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4日 星期一


爱上黑颈鹤 追寻迁徙之旅

2017-04-24 10:22:31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卢明文 李海霞

“爱上黑颈鹤”报道组每年冬季都会到拉萨市林周县看望黑颈鹤,不过到了暮春时节,原本栖息在这里的候鸟们早已随着季节的召唤开始了新一轮的迁徙。

 \

   第一站 林周 50来只黑颈鹤组团散步

  第一阶段

  追寻迁徙之旅

  暮色照大地 在林周的麦地里


  日历上出现“谷雨”,时间进入暮春时节,拉萨河谷又迎来了一次降水天气,正是应了那句“谷得雨而生”,走在林周的村庄里,早已播下去的青稞,远远望去有了点点绿意,春天悄然换上新装。不过,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寻找春天,而是寻找黑颈鹤。

  “爱上黑颈鹤”报道组第一站来到拉萨市林周县,一直关注本报的读者肯定知道,每年冬季我们都会到这里看望黑颈鹤,不过到了暮春时节,原本栖息在这里的候鸟们早已随着季节的召唤开始了新一轮的迁徙。

  上次,黑颈鹤从遥远的藏北草原迁徙到林周,是为了在这里度过一个温暖惬意的冬天。现在,它们会原路返回,飞回到羌塘草原完成生儿育女的使命。这次我们不再是看望黑颈鹤,而是寻找,林周是第一站。在这里,我们要寻找的是最后迁徙的那部分黑颈鹤。

  寻觅

  野保员不在 找起黑颈鹤真难


  河水解冻、杨柳吐出嫩芽、农田里是新生的庄稼……现在想找黑颈鹤可没那么容易。凭经验,我们知道只能去更加隐蔽的地方,可是对于村里的地形我们完全不熟悉,只好再一次求助老朋友顿珠次仁,他是这里最资深的野保员。

  “哎呀,你们来的不是时候,我在地里干活呢,离你们很远,不能带你们去找了。”拨通了顿珠次仁的电话,却得到这样的回复,难免让人有些沮丧。看来,只好靠自己了。

  在村里转了一圈,还是没有收获。就在大家准备抱怨的时候,顿珠次仁打来电话,介绍了另外一位叫格桑卓嘎的野保员,“她可以带你们去找找,等我忙完了再来和你们会和。”

  和格桑卓嘎取得联系后,她表示过一会儿才能过来,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只能自己去找,期间路过顿珠次仁的家。“他去地里忙了,到里面坐会儿吧。”次尼看到我们后笑着说,她是顿珠次仁的妻子。两年前,他们开了一家甜茶馆,平时次尼负责打理家务事,顿珠次仁则在外忙农活。

  守护 世世代代 人和鹤和谐相处

  从2007年开始,顿珠次仁当上了林周县野保员。最初接手这份工作,完全是因为家住在卡孜水库旁,日常巡护更方便。刚开始,他收到了一份当地林业局工作人员列出的需要在日常巡护中格外保护的候鸟清单,第一个就是黑颈鹤。“我是从清单上才知道每年飞到自己家乡的这种美丽的鸟叫黑颈鹤。”顿珠次仁笑着说,“刚开始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只能每天天还没亮,就去水库边巡逻,然后慢慢琢磨。第一年我只能远远地观察它们。”

  后来,趁鸟儿飞出去觅食,顿珠次仁就悄悄地在水库附近撒一些青稞粒,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发现食物都被鸟儿吃光了。黑颈鹤吃了这些食物让他很开心,因为在他心里这是互相信任和可以靠近的暗示。

  一晃,10年过去了,顿珠次仁做这份工作已经很得心应手了,要是问他哪里有黑颈鹤,他都能准确地指出来。在这10年里,黑颈鹤飞来的季节,他每天都会雷打不动地去巡逻,同时还会将每天的巡逻情况做记录。可以说,在这里顿珠次仁总是第一个迎接黑颈鹤的到来,也是最后一个目送黑颈鹤离开的人。

  在西藏,人们称黑颈鹤为“神鸟”,是吉祥的象征,大家世世代代和黑颈鹤相互守护,人和鹤和谐相处。

  邂逅  新野保员帮忙 终于找到黑颈鹤

  格桑卓嘎来电话让我们在村口等她。等待的间隙,我们向村民请教了不少关于黑颈鹤的问题。在这里,当你说起“冲冲”(藏语:黑颈鹤),村民们都很乐意分享自己的见闻。在村口,偶遇一位嬷啦。“已经飞走了,你们可能看不到了。”嬷啦的这个答案无疑再一次加深了我们的失望。好在又来了一位叫次仁的村民,他说:“确实飞走了很多,不过还能看到一些,你们得去远一点的地方找,人多的地方黑颈鹤是不会来的。”

  这时,格桑卓嘎来了。30多岁的她心地善良,平时看到别人捉鱼,都要管一管。她笑着说:“我就是爱小动物,所以自己想要做野保员时,家里人也很支持。不过才做了两年,经验不足。”格桑卓嘎只好边带我们找,边打电话向顿珠次仁请教。电话里顿珠次仁让我们到种有冬小麦的地里去找。十几分钟后,按照顿珠次仁说的路线,果然找到了黑颈鹤。

  “看那边!”格桑卓嘎一眼就看到了,由于距离太远,另外几个人怀疑是不是她看错了。“绝对没错,就是黑颈鹤。”听到她这样肯定,大家也不再怀疑,为了不惊扰它们,只好透过镜头来观察,镜头拉近,果然是黑颈鹤。数了数,有50只左右,它们正在埋头享受田间美味。

  接下来,我们慢慢靠近,动作都变得蹑手蹑脚起来,贪吃的黑颈鹤显然没发现。十多分钟过去了,一只黑颈鹤好像发现了我们,抬起头叫了一声,短促但很有力。“它们发现我们了,这是在向同伴发信号。”格桑卓嘎说。果然,大部分黑颈鹤都抬起头望向我们,好像在探视“敌情”。看到我们没有伤害它们的意思,又吃了一会儿食物后开始交流起来,声音比刚才那声警报柔和了很多。

  此时,我们看到黑颈鹤都抬起了头,开始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动,并开始拍动翅膀。“它们要回去了。”格桑卓嘎说,“应该是回水库边休息了。”她的话音刚落,成群的黑颈鹤已经飞起来了,“唰……”一下子就飞走了,此时已是晚上8点多。

相关热词搜索:爱上

上一篇:新发现证实“世界屋脊”在2600万年前是低地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