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07日 星期五


步步惊心,穿越羌塘无人区

2017-04-07 10:30:30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王新同

地处西藏北部的羌塘无人区,面积近30万平方公里,其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被称作“世界屋脊的屋脊”。作为中国五大牧场之一的羌塘草原便在这里,它不仅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也是一片拥有丰厚沉淀的文化沃土,这里遗留下了远古的岩画,也埋藏着古国的遗址,还有英雄格萨尔王的足迹和故事。

\

\
  藏北草原

 \

 \

  藏羚羊

 \

  黑颈鹤

  地处西藏北部的羌塘无人区,面积近30万平方公里,其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被称作“世界屋脊的屋脊”。作为中国五大牧场之一的羌塘草原便在这里,它不仅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也是一片拥有丰厚沉淀的文化沃土,这里遗留下了远古的岩画,也埋藏着古国的遗址,还有英雄格萨尔王的足迹和故事。

  2017年初春,我和同伴走进了羌塘无人区,于绝世美景和惊心动魄中斩获别样的人生经历!

  野牦牛“发飙”,直冲我们而来

  清晨,我们从藏北的尼玛县城出发,沿途逐渐呈现出奇特的地貌和开阔的戈壁,凛冽的狂风和滴水成冰的寒冷天气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幸好我们事先备有军大衣才得以御寒。随着海拔逐渐上升,我们先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到达鲸鱼湖时,浮肿、呕吐、牙龈发炎等症状已经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

  放眼望去,羌塘草原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湖,它们如“天使之泪”“天空之镜”,毫无规则地镶嵌在草原上。湖泊,在我们的藏族司机桑堆师傅口中是苍茫大野的灵魂,是神族们居住的水晶宫。所以,每有湖泊出现在桑堆师傅的视野里时,他总是表情肃穆,口念六字真言以祈求平安。

  行进途中,我们看到雪地里躺着一具野牦牛尸体,被啃噬得只剩空骨架,不禁感叹:在这荒原中,优胜劣汰的法则演绎得多么淋漓尽致啊!

  翻过一个山脊,只见一大群野牦牛在500米开外安静地吃草,似乎对我们的到来毫不在意,于是大家决定原地休息。可就在这时,谁都没注意到半山腰游荡着一头成年野牦牛。一般来说,这种离群的野牦牛很有可能是受到群体的排挤,因而最富有攻击性。

  我们刚把包放下,还没坐稳,那头野牦牛便开始“发飙”,撒开四蹄朝着我们横冲过来。最前面的队友下意识地后退两步避开了野牦牛,但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嘭”地一声闷响,后面的一个队友躲避不及,一下子就被撞翻在地。等大伙回过神来,赶紧上前把他扶起来,所幸他并无大碍,大家才继续前进。

  风雪之夜车陷泥沼,幸得藏民相救

  高原上,日落之后,天黑得特别快。当我们翻过一个海拔5290米的垭口之后,天气变得更加恶劣,开始下起雨夹雪。路面变得越来越模糊,汽车只是凭借驾驶员的感觉往前移。最终,汽车的四轮深陷在一片松软的泥地中,眼看着汽车排气管就要被淹没。我们尝试了很多办法,车轮依然在被搅得稀烂的泥中打转。

  这时,外面已是漆黑一片,大风夹着雨雪不断地敲打车窗,饥寒之感席卷而来。难道我们要在这片倍感荒凉的高原上度过寒夜?如果当晚车拉不出来,车轮可能会与泥地冻成一体,第二天就更拉不出来了。可是,在这无人区的草原上,即便白天也找不到人前来救援啊!

  这时,司机桑堆师傅掏出手机,开始逐一拨打熟人的电话,用藏语打听有没有人途经此地。一番求救后,他惊喜地告诉我们:“不用怕,有人会过来救我们!”

  过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只见一辆大卡车向我们驶来,从车上跳下来的一位带头村民说:“你们先上车,不要冻坏了,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天气。”一句话,说得我们这帮大老爷们泫然欲泣。

  原来,这群村民竟是从85公里外的藏族村寨——琼措村赶来的,只因他们接到了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求援电话!接信后,村民们二话没说,放下饭碗就找了一辆车过来救我们这群陌生人了。

  在狂风暴雪中,村民们用钢丝绳绑好被困车辆的车头,另一头系在大卡车后,然后开动卡车向前拖动……当车子被拖出泥淖的瞬间,大家竟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风霜雨雪中的黑夜,此时已经被卡车灯光照得透亮,我们的心也被这群藏族村民的热情烘得暖暖的。

  回到村里,我们把随车携带的一坛酒和干粮全部拿出来,村民又拿来肉和蔬菜,我们大家一起喝酒、联欢。乘着酒兴,我还高歌一曲《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越来越多的村民被我们的歌声吸引过来,驻村大学生干部、村支书也闻声而来。在这海拔5000米的高原上,地广人稀,一下子聚集了二十多人,场面已算热闹非凡了,大家载歌载舞,歌声、笑声与酒香随风飘荡在羌塘草原的夜空中,这场景完全是“汉藏一家亲”啊!

  村民们对草原上偶然相遇的陌生人,不计条件地相助,他们朴实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颗仁慈的心,这是羌塘草原孕育出来的宽厚胸怀。琼措村,这里也许在地图上找不到图标,但村民们的热情纯朴为我们画出了导航图,这个地方,值得我们用记忆去标注。

  冰面上惊险行走

  我们的队伍到达多格措仁强措时,已是行程的第十天了。这个狭长的湖在冰层下静静流淌,会让人误以为它是一条河。因别无他途,我们选择了较为狭窄的一处,打算把车从冰面上开过去。

  才开出几米,就听见“哐当”一声,冰层因承受不住车的重量而破裂了,车头一下陷进了湖水,好在司机桑堆反应及时,只几秒钟的时间,他就马上换挡加油门,“轰”地一声将车冲出了好远。开到湖中心后,车轮打滑,只见冰屑四溅,车子挣扎了几下,竟然歪歪斜斜地安然度过了危机!

  惊险之后,扑入眼帘的却是绝世美景,我们进入了普若冈日冰川的腹地。休整过后,我们来到了“围山湖”。一整天,我们都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高原上不断穿越冻结的湖面,攀上山坡、下坡……在冰上行走,偶尔一两次还觉得新鲜好玩,不时还可以滑冰,但时间一长就吃不消了。我们必须用力把登山杖拄在冰上寻找支撑点,否则就容易失去平衡而摔个四仰八叉。

  冰上偶尔还有积雪,在雪里行走很费力,经常脚底一滑,惊出一身冷汗。如此这般,体力消耗得很快。下午4点多,我们终于走出了“围山湖”,大家累得仰躺在雪地上,直喘粗气。

  穿行“动物王国”,领略自然的奇妙

  在羌塘草原上,最先闯入我们视野的动物是一群藏野驴。我们下车,走近了才发现一头头野驴长得膘肥体壮、俊俏优雅,宛如一个个披着咖啡色大衣、露着白衬衫的绅士。当我们试图接近它们拍照时,它们却打着响鼻顽皮地跑开了,可不一会儿又在不远处站住,带着几许惊慌的神色望着我们。

  而当我们上车离开的时候,它们竟然又群起而追之,飞奔的四蹄溅起阵阵烟尘。它们与我们的车子齐头并进,看着它们试图超越我们的样子,不得不从心里赞赏它们的彪悍强壮。在最酷烈的生存环境里,它们却成就了最卓越的自我;在最荒寂的土地上,它们却开出了最让人心动的生命花朵。大自然就是这样的奇妙!

  在草原腹地,随时都会遇上藏野驴、藏狐狸,远远就能望见栖息在湖边水草地上的珍稀黑颈鹤,甚至还能遇上草原的“清道夫”——金雕。

  传说中的藏羚羊也终于来了,当然是远远的。因为不是繁殖季节,公羚羊与母羚羊的队伍通常是分开的。看着它们行进的步态,有点像跳华尔兹,如大家闺秀般优雅大气;而看到它们停步回首时的眼神,却又似小家碧玉,惹人怜爱。这是上天恩赐给青藏高原的精灵。

  暮色降临,草原安静得只剩下星星眨眼的声音,气温也急剧下降。这里离牧民定居的房子很远,我们在帐篷里点上灯,权当星星落入凡间,并用这一线弥漫开来的光明去驱赶夜的清寒。

  次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开始谱写草原晨曲时,橘红色的天际开始展现云彩的舞蹈,为黑颈鹤的亮翅布置了最美的舞台背景;新鲜的空气散播着白露的味道,也唤醒了草原的主人,唤醒了我们……

  历时16天,我们终于顺利穿越了羌塘无人区。地平线出现在我们眼前,群山隐退至身后。回望羌塘,我想到的只有两个词:勇者无畏,行者无悔!

相关热词搜索:惊心 羌塘 无人区

上一篇:到世界最大峡谷观桃花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