制度建立的基础是藏传佛教传统学经制度。藏传佛教各教派都有各自传统的学经体系和学位晋升体制。以格鲁派为例,宗喀巴从创建格鲁派开始,就主张僧人学经要“先显后密”。显宗必须依次学修《释量论》《般若论》《中观论》《俱舍论》和《戒律论》五部大论,然后逐级考取相应的学位。藏传佛教传统学位大多称“格威西念”,简称“格西”。拉萨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和色拉寺)的“格西”,显宗部根据考取的难易分为4个等次,即“拉然巴格西”、“措然巴格西”、“林赛格西”和“多然巴格西”;密宗部最高学位名为“阿然巴格西”。另外,还设有历算学位“积然巴格西”和医学学位“曼然巴格西”。其他寺庙也同样设有显、密部学位,但名称和等次不大统一。西藏扎什伦布寺有“噶钦”和“噶久”,青海塔尔寺有“拉然巴”和“林赛”,甘肃拉卜楞寺有“多然巴”“然坚巴”等学位。其中,“拉然巴”格西考取难度最大,考僧须在拉萨大昭寺祈愿大法会期间,通过答辩得到高僧认可方能取得。

  传统“格西”学位的取得,标志着僧人显宗或密宗学业的完成,具备了学者的身份,进入了僧团的上层。取得“拉然巴格西”的,可进入上、下密院研修密宗,并逐级担任密院堪布,渐次升任甘丹寺夏孜或强孜扎仓堪布,而后等待轮候升任甘丹赤巴(继承宗喀巴大师法座的人)。有的高僧因此开启新的活佛转世系统。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十分关心藏传佛教代表人士的培养工作,一批在传统学经体系中成长起来的代表人士在传承藏传佛教、服务信教群众、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等工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文革”期间,藏传佛教传统学经制度遭到破坏。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民族宗教政策逐步恢复、落实,为新时期藏传佛教传承发展创造了条件。1982年,国务院还专门就“造就一支政治上热爱祖国、拥护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又有相当宗教学识的年轻宗教职业人员队伍”作出部署,随之西藏及四省藏区逐步恢复藏传佛教寺庙传统学经制度。同时,在藏传佛教界人士的倡议下,上世纪80年代末相继成立西藏、甘肃、青海藏语系佛学院及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等。

  2003年,国家宗教事务局依据藏传佛教实际及面临的情势,结合藏传佛教界和专家学者的研究建议,决定设立符合社会发展要求的新的藏传佛教学衔制度。次年8月,藏传佛教学衔工作指导委员会成立暨第一次会议在拉萨举行。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相应成立藏传佛教高级和中级学衔评审委员会,主持高级佛学院高级和中级学衔评审等具体工作。藏传佛教新学衔制度的实施,旨在更好地培养新时期藏传佛教爱国爱教的高素质僧才。

  2015年4月,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藏传佛教学衔授予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对藏传佛教学衔等级、申请条件、授予程序、实施主体和管理作了详细规定,并明确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高级学衔及中级学衔授予权限。《办法》确立的藏传佛教学衔授予制度,是藏传佛教学经体系和学衔制度中的基本制度,对于建立健康有序的学经体系,满足宗教界合理需求,维护宗教界合法权益,促进藏传佛教健康传承发展,提高宗教院校、特别是藏传佛教院校管理的法治化水平,培养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具有重要意义。

  新的学衔制度,是建立在传统学经制度基础上的全新的学衔教育与学位晋升体系,有其突出的特点与鲜明的时代特征。既继承和保持了辩经(或讲经)考试方式、学衔称谓等传统特色,同时又融入现代教育的教学组织、教学方式、教学管理和学位体系。

  新的学衔授予制度,涵盖藏传佛教各大教派,面向国内藏传佛教各寺庙招生,分教派轮流办班,统一开展学衔教育,公开、公平、透明地进行学衔评审与学衔授予。

  新的学衔授予制度,既尊重各教派的学经传统、学经内容来开展教学,又不拘泥于本教派,博采众长、相互学习。它要求佛学院学僧既要精通本教派经典内容,又要了解其他教派精华;既要研修佛教知识,又要学习政策法律、历史文化及科学技术与现代管理等知识,还要了解时事政治与国际常识。

  新的学衔授予制度,满足了藏传佛教各教派爱国爱教僧尼开阔眼界、提升学识水平的需求和建立各教派统一平等的学位晋升制度的愿望,是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必然选择和藏传佛教健康传承的重要途径。

相关热词搜索:学衔 藏传佛教 制度

上一篇:法渊寺与明代番经厂杂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