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扎尕那

2017-12-15 09:43:30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何加林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扎尕那村,是个略带奇异的地名,那“尕”字似乎是一辈子都不曾吐过的字,由于一次中国国家画院的采风而际遇。

\
 
  尕古清秋(国画) 何加林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扎尕那村,是个略带奇异的地名,那“尕”字似乎是一辈子都不曾吐过的字,由于一次中国国家画院的采风而际遇。
 
  踏入了海拔3500米的扎尕那,未知的高原之约,心灵似乎在期许着什么……
 
  高原上有一种无名花,我总会不经意地叫她“格桑花”,那是我们每天都要经过路边常见的一种野花,叶似芙蓉叶,花茎直立,花蕾呈球状,花瓣五片呈粉红色,朴实而大方。每每都想与她亲近一下,并有把她画下的冲动。我与杨晓阳院长坐在大巴的最前排,路上我们始终聊着画画的那些事,杨院长睿智、健谈,每当他谈到深刻处,我都会下意识地看下车外的“格桑花”,那意思是在“借物呈象”,如此往复了十多天,我内心的幽境也随着“格桑花”的笑靥而打开。
 
  我回忆着巴黎看展的心态,我偏爱奥赛美术馆的作品,那旧日的火车站,载着那个时代的巨匠依然行进在我的当下,就如同我来到扎尕那这片高阔的土地,使我对清凉洁净的空气有一种贪婪的欲望。塞尚、莫奈、凡高、雷诺阿乃至毕加索、高更,总能让我在心灵上获得自由。
 
  未曾催马已折鞭,
 
  唯向琼台放画鸢。
 
  心共白云千里远,
 
  群峰正履似平川。
 
  来到高原,血压骤然飙升,陈风新、李晓柱与我,却不惧生命的极限,看着手机里海拔超过了4090米,而从容画去。当在顶峰看到那风云际会,“格桑花”变成灰色砾石的时候,这种活着的意义谁能体会?当8月8日21时19分,九寨沟地震波及住地时,我们镇定自如、谈笑风生,翌日照常写生,而震中却离我们不到100公里。于是,我忽然明白“尕”的含义,人的生命乃如这小小的“格桑花”,开花的时间虽然短暂,其生命的意义却会更长。
 
  我坐在大巴的前端,看着路边闪过的一簇簇“格桑花”,竟遗憾未能有机会停下来去画她们,我只好心里悄悄告诉她们,下次来扎尕那时一定会去画她们。迭部扎尕那、益哇乡、代巴村、尕古村、然多村、东哇村、冻列乡串成了这十几天往复的连环图画,恍惚间她们就是高原的“格桑花”,我们一遍遍欣赏着她们,一遍遍为她们赞美。
 
  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藏歌里的“格桑花”是指所有的野花,我笑了。
 
  (作者为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主任)
 

上一篇:登山旅游不能说走就走!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